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五十六章 谁是真公主

  慕卿歌的假胡子早就不知何时掉了,她此刻也很慌,强作镇定的说:“要杀你们早就动手了,何须等到现在?”
  百里瑶被一唬,已经完全崩溃嚎啕大哭。
  大汉被吵得有点头疼:“再哭老子就先给你来一刀!”
  百里瑶赶紧收了声,却还是忍不住一抽一抽的。大汉狐疑的眼光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老子问你们,谁是公主?”说着拿起刀把子哐哐的砸了下桌面。
  慕卿歌看了一眼已经惊恐万分的百里瑶,心一横,做回好人吧:“我是公主,怎么了?”
  大汉走近,泛着红血丝的眼球盯着她看了又看,又回头看了眼泣不成声的百里瑶:“哼~你是公主是吧?很好,够胆子!”他挥挥手:“把另一个放了。”
  另一个大汉一愣:“这?不好吧,抓都抓来了。”
  听说他要放了百里瑶,慕卿歌也是万分后悔,更加紧张了起来。
  “你懂什么?上面吩咐,只抓公主一个,其他的什么人要是抓错了造成了什么不好的后果,那我们罪过就大了!”大汉瞪着眼解释道。另一个赶紧拎着百里瑶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慕卿歌已经很绝望了,眼皮也垂了下来。
  百里瑶却在开门之际,突然开口:“呜呜呜我。。。我才是公主~”
  大汉一愣,迟疑起来:“先回来。”
  百里瑶又被拎了回来,粗暴的被扔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
  慕卿歌有些吃惊,她心头一热,没想到这个娇生惯养的小可爱还挺仗义。却见百里瑶还在抽抽搭搭。她又叹了口气:“我说你们两个,有没有把本公主放在眼里?居然随便什么人说的话你都信?”
  百里瑶哭喊道:“我才是十公主,你们放了她吧呜呜呜!”
  大汉犯起了难,挠着头很焦躁:“怎么还抢上了?都给老子闭嘴!”又是哐哐两声。
  慕卿歌停了下来,心跳仍是砰砰砰剧烈的不行,她轻悄悄的深呼吸着,强迫自己淡定。
  “老子在给你们一次机会!谁是公主?”大汉大声问道。
  “我是!”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大汉气的跳脚:“娘的气死老子了,行!都是公主是吧,那你们就都待着吧。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他瞪了一眼哭成泪人的百里瑶,又看了看眉头紧锁的慕卿歌,他突然指着慕卿歌阴恻恻的说道:“你最嚣张!老子就先收拾你!”说着他捡起地上的一根灰扑扑的木棍,抬手就往慕卿歌身上招呼。
  “啊!”慕卿歌结结实实挨了一棍,瞬间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她强忍着眼泪,在心里把这两个人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咬着牙,疼的浑身直冒冷汗。
  百里瑶看到她挨打视线再次模糊了,哽咽着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啊~”慕卿歌又被打了一棍,她终是受不了肉体折磨,落下泪来。
  已到了宵禁时分,回禀的人一波又一波,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夜风夹着一丝寒意吹过湖堤,太监提醒道:“陛下,宵禁了,该回了,明早还要早朝呢。”
  “朕的女儿尚未找到,你让朕如何睡得着。”皇帝怒目而视,吓得太监赶紧跪了下来,连连磕头:“陛下~”
  寒歌已经呼吸微弱,眼前一黑,就晕倒在了慕成佑怀里。“夫人——”慕成佑惊呼。
  皇帝瞥了她一样:“慕爱卿,你还是先带夫回去休息吧。”
  慕成佑招来几个奴仆:“陛下,微臣的女儿也未找到,这如何能安歇啊!你们好生照顾寒寒,小心仔细着些,去吧。”
  魔衍烈在柳荫下,焦虑的走来走去。
  百里纵横却安静的坐在石头上,仿若一尊雕像,夜风吹起他一侧的长发,他随手拨开乱舞的头发。指尖触感丝滑,他突然一拳砸在石头上,石头一角应声而裂。他站了起来,魔衍烈赶紧上前:“殿下怎么了?”
  百里纵横声音低哑:“猎犬不行,那就试试灵猫。”
  魔衍烈眼睛一亮:“对啊!子鱼姑娘,快带我去慕府把灵猫抓来试试!”
  子鱼从思绪游离状态回过神:“啊?”
  魔衍烈已经上马:“快啊子鱼姑娘!”子鱼赶紧跟了上去,魔衍烈伸出手一拉,子鱼就踩着踏脚上了马:“抓紧了。”魔衍烈提醒一声,一挥鞭子抽在了马尾旁。子鱼往后一倒,赶紧搂住了魔衍烈的腰,一股淡淡的异香钻进鼻腔,子鱼狠狠地吸了一口。
  百里纵横停在原地思索片刻:“九皇侄,快带我去贼人上岸的地方。”
  约莫半盏茶后,空无一人的回心街上出现了马蹄声,湖堤的人转头看去,正是一身红衣秀发乱舞的的魔衍烈。
  魔衍烈在人群中找到百里纵横,调转马头朝他奔去。
  “怎么还连着笼子一起带出来了。”百里纵横看着笼子里被颠的七荤八素的小黑球,颇有些心疼。
  “殿下您不知道,这靓仔啊,只要见不到小姐就会很暴躁,而且越久越暴躁,不给它关起来,估计我两都爬不出慕府。”子鱼解释道,把笼子递给了百里纵横,随即也跳了下来。
  百里纵横抬手就要去开锁,魔衍烈拦住他:“殿下小心!还是我来吧。”
  子鱼推开魔衍烈:“还是我来。”
  人群已经围了过来,子鱼小心翼翼的去开笼子的锁扣:“靓仔,靓仔你要乖一点啊,我这就放你出来,千万要乖哦!”
  子溪也在一旁安抚着,笼子被打开,靓仔却停留在原地没有立刻出来。
  “它可能有些害怕,你们都往后退点。”子溪挥挥手。
  一丝柔风拂过,灵猫鼻尖轻轻抽动,突然跳了出来。
  皇帝被那一团闪着绿光的黑猫吓了一跳,太监赶紧扶住了他。
  灵猫在地上走了几圈,鼻子不停的抽动,突然朝着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追!”百里纵横一声令下,十几个灰衣人突然出现,暗影闪动齐齐追随灵猫而去。
  子溪子鱼也紧跑慢跑的追赶着,没跑出十几米就停下了。“算了算了,灵猫全速我们是追不上的!”子溪摆摆手朝骑兵喊道:“京卫营的大哥,带带我们吧。”
  看着一群人追着猫跑远,皇帝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慕爱卿,刚刚那是何物啊?”
  慕成佑垂首答道:“是小女养的一只流浪猫。”、
  “流浪猫?那一般的猫能跑那么快?”皇帝简直不敢置信,自己的护卫也算高手中的高手了,焱王的鬼卫就更别说了,功力全开还没一只猫跑得快,这不合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