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五十四章 遇袭

  百里瑶脸色稍微缓和,问道:“哥,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能在冰面上跳舞的奇女子吗?”
  百里驰点点头:“这是慕卿歌慕小姐,和你一样,估计也是趁老爹不在跑出来的。你们年龄相仿,应该会成为好友。”
  慕卿歌主动拉起百里瑶的手:“哇,你的皮肤好白啊~怎么保养的啊,你看看我,乌漆嘛黑的。”
  百里瑶放松下来,羞涩道:“你也不黑呀,我哪有什么保养,只是日头晒得少一些罢了。”
  “那就是天生丽质咯,真羡慕啊~不知道今天居然有机会见到公主,也没什么那得出手的礼物,就送你一支口红吧!”
  慕卿歌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只口红:“希望你不要嫌弃,这可是我亲自做的呢。”
  百里驰还没反应过来,两名少女已经打成一片了,他不得不惊讶于慕卿歌的交际能力,毕竟自己这个妹妹一向刁蛮任性,很少买人的账。
  女孩子一聊起服饰美容,男人就会插不上话,显得多余。
  慕卿歌把口红转回管子里:“就是这样用了,要用的时候转出来一点点,不要太多,不要贴身放置体温可能会让它融化。大概三个月过期,就可以扔掉。”毕竟纯天然的也没防腐剂,慕卿歌尽量把保质期说的很短。
  百里瑶开心的收起口红:“我也没带什么值钱东西出门,就送你这个吧。”她解下腰间的一个香囊,递给慕卿歌。
  慕卿歌略半推半就就收下了。
  此时画舫已经行驶到离岸边二十多米的距离。船尾水中突然冒出一个人影,他掏出一小节密封的竹管,除去盖子,又在船沿干燥处擦了擦,竹节里黑乎乎的东西瞬间冒起了青烟。
  船夫余光瞥见他,大叫一声:“不好!有刺客!”
  那人见烟越来越多,把那东西往客舱里一扔,瞬间潜入水里消失不见。
  慕卿歌正在四处乱看之时闻到一股浓烈的烟味,她赶忙捂住了口鼻。
  百里瑶没有反应过来,就因为吸了几口烟雾晕了过去。
  船头百里驰已经跟登船的蒙面人打起来了,慕卿歌屏住呼吸示意子溪赶紧把那个冒烟的东西扔出去。
  子溪慌乱中赶紧抓起竹筒扔出船舱,期间一不小心就呛了迷烟,也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船尾有两艘乌篷船不知何时靠了过来,慕卿歌忙着憋气,还没喊出九皇子,就被登船的歹人一掌拍晕。待慕卿歌和百里瑶被蒙面人略微斟酌一起带走后,百里驰见与之交战的黑衣人纷纷跳进湖面,才得空回头。却见船舱里除了昏迷的子溪,一个人影都没有。
  两个被打下水的船夫暗卫指着一个方向喊道:“他们跑了!”
  百里驰转头看过去,两艘乌篷船在几个蒙面人的合力下,船桨挥的飞快,自己这艘大画舫,如何能赶得上。他着急的大喊:“快靠岸!”
  船夫这边飞快的划着船,一边焦急问道:“通知京卫营还是?”
  “同时通知京卫营,掌兵司和焱王府!”百里驰道。
  船夫略有担忧:“可是焱亲王正在保护皇上微服。。。”
  百里驰双手握拳:“不管了,尽量别打搅父皇便是,十九皇叔有三万府兵,能在京城各处随意行走,支援速度最快!一靠岸,你就去通知十九皇叔的人。”
  画舫很快靠岸,岸上的人赶紧上前接应,九皇子有些慌,他叫喊着:“快快快!你们四个弄条快船去追,你们迅速纠集附近的巡逻队把沿岸看紧了!”
  掌兵司
  徐掌使刚从校场高台训话完毕,立刻有人来报:“报——十公主在天光湖被歹人绑架,九皇子殿下请掌兵司迅速支援!”
  徐掌使刚擦了一把因为言辞激愤流出的汗水,被这个消息一冲击,冷汗瞬间在后背冒出:“什么!十公主!快,即刻点兵三千,不,点五千,随我去天光湖!”徐掌使大手一挥,一行人跟在其后匆匆走下高台,号角即刻吹响:“集合了集合了!”
  “你再说详细一点,具体情况如何?”徐掌使边走边问。
  送信的红羽兵答道:“具体的情况属下也并不十分清楚,九殿下只说他们正在湖中饮茶游湖,突然有七八个蒙面人出现,迷烟一扔,趁九殿下不备劫走了十公主和慕小姐!”
  徐掌使接过手下递上来的头盔:“这个慕小姐又是何人?”
  “据说是慕丞相的千金,七小姐慕卿歌!”红羽头盔说道。
  徐掌使一听,心中的焦急加重了几分:“兵点好了吗,快!”
  画舫内,昏迷的子溪被刺激性气味激醒,魔衍烈收起鼻烟壶:“子溪姑娘,感觉如何?”
  子溪眼神迷糊了一会儿,看着四周瞬间回忆起了刚刚发生的事:“小姐!魔衍将军,我家小姐呢?”
  魔衍烈看着已经快黑的天色:“还没有消息,你先起来吧。”
  子鱼扶着子溪:“到底怎么回事啊!小姐是被什么人掠走的!十公主呢?”
  子溪突然想起来还有个公主,更加紧张起来:“我不知道,我刚把迷烟扔掉,就晕了过去,小姐那时候还醒着,而公主一开始就被迷晕了!”
  此时几丈开外,皇帝一身低调休闲服,正坐在临时搬出来的椅子上,满脸的阴郁,地上有个摔碎的茶杯,九皇子正跪在一旁,满脸的自责。
  马蹄声由远及近,皇帝凌厉的目光扫了过去。
  百里纵横下了马,走到皇帝面前:“禀皇兄,天光湖沿岸方圆二十里可疑的地方都搜遍了,没有发现公主的下落。”
  皇帝单手握拳,砸了一下桌子,茶水都撒了出来。
  “哎呀陛下!陛下息怒啊!千万别伤了龙体。”身后的太监夸张的双手托起皇帝的手,却被他甩开:“再去找!一定要把朕的瑶儿找回来!”
  一听到这句瑶儿,不远处眼泪都快流干的寒歌又哭了起来:“啊!我的爻儿你到底在哪呢?呜呜呜,,,”
  慕丞相赶紧制止了寒歌继续抱怨,却见皇帝已经向这边的看过来了。
  皇帝目露凶光,正要开口训斥这个不知死活的妇人,却在目光接触到寒歌的时候一愣。好一个眼含秋水梨花带雨的美妇啊,即使哭的五官都有些扭曲,还是那么出尘绝艳,他一时竟然怔住了,世间竟有如此妩媚又不艳俗的美人。
  “陛下,陛下!”太监见皇帝愣住,不由提醒出声。
  皇帝回过神,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继续装着不悦的样子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也要呼唤瑶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