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六十章 口味刁钻

  子鱼端着满满的托盘敲了敲魔衍烈的门:“魔衍将军,子鱼给您送午膳来了。”
  “进来吧。”魔衍烈摸了摸肚子,一阵咕噜声传出。
  子鱼推门进来,放下了托盘:“焱王殿下,魔衍将军,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请慢用,奴婢就先退下了。”
  魔衍烈却道:“不忙,子鱼姑娘没什么事的话就坐着聊聊天嘛。”
  百里纵横瞟了魔衍烈一眼:“她主子还在隔壁嗷嗷叫呢。”
  “不是还有个丫鬟吗。”魔衍烈指了指一个座位说:“子鱼姑娘你坐,这粥看着不错,我家王爷口味也刁钻,我得学习学习。”
  子鱼看了看一脸不爽的百里纵横,还是在魔衍烈温润如春风的笑邀下坐了下来。
  百里纵横在饥饿的驱使下,自己先舀了一碗粥,问道:“这黑乎乎的是什么?”
  子鱼道:“殿下说的是松花蛋吧,是一种黑暗料理。”子鱼说起吃的,放松了不少:“是小姐绞尽脑汁糟蹋了百来个鸡鸭蛋才倒腾出来的。现在已经是咱慕府常见菜了,老爷也很爱吃呢!”
  魔衍烈一听,赶紧也舀了一碗,尝了一口细细品味:“这味道乍一吃有些怪,但是和瘦肉稻米混在一起,还挺香的。你说这是什么蛋?”
  “松花蛋!是用鸭蛋、生石灰、草木灰木头渣子之类的还有碱面泥巴,,,”子鱼滔滔不绝起来。
  百里纵横刚吃到第三口突然噎住:“什么,泥巴石灰??这能吃吗。”
  魔衍烈却是一口没停,越吃越香,他老家很多东西才是真正的黑暗料理,只是腌个蛋又算得了什么。
  子鱼摆摆手:“您就放心吃吧,要是有毒我跟小姐早就凉了。”
  百里纵横又是一愣:“何为凉了?”
  “这个我知道!”魔衍烈抢答道:“上次慕小姐送我新款轮滑鞋的时候,我问她这玩意会不会把我摔死,她说要是我能被摔死,她早就凉了。那时我问她凉了什么意思,她说就是尸体都凉了。。。”
  子鱼一愣,吃饭呢说什么尸体啊。难怪这魔衍将军跟小姐能混熟,原来都是说话没点谱的主。
  百里纵横夹起一坨黄黄的东西:“这又是什么?”
  “那是三不粘。”子鱼答道。
  魔衍烈来了兴趣:“三不粘?”
  “是啊,不粘盘子不粘筷子不粘牙,您尝尝?”子鱼期待的催促道。
  这边子鱼如数家珍的大肆宣扬她跟慕卿歌学做的新鲜菜品,那边慕卿歌像是刚受完一场酷刑,浑身湿透,房间里的药味又是浓烈了几分。
  子溪给她换好了药,终于舒了一口气,她感觉自家小姐越来越奇怪了,大部分时候,简直就像匹野马,一点名媛千金的优雅端庄都没有,这一阵鬼叫,差点没把自己的耳朵折腾坏。
  “小姐,药换好了,该吃饭了,再不吃就凉了。”子溪舀起一碗粥。
  慕卿歌浑身大汗气若游丝:“你让我歇会儿,啊~我怎么感觉换药比挨打还痛呢!”
  “齐太医说了,这是促进皮肤修复的特效药!为了您以后不留疤,您就忍忍吧!”子溪端着粥过来:“来来来,喝粥吧,不吃饱怎么有力气应付下一次换药啊?”
  慕卿歌两眼一翻,只想晕死过去。
  子鱼笑着走了进来:“小姐你怎么样了?隔壁焱王殿下把这屋的动静可是听得真真的。”
  慕卿歌听了直挺挺的坐了起来,疼的龇牙咧嘴:“我在这里受刑你在隔壁撩汉?”她盯着脸蛋红扑扑的子鱼:“你可以啊~”
  子鱼赶忙解释道:“小姐我可没有啊。是魔衍公子吩咐奴婢做。。。。”
  “魔衍公子?!”慕卿歌和子溪异口同声。
  “啧啧啧不得了啊,称呼都改了,可以,请你们就地结婚!”慕卿歌斜睨着她没好气的说道。
  “哎呀小姐!”子鱼害羞变窘迫:“魔衍公子是关心您才叫跟奴婢打听你的消息的!”
  慕卿歌喝了一口粥:“好了不逗你了,替我谢谢他们啊。”她又喝了一口粥:“子鱼你先去睡觉,昨天是你守的夜吧。”
  子鱼揉揉眼睛:“那奴婢就去休息了,子溪你要照顾好小姐啊。”
  百里纵横正要舀下一碗,一看瓷盆,里面还剩一点翠绿的葱花,心生不悦,手中动作一顿:“可是品清楚了味道?”
  魔衍烈喝完碗中最后一口:“嗯~吃饱喝足,该办正事了。”
  百里纵横用帕子擦擦嘴:“走吧。”
  焱王府地牢。
  两个绑架犯身上的伤痕撒满了药粉,依旧五花大绑,封嘴布亦是严实。
  狱卒开了锁,百里纵横走了进去。
  “殿下,他们嘴里似乎并没有藏毒。需要取出封口布吗?”狱卒问道。
  百里纵横捏起一个大汉的下巴,他的手劲极大,大汉挣脱不开,只好死死地盯着他。却见他的眼眸森冷,在火光下还闪耀着一丝残酷的光。百里纵横扯开他嘴上绑着的布条,又把他嘴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布团拔了出来。一股恶臭扑面,他却是眉头都没皱一下。
  狱卒端来凳子,百里纵横坐了上去,冷眼看着那个大汉。
  不知道是感受到了死亡威胁还是觉得只有自己两个被抓太委屈,他喊道:“殿下饶命啊,是上面的人叫我干的!我也是奉命行事。我什么都不知道哇!”
  百里纵横只是冷眼看着他,并没有开口。魔衍烈对正要拿起烙铁给焱王的狱卒挥挥手,狱卒刚拿起的刑具又放下去,静静退到一边。
  “被猫儿撕咬的感觉如何?想不想,再来一口?”百里纵横阴冷邪肆的声音激得的那人瞬间头皮发麻。
  “王爷饶命,小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都是上面的人交代的。”大汉求饶道,回想起猫抓之后的那种痒痛灼热,眼眶里已经有了泪痕。
  百里纵横邪恶一笑:“上面的人?也是,若是你真的知道什么,你早就自杀身亡了。看来你已经没什么用了,那就。。”百里纵横四下看看:“让你死个痛快吧。”百里纵横站起来,手掌在空中一握,强大的吸力瞬间将一把斧头吸在手中。他唇边的笑意渐渐扩散,脑海中似乎又想起了山呼海啸般的战场厮杀,那种轰轰烈烈的痛快,在和平年代,终将不复存在。那就让一个个找死的人,来复刻这种悲壮吧。
  大汉哭喊着求饶,挣扎的力度已经重新割裂了伤口:“王爷饶命,我再想想!再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