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六十七章 醉酒

  慕卿歌不以为意,想当年老娘混夜场的时候,白酒都能对瓶吹,这点酒精饮料算个球。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娘你放心吧,小酌几口没事的,来,吃菜,我觉得这个鸡脯肉不错。”
  主席上,皇后刚喝完一碗汤,就瞥见另一旁的贵妃正和皇上有说有笑,眉眼间尽是得意之色,看得她心头一痛。若非她的烨儿被人暗算导致瘫痪,此刻怎容那个贱人得意。现在百里跃的太子之位,分明就是抢了烨儿的。越想越气,皇后不由一阵头疼,她放下碗筷:“皇上,臣妾身子不适,就先回去了。”
  皇帝闻言有些不悦:“今儿个正是太子大婚的好日子,你怎的不早不晚偏偏这天不适。”说着说着他也想起了原太子,顿了几秒:“皇后身体不适,朕便送送你吧。”说罢他率先站了起来,扶起了皇后。
  “恭送皇后娘娘回宫——”宫人喊道。
  所有人停下手中动作,跪直了身体作揖颔首:“恭送皇后娘娘。”
  金贵妃只是抬抬手,白了皇后一眼。待皇后走出大堂,宴会上又热闹起来。
  皇帝转身之间,不经意瞥见门墙角的一张桌子,只见寒歌正在给女儿夹菜,眼波流转间媚态天成,很是平常稀松的举止却散发着无敌的魅力,比之以美貌冠绝后宫的贵妃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不由得多停留了几秒,终是迈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娘,我吃撑了,你们慢慢吃,我先去上个洗手间。”慕卿歌觉得越来越热,又喝多了汤,只想着赶紧出门散散步消消食。她朝边上一直像个木桩一样站着的宫婢招招手:“小姐姐~呃。”
  宫婢闻言赶紧走了过来:“小姐有何吩咐?”
  慕卿歌站了起来:“我想去方便一下,你方便带路吗?”
  宫婢想了想貌似理解了她的意思:“小姐请随奴婢来。”
  慕卿歌跟在宫婢身后,不知道是休息够了还是喝了酒的缘故脚步轻飘飘的。进了一个小房间,她有点懵逼,没有臭味也没见到桶啊坑啊啥的,她拍了拍门:“小姐姐小姐姐,请问,你们宫里怎么如厕啊。”
  宫婢推门进来:“小姐,您看那里有个椅子,椅子上有个小洞,您坐上去便是了。”
  慕卿歌点点头:“宫里人还真讲究,谢谢啦。”关好门慕卿歌看了看那个椅子,轻轻一抹,纤尘不染,看来挺干净的。她又四下看了看,确认锁好了门,才方便起来。
  从小房间出来,慕卿歌在一旁的石台上洗了洗手,这洗手台倒是很雅致简约,很有现代感。甩了甩水她又接过宫婢递来的帕子擦干,随即挥挥手:“谢谢你啦,你回去吧,告诉我娘,我在长廊上坐一会。”
  宫婢应答道:“皇宫很大,小姐千万别乱走,容易触犯宫规。夜里天凉,小姐注意别着凉了,奴婢告退。”
  待那宫婢走远,慕卿歌拉伸了一下有些发痛的腰身,径直走到了回廊上。
  她双手捧着脸颊,朝远处看过去。东宫本来地势就偏高,只是远景被一大排植物遮挡,望不到头。宫廷夜景一定很好看吧,慕卿歌想着站了起来,走来走去看见池中央有个凉亭,她见四下没人,只是大殿门口站着一排木头般的宫人,走到凉亭另一面的廊桥上,一阵小跑提气运功轻飘飘的就上了凉亭宝顶。
  果然站的高看得远,皇宫部分夜景尽收眼底。
  慕卿歌看着遥远的盏盏宫灯,一种空虚感油然而生。虽然自己是个玩得开的人。但是大部分负面情绪还不是自己消化。她恍惚想起很多这样的时刻,只是面对的不是楼台宫阙,而是高楼大夏。一个人的时候不免思绪翻涌,她会打开电视或者播放音乐,以免寂静太过觉得闹心,再点支烟任烟雾袅袅上升,或开一瓶红酒,度过漫漫长夜。
  只是这里无音乐无烟酒,她颓然坐下,慢慢的躺了下来,目光却不小心触及了整片星空。
  银河横亘在穹顶之上,脉络竟是如此清晰。
  无数的星星不断地闪耀,慕卿歌像是被催眠了一般,眼皮沉重,头也有点发晕,她浅笑:“女子香果然后劲大,不行,我不能在这里睡着,这样可能会摔死的。”慕卿歌本想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不料这一晃头更晕了,她心里一慌,这尼玛可是在皇宫啊,要是在这里失了仪态老爹会丢人死的!她慢慢站了起来,只觉得天旋地转,地面也变得忽远忽近起来。她再次蹲了下来,自言自语道:“早知道拼死也要带个丫鬟进来了,这下怎么办,啊好晕啊!”她抱着头坐了下来,眼皮沉重的很,星空却变得触手可及一般,一闪一闪,慕卿歌闭上了眼睛。
  此时宴会上的百里瑶跟哥哥眨了眨眼睛,指了指门口。
  百里驰意会,起身向不远处的喝的正高兴的皇帝告退,起身边走边四下寻找,却直到走出大殿,都没看到慕卿歌的影子,他又带着妹妹出了大殿四处寻找,也没看到人。看见魔衍烈迎面走来,百里驰问道:“魔衍将军,你见到过慕小姐吗?”
  魔衍烈一指角落,却见那张桌子并没有人,他开口道:“卿歌妹子生性活泼,估计待不住出去散步了。”
  百里驰和百里瑶对视一眼:“那我们也去透透气。”
  魔衍烈刚在外院巡视一圈回来,抬眼就看见侧方凉亭上躺着一个人。他顿时警觉起来,哪来那么大胆的刺客,夜行衣都不穿就敢上房登顶,实在是太嚣张了!他握紧手中折扇,双臂展开踏上栏杆,直逼凉亭上的刺客。
  他预想过刺客几十种不同的攻击方式,却没想到,直到自己在飞檐上落定,那人竟是一动不动。
  他屏住呼吸,渐渐靠近,却听见了轻微的鼾声,靠!睡着了?!
  他凑近一看,发现侧卧的女子竟是慕卿歌,不由愣住。再次确认了宝顶与地面的高度,犹疑起来,她一个弱女子,到底是怎么上来的,难道,她会内功?百里纵横伸出手,轻轻扣住了慕卿歌的手腕。柔弱无骨,脉象平稳柔和,扑鼻的酒香袭来,百里纵横浅笑:这丫头是喝醉酒爬上来的不成?他运起内功去试探她的内力,片刻之后眉目舒展,这丫头,果然会些功夫,只是功力太浅,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