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六十四章 送嫁

  苍临南毕竟是十二府世家之一的苍家家主,是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一向比较开明,他哈哈一笑:“慕老弟,小姐真是直率可爱,我看行。”
  慕卿歌挠着手臂上的伤口,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老爹。
  慕丞相在妻女面前总是没什么威严:“那便这样说定了。”
  慕卿歌抚平了衣袖:“只是女儿现在浑身是伤,怕是不好见客,您看,这宴会是不是过些日子再办呢?”
  苍临南笑道:“那是自然。”
  慕卿歌站起来欠了欠身:“女儿身体不适,不能支撑太久,就先告退了,苍世伯,再见。”
  三日后,承天街慕氏家族迎来近五年最大的一件喜事。
  慕卿歌早早打扮好自己,一袭渐变的抹胸长裙,裙摆腰封绣满了花朵蝴蝶,外罩两层薄薄的广袖长衫,中层丝滑细腻,外层层影影绰绰,重工的花鸟刺绣仿佛把春野披在了身上。再配上那对御赐的玉镯,简直完美。睫毛膏已经上线,只是几次不经意的煽动,惊的寒歌美目圆睁:“哎哟我当这黑乎乎的刷子是干嘛用的哟,没想到有这个效果,来来来,赶紧的给娘也刷一刷。”
  慕卿歌烧了一个小木头签子给寒歌烫翘了睫毛,寒歌满意的自我欣赏起来。慕卿歌看着镜中那对容姿相似又个各有风情的母女,暗想道:这哪是是去参加婚礼的,怕是去抢风头砸场子的吧。之前虽然自己一直走的是妩媚成熟的路线,但是在寒歌这种天生尤物面前,不得不甘拜下风啊。慕卿歌苦笑,不由想起来网上那句很恶心的话:用我三年监禁,换你一生阴影。
  妆点完毕,慕卿歌随着丞相府一众女眷乘坐马车来到隔了好几个大宅子的伯父家。慕成海官拜三品,虽然宅邸不如丞相府气派恢弘,但也是算二等的豪宅了。门口装扮的很是隆重,红毯更是直接从家里铺到承天街通往皇宫的尽头。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慕卿歌还是第一次上伯父家的门,她伸出手被子溪扶着下了轿子,看着满眼刺目的鲜红,心底一股不爽油然而生。她知道这是继承原主记忆的后果,哎,谁让慕卿歌当年太执着。
  按照习俗,家族里有人婚嫁,男女双方未婚的同辈都要参与送嫁迎亲,这一路可就热闹了。可谓十里红妆,估计队伍就要排个两三里地。
  未嫁的少女皆是面掩轻纱,朦朦胧胧引人遐想。
  没走几步,慕卿歌就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无比的身影。那女子头发全数盘起,钗环满头,衣着华艳,未掩面纱,满身皆是逼人的贵气,端庄优雅的一举一动都如教科书一般,可不是自己的嫡姐——如今的倡安侯夫人慕卿欢吗。
  慕卿欢敏锐的察觉到从小与自己相恨相杀庶妹的目光,她眼尾上挑的杏眼朝慕卿歌扫了过来,微微一笑,眼眸里有着毫不掩饰的倨傲。
  慕卿歌只是浅浅一扫,便移开了目光。
  成群女眷穿过深深庭院走到慕其姝的闺房。此时闺房早已人满为患,三姑六婆丫鬟嬷嬷,好不热闹
  慕卿歌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坐了下来,眼睛却看向了梳妆台边已被人群层层包裹的新娘子。红唇似血,肤如凝脂,柳眉弯弯,眼影和腮红一起在眼周淡淡晕染,更显娇俏无双。头顶的金凤凰看着就很是沉重,慕卿歌咽了咽口水,那玩意得多少斤,又得兑换成多少银子啊。不愧是太子的女人,真奢侈啊!
  慕其姝瞥见角落的慕卿歌,唇角的嘲笑一闪而过。周围的人吉祥话说了个遍,她有些燥热,站了起来,走向慕卿歌。
  慕卿歌正拿着团扇扇风犹豫着要不要出去透透气,却见慕其姝渐渐走近,不由得警觉起来,前世的各种宫斗片让她感觉,在女人多得场合,一定要时刻注意安全。灵猫因为浑身漆黑被大众认为不祥,她没有带来。莫名的,她有些紧张。
  慕其姝迈着标准的宫廷步伐走近身前,头上步摇只是随着步子轻轻晃动,发出清脆的金属珠玉撞击之声。
  慕卿歌这才发现,她腰间也挂着一长串玉佩,这是皇族女子特有的殊荣,名曰玉禁步。是由金银丝线穿上各样式的玉石制成的一大串饰品。随着走路会发出非常好听的声音,但是如果步态不好,则会产生反效果。
  “妹妹你来了。妹妹今天打扮的可真婉约动人。”慕卿歌挂着虚伪的笑,亲热的牵起慕卿歌的手。
  慕卿歌也回以假笑:“哪比得上堂姐万千风华,我还从未见过堂姐如此美艳动人的时刻呢。”
  慕其姝浅笑,手中力松了松:“虽然是迟了几个月,终于还是等到这一天了,妹妹,抢了你心心念念的太子哥哥,还真是不好意思。”
  寒歌听了柳眉微拧,正要开口,却被慕卿歌打断:“缘分到了,该是姐姐的福分。妹妹至此也只有祝福的份儿了,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慕其姝拉着慕卿歌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姐姐的喜糖你一定要吃。”说着亲手剥了一颗喜糖给慕卿歌。
  慕卿歌笑着接下,含着糖道:“祝姐姐婚后甜甜蜜蜜,琴瑟和鸣。”
  慕其姝看着慕卿歌言不由衷的祝福,心中充满了胜利的强烈快感。这时掌仪使带着夫人在门外喊道:“吉时已到,新娘该出来了!”
  慕卿歌拿起桌子上一方绣了凤舞龙翔图案的大红盖头,给慕其姝戴上:“姐姐,该启程了。”
  慕其姝被贴身侍女牵着起来,迈着谨慎的步子向门外走去。
  慕卿歌停在原地,任由人潮把慕其姝簇拥着出了门,这才起来理了理裙摆。出门的礼数非常繁复,慕卿歌没有紧紧跟着绕圈,只是在廊桥坐下,悠哉的喂起了鱼:“子鱼你盯着点,要出门的时候叫我一声。”
  子溪领命,迈着小碎步跟随而去了。
  寒歌坐在女儿身边,和她闲聊起来。
  不出所料,果然光出门就花了接近一个时辰,一大群人众星捧月般的拥着新娘子走完全部礼数,终于到了慕府大门口。慕卿歌和慕卿欢并排走至大门口,慕卿欢伸出手,假装亲热的给妹妹戴好面纱:“妹妹,你要送嫁,咱们就宫里见咯。”
  慕卿歌回以恰到好处的微笑,直到转过身,她不是很情愿的站到了花轿前面的一众姐妹兄弟中。这一路少说也有三四里地,还好自己今天轻装上阵,不然要是像边上的堂姐堂妹们一样盛装,估计走一圈下来脖子腰腿都要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