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五十七章 夺命追踪

  灵猫小小的身体飞速跑过几条大街,在黑乎乎的巷道里差点跟丢好几次。百里纵横的黑披风在身后呼啸纷飞,紧随其后。魔衍烈也是使出了全部功力,才勉强没有落下太远。
  夺命鬼卫灰色的面罩下,是咬牙的坚持,自己刻苦训练那么多年,居然连只猫都跑不过。
  跑了半座城,在城郊的已经少有人住的平房区,灵猫终于慢了下来。
  百里纵横紧紧跟着灵猫的步伐,全神贯注,眼睛也是能不眨就不眨,生怕一不小心,那团浓墨一样的黑色就不见了。
  灵猫跑过几个荒废的小院子,在一口井旁停留,小鼻子快节奏的随着呼吸抖动,长长的几根胡子也随之颤动着。魔衍烈紧张的看向深井,随手捡了个石子扔进去,发现并不深“是口枯井,约莫两丈不到。”
  灵猫在原地转了好几圈,犹犹豫豫的向屋子里走去。老房子门窗早就破败,它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匆匆的走进房子,又走到后院,穿过堆满杂物的房间,终于在一个闪耀着微弱烛光的房门前停了下来。
  灵猫走进房门,抬起猫爪敲了三下:“咚咚咚”,声音不大,但在如此寂静的黑夜里,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百里纵横觉得不可思议,这猫成精了!他示意身后的人躲起来,自己也隐入黑暗。
  有个粗犷的声音骂骂咧咧的开了门,发现是一直猫,抬脚就准备给它踢飞。空气里音隐约有了血腥味,百里纵横剑眉一拧,还未有所动作,就听到一身惨叫。
  原来灵猫已经出其不意的发起了攻击,这几个月它长大不少,力道大了很多,大汉看着手臂上长长的血痕,大骂一声就挥起了长刀。
  就在此时百里纵横领着四五个灰衣人跳了出来,大汉还没从黑猫身上转移注意力,就被控住了。
  灵猫已经抓伤了另一个微醺的大汉,扑到了了浑身是血的慕卿歌身上,迎着它微弱的呼吸,伸出舌头,舔舐起了她脖颈上的沁血鞭痕。
  百里纵横扶起浑身颤栗的十公主,交到随后涌入的吾皇卫手里:“快去报信!”
  百里纵横粗略看了看慕卿歌的伤势,解开了她背后的绳子。
  随着灵猫唾液的覆盖,原本火辣辣的伤口渐渐麻痹起来。原本就麻的不行的腿,更是抽起了筋。她凝眉万分痛苦,这种明明又痛又痒还想笑的感觉,让她几乎抓狂。
  魔衍烈问道:“慕小姐,你还好吗?”
  慕卿歌艰难的开口:“我,,,脚麻了,帮帮我,啊~”
  “很疼吗?”百里纵横问道。
  “不疼,就是,,,啊~~~麻了麻了!”慕卿歌艰难的说完这一句,表情扭曲起来。
  魔衍烈解开她脚踝的绳子,期间更是碰一碰她就惨叫,表情却又是在忍笑,这副难受的样子都把百里纵横逗笑了:“你忍住,一会就好了。”说着百里纵横一把抱起她边走边命令道:“你们几个留下检查这里,我们走。”
  慕卿歌眼光死死追随着已经被五花大绑,连嘴都被灰衣卫塞了东西的大汉咬牙切齿道:“这个混蛋的命给我留着啊,我蹲死他,,,咯咯咯”百里纵横被这个牙齿摩擦声弄得起了些鸡皮疙瘩:“回去再说。”
  追踪半小时,回程一时辰。
  为了不使两位姑娘的伤口更加严重,一行人生生把速度减缓到了极限。
  慕卿歌坐在百里纵横前面,靓仔就紧紧抓着它的腰带,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昏昏欲睡的慕卿歌,生怕她突然倒下来。
  终于到了天光湖边听风轩,所有人看着公主平安归来重重舒了一口气。
  百里瑶一下马就哭着跑进了皇上的怀抱:“父皇——瑶儿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您了呜呜呜~”
  皇帝松开女儿:“快让朕看看,朕的瑶儿哪里受伤了?”
  百里瑶抬起手,细嫩白皙的手臂上有一道青紫的淤痕:“父皇,瑶儿伤得不重,他们打我第一下我就痛晕了。倒是慕小姐。。。”百里瑶再次呜咽:“她为了救我免于折磨,已经体无完肤了呜呜呜呜,您一定要请最好的御医给她医治啊!不然要是落下什么毛病,瑶儿会一辈子在自责中度过的!”
  皇上这才感觉有些疲惫,他泛着血丝的眼睛看向百里纵横怀里的慕卿歌:“慕小姐怎么样了。”
  魔衍烈不忍的看了慕卿歌一眼说:“回陛下,慕小姐她受了酷刑,可能还伤到了骨头。”
  “快!就近找个清静的地方好生安顿,传御医!”皇上吩咐完,又挥挥手:“朕乏了,速速回宫,御弟,这件事就交给你调查,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朕倒要看看,是谁那么大的胆子!”
  百里纵横看了一眼慕卿歌身上的伤:“臣弟领命。”
  “摆驾回宫——”太监喊了一嗓子,轿子立刻抬了过来。
  魔衍烈走至慕成佑身旁:“慕丞相,小姐伤势严重,太医即刻就到,你看安排在哪里好呢?”
  慕成佑犹豫着,眼睛四处乱看:“就星云客栈吧,离这里很近,不敢劳烦焱王殿下,还是请把小女交给老臣吧。”
  百里纵横却感觉怀中娇躯十分轻盈温软:“本王都抱了一路了,不差这几步,丞相还怕本王非礼她不成?”
  慕成佑冷汗都下来了:“臣惶恐,殿下,您请。”
  魔衍烈唇角勾起一抹浅笑,他潇洒的挥挥手:“好了,都散了吧!”
  一场春雨洋洋洒洒的浸润万物,一夜过去,枝头新芽好像又长了几分。
  子鱼看着浑身被绷带包裹的严实的慕卿歌,悠悠叹了口气,眼下的黑眼圈昭示着她一夜没睡。灵猫此时正趴在枕头边上,发出有节奏的呼噜声。
  子溪端着一盆水进来了:“子鱼,你去睡一会儿吧,我来照顾小姐。”
  慕卿歌眉头紧锁着,也不知道是因为噩梦还是因为伤痛。子鱼又叹了口气:“小姐说了一夜的梦话,估计也是一直在做噩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我就在这趴一会儿吧。”
  “辣鸡打野,,,气死我了。。。你们拖住,我来偷塔。。。”
  她们哪里知道,慕卿歌大部分时候都在梦里身临其境打网游。但是很不巧,这一把要输了。“就差那么一点点,气死我了!”慕卿歌睁开眼睛,嘴里还愤愤不平念叨着。
  子溪赶紧冲了过去“小姐!你醒啦,是不是做噩梦了?感觉怎么样了?”
  子鱼握住她的手:“小姐,你可算醒了,你又发烧又发冷,可吓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