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六十三章 良配

  寒歌虽然很惊讶女儿的想法,但想了想还是尽可能的去理解了:“你若想一生一世一双人啊,咱就找一个家世背景差一些的,这样可能性大一些。。”
  慕卿歌叹了口气:“我在这里想什么一夫一妻没有妾,怕是做梦哦~娘你也别操心了,婚姻又不是唯一的归宿,等我先把事业搞起来,再来挑夫婿吧。”已经到了引仙阁院门口,慕卿歌加快步子走了进去,子溪领着她走进存放礼品的房间。
  慕卿歌一一细看,果然不同凡俗,起码在外面乱晃的时候就没有见到过那么好的料子。慕卿歌拿起一对玉镯,发现造型别致玲珑剔透,很是衬肤色,直接就戴了起来。
  寒歌夸赞道:“这镯子和你真是配极了!”
  慕卿歌让两环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不由感慨道,好镯子就是不同凡响啊,记得原来有个油腻的上司为了追求自己,曾经送过一个号称价值五六万的玉镯,那声音和这个一比简直不堪入耳啊。
  她掀起一一个盘子的盖布,瞬间被一大盘码放的整整齐齐的金锭子闪到了眼睛。前世今生都还没见过这么多纯金,她不由得细细盘算起来,在这里一斤有十六两,百两就是。。。六斤多。兑换成前世的一斤十两,就是十斤。。。一两约等于50克,哎哟发财了发财了。。。
  灵猫从慕卿歌肩上跳了下去,直接在黄金里打起了滚。
  寒歌笑道:“你这猫儿,倒是跟你一样财迷呢。对了爻儿,听说这猫品种不一般,还是它带着人找到你的呢,跟娘说说,这猫究竟有何不同啊?”
  慕卿歌没有多说,只是摸了摸猫头:“这猫是顺着荷叶飘到我院子里的,看它可爱我便收留了。说来有缘,这猫也很喜欢我呢,但是它的陌生人攻击性很强,娘你可千万别乱碰哦。”
  寒歌担忧起来:“那你不是也很危险,万一它哪日兽性大发、、、”
  慕卿歌微笑:“我们已经相处好几个月了,它一向乖巧,娘你放心吧。”
  寒歌看着那鲜红的绸布,突然想起来,犹犹豫豫开了口:“爻儿,你表姐马上就要和太子成亲了。”
  慕卿歌浅笑:“我知道,就是三天后吧,要不是太子年前摔伤了腿,早就成亲了,这一耽误就拖了开春。”
  寒歌握住女儿的手:“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去,咱们就不去参加了。”
  慕卿歌把猫儿抱了起来:“去,干吗不去,这可是我们家族的喜事一桩呢。堂姐和太子一成亲,我们可就是皇亲国戚了。”慕卿歌随手给黄金盖上红绸:“再说了,我还没进过皇宫,这个机会进去看看不是挺好,就当一日游了。”
  寒歌眼中担忧之色并未退去:“爻儿,你真的放下了吗?”
  关于这个问题,慕卿歌已经解释过无数次,无奈总有人不相信,毕竟百里跃是使她不甘平庸的原因,一个庶女努力至此,着实不易:“放不下又能怎么样呢?去做侧妃吗,我又不是脑子有坑。只能祝他们白头偕老不孕不育咯~”
  寒歌被噎住:“爻儿,你这话在家里说说也就罢了,可千万别在外面乱说,万一。。。”
  “好了我知道了,我就是郁闷,那次家宴我差点被人毒死,我知道是谁却由于没有证据只能不了了之,最后只有个所谓畏罪自杀的丫鬟做替罪羊。”慕卿歌想想还是郁闷,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感觉原主死的太冤了!
  这时有个丫鬟跑了进来:“三夫人,七小姐。老爷回来了,叫三小姐过去见客呢。”
  慕卿歌看她有些面熟但又想不起来是谁,问道:“老爹这时候不是应该在上班吗?怎么就回来了?”
  那丫鬟低头哈腰道:“小姐您不知道,老爷今天沐修,并未上朝呢。”
  寒歌不悦道:“小姐这还一身伤呢,老头子也真是的,你快去回他,小姐身子不适,不见客。”
  慕卿歌隐约感觉不对劲,她拉住了寒歌:“娘,我还是换身衣服去见爹吧,估计有什么急事,不然爹也不会明知道我有伤在身还要我去。”
  换了一身藕粉广袖裙,慕卿歌看了看镜中的自己,面色苍白一脸虚弱之象,满意的出了门。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可不能打扮的太精神,让老爹好好心疼心疼才好。
  穿庭过院来到前厅,慕卿歌抬脚迈了进去。
  “爹!”慕卿歌微微欠身,随即站了起来,也对客人微微点头,以表问候。
  “卿歌啊~来,爹爹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苍世伯。”慕成佑介绍道。
  慕卿歌又是微微欠身:“苍世伯好~”声音娇软温润,一如原主。
  慕成佑示意子溪:“赶紧扶小姐坐下。”然后又对苍临南说:“小女伤痛未愈,礼仪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苍临南微笑道:“哪里哪里,令爱仪态举止落落大方,不愧为名门典范,既然身体不适,慕老弟又何必勉强她出来见客。”
  慕成佑转而对慕卿歌说:“苍世伯与我算是多年老友,他的长孙年以十六,尚未婚配。今日我与苍兄手谈时提起此事,觉得你和起儿甚是合适,你年将及笄,正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那起儿亦是人中龙凤,不仅文采出众,亦是去年武举少年组第二,今年若是参加殿试,很有希望拿下武状元。你们一个擅抚琴舞乐,一个文采武功名列前茅,爹看着正合适,就请你苍世伯到府上来看看你。”
  苍临南发色斑白,笑容和蔼,眼神却透出精明犀利,他捋着自己的胡须:“我看卿歌和我家孙儿也是登对,老夫很是满意。”
  慕卿歌嘴边的浅笑就要挂不住了,她微微颔首道:“卿歌在深闺听过苍公子的盛名,他在京城怕是万千少女梦中情郎呢。只是小女也未曾见过令孙,不知道合不合令孙的眼。另外卿歌可不是那种千依百顺的乖乖女,令孙万一于我脾性不和,那我定不会委屈自己与之共结连理。”
  苍临南听了,却是哈哈一笑:“不愧是大家千金,有脾性,我喜欢。我家孙儿向来待人温厚,品行也端正,既然慕小姐觉得需要见上一面,慕老弟,你看。。。”
  慕成佑有些犹疑,毕竟女儿是待嫁之身,约见外人男子于理不合。慕卿歌却是撒娇道:“爹,您都说苍世伯与您是多年好友了,既然是好朋友就不算外人,两家几个长辈晚辈凑一桌吃个饭,不算逾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