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六十九章 专业坑娘

  翌日上午
  慕卿歌被猫尾巴挠醒,意识恢复,一阵头疼席卷而来:“嘶——啊。”
  子溪赶紧上前:“小姐你终于醒了,啊~”她舒了一口气:“是不是头晕啊,先喝杯蜂蜜水吧。”
  慕卿歌坐了起来:“我这是怎么了?我,不是就喝了个喜酒,有刺客?”
  “什么刺客啊,小姐只是喝多了女子香,醉了罢辽。”子鱼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先喝口水润润嗓子。”
  慕卿歌喝了一口漱了漱口,子溪赶忙拿来盆子接着。
  “我昨晚上直接睡过去了吗?没有很丢人吧。”慕卿歌问完喝了口水。
  子溪子鱼对视一眼,子鱼说道:“具体情况我们没跟进宫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据夫人们聊天得知,你是出去上了个茅房,出来后不知怎的就醉倒在了凉亭里。还是巡视的焱王殿下发现的你呢。”
  慕卿歌闻言怔住:“醉倒了??!”
  不可能,自己酒量那么好不可能一小瓶就能喝醉,哦对了!这个身体不比前世,之前也没喝酒的爱好,年龄又小。哎,大意了!不过根据自己以往醉酒的经历,根本没有倒头就睡的历史。
  慕卿歌越想越头大,她猛然回忆起了18岁那年,成年礼一群好朋友给她庆生,那是她人生第一次酩酊大醉。本来睡得好好的,别人一碰就诈尸了似得,猛然起来见人就要抱抱。最夸张的是见了镜子就跟见到八百年没见的老熟人似得,杵在镜子前一聊就是两个多小时,别人拉都拉不走。那录像还被人传到QQ空间,一直都是老友的笑料。
  19岁的同学聚会,又喝高了,直接就跟男神表白了,拿着麦边说边哭,哭的那叫一个惨绝人寰,搞得人家都不好意思就接受了,还谈了一年多异地恋。
  21岁那年刚放寒假,和社团同好们给别人庆生,又喝高了,这次直接上了桌子一顿狂舞,把人家寿星的男朋友拉来伴唱,两人一唱一跳还挺搭的,酒精作用下就把人家男朋友给扑倒在了茶几。而后好好的一对情侣也被她无意拆散,那女生和自己绝交了。至此半年多,风言风语才逐渐平息。。。
  想到这里,慕卿歌紧咬下唇。
  子溪见她紧张兮兮的,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慕卿歌声音微颤:“我,呃,焱王殿下还好吧。”
  子鱼摇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反正是皇上让他送小姐出宫的。不过、”子鱼压低了嗓音:“我们见到焱王殿下的时候,他脸色不大好。”
  子溪也说:“是呀小姐,平时殿下都是冷冷的,昨夜吧,他表情很古怪。”
  慕卿歌往后一倒抱住头:“啊啊啊啊~~~我的形象啊!”我不会猥亵他了吧?她窘迫不已追悔莫及。
  “死丫头,你还晓得顾忌小姐形象啊!”寒歌被丁香扶着走了进来:“昨晚你一声不吭就倒在了亭子里面,若不是焱王殿下及时发现了你,告知于我,你怕不止要丢人还要伤寒了。”
  “娘~”慕卿歌弹起来一把抱住寒歌:“怎么办丢人丢大发了!”
  寒歌拍拍她的背:“人没事就好,好在你只是昏睡没有发酒疯。现在感觉如何,难不难受啊?”
  慕卿歌子溪感受了一下:“没什么,就是头晕,背上也有点疼。”
  “许是睡在栏杆上硌着了吧。”寒歌轻抚她的后背:“你呀,以后就别喝酒了。”
  慕卿歌乖巧的点点头,心中却在思量,在哪跌倒就要在哪爬起来,女子香是吧,你等着!
  “爻儿,发什么呆啊,你若是身子无碍,就赶紧梳妆打扮一番。”寒歌说着仔细看了看女儿的脸色,好像是没什么不对劲。
  慕卿歌不解:“梳妆打扮干嘛呀?”
  “哎,今日徐夫人带着儿子特来拜会,这会儿正和你嫡母在客厅聊天呢。”寒歌说道。
  慕卿歌更加疑惑了:“徐夫人?”
  “徐掌使家的徐夫人。她说她儿子倾慕你已久,天天在家闹腾着要娶你回家呢。这不,实在受不了了,就亲自登门给儿子说亲来了。”寒歌也表示很无奈:“看你大娘的意思,倒是巴不得把你送到徐家去。这都已经答应了人苍家面谈婚配,又跟徐家夫人磨磨唧唧。”
  慕卿歌蒙圈了:“这么执着的吗?”她眼珠一转:“那我可得给徐夫人留个好印象了,哼哼~”
  寒歌浅笑:“知道你最近转了性,你有何打算啊?”
  慕卿歌下床穿好鞋:“谢谢娘亲来通风报信,我这就去徐夫人面前露露脸。子溪,来,给本小姐梳头。”
  前院偏厅,王迎正和徐夫人聊得起劲。一身月白长衫的徐无缺倒是难得一见的打扮入流,他头束玉冠,腰系同色玉佩,手中一把山水画折扇,乍一看还真像个儒雅贵气的富家公子,如果他不抖腿的话。
  “嫡母,嫡母!”慕卿歌人未到身先至,大步跨进了会客厅。
  王迎被吓了一跳,轻抚胸口,一双带着怒气的眼睛凌厉的扫了过来:“卿歌,你怎的这么不懂规矩。咋咋呼呼的,一点小姐的样子都没有。”
  “嫡母,人家这叫率真可爱,还不是嫡母教的好嘛。”慕卿歌直接扑过去很亲热的挽住了王迎的手。
  王迎很嫌弃的就要推开,想到还有外人在就没有随心所欲,她对徐夫人浅浅一笑:“这孩子,就是被我宠坏了。”待眼神回到慕卿歌身上,她不由得怒目而视:“卿歌,你这穿的是什么啊?”
  慕卿歌已经走到一旁坐了下来,直接就翘起了二郎腿,腿抖的比之前的徐二少还带感:“哎呀宽衣大袖多麻烦,像女儿这么活泼好动的人怎么受得了那个。”
  慕卿歌毫不在意的摊摊手,展示着她窄袖直筒的九分长裙,一双鱼嘴编织鞋更是毫不客气的露出了脚指头。指头上黑色指甲甚是引人注目。
  徐夫人虽然还没开口,但眼神已经足够说明她的震惊了,她转头看向一旁同样目瞪口呆的儿子:“无缺,这就是你说的端庄秀丽,能歌善舞的慕家七小姐?”
  徐无缺惊讶的却不是她的装束和言行,他甚是惊喜:“慕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小姐容姿绝色,每次一见都使在下眼睛一亮啊。”
  慕卿歌却是换了一只脚翘了起来:“这位公子,你很有眼光嘛,来~喝茶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