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七十章 杠精本精

  徐夫人脸色冷淡下来:“无缺啊,你过来。”她挥挥手,示意徐无缺坐得离自己近一些。
  慕卿歌正和徐无缺眉来眼去呢,一听到这话直接不爽了:“我说徐夫人,你家公子不是心仪与我吗,我们这没聊几句你就把他支走,我们还怎么互相了解了。”
  徐夫人闻言更是惊讶,看来这个慕小姐不仅装扮没品位言行粗鄙,还不尊敬长辈十分可恨!除了那张小脸确实生的精致,实在是找不到一星半点的好了。
  她瞪了儿子一眼:“无缺啊,慕小姐的确非同一般,我看,你们就算了吧,不合适。”
  徐无缺急了,他好不容易说动母亲前来才得以拜见,可不能就这样算了:“娘,慕小姐是随性了一些,与众不同我很喜欢,您来都来了,,,”
  “就是啊徐夫人,您怎么就知道我们不合适呢?听说您家徐公子啊,之前一直在外欺男霸女恃强凌弱,要我说那都是谬传!我怎么瞅着徐公子英俊伟岸风度翩翩的。真是好合人家的眼缘啊~”慕卿歌说着直接就走到徐无缺旁边坐下,换上了一副略带娇羞的表情。
  徐无缺一听不得了,心心念念的美人居然也中意自己,这下可好,有戏了!
  徐夫人却是更加嫌弃起来:“没见过哪家女儿这么没羞没臊的。”她也不管什么主客之仪了,这个丫头看着实在是可恨:“慕夫人,今日多有叨扰,我们也该回去了。无缺,我们走。”
  徐无缺急得站了起来:“娘,别走啊,您刚才不是和慕伯母聊得好好的吗?”
  徐夫人冷着脸:“慕夫人实在是雍容风雅,但是慕小姐,确实不合适。无缺,咱们还是走吧。”
  慕卿歌却是拉着徐无缺衣袖:“嫡母,卿歌常年身在闺阁,实在少见徐公子这般英俊的男子。”她捂着脸:“徐夫人自己找上门来,还说什么我们不合适,这不是来逗我们玩呢吗?”
  说着她又两眼放光甚至有些猥琐的摸着下巴:“徐公子~卿歌刚刚可能行为不当得罪了徐夫人,您帮我说说情,看看我还有没有机会补救。”
  徐无缺见美人似乎对自己很是满意,赶紧转身对母亲说道:“娘,慕小姐可能是放荡不羁了些,但毕竟是儿子的心上人,你就再和慕伯母好好说道说道,不然,我可就不高兴了。”
  徐夫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也是十分无奈,怪只怪自己平日里太惯着儿子了。
  王迎见慕卿歌进来一阵胡搅蛮缠,硬生生的搞得大家都忘了自己的存在,也是十分恼火:“咳咳~卿歌,你今天怎么回事,大人们议事,你来搅和什么,快回你的院子去。”
  坏笑在慕卿歌脸上一闪而过:“行吧,你们大人的事你们聊,但是徐公子和我年纪相仿,总可以和我一起玩吧。无缺哥哥,走走走,我前几天抓了两条菜花蛇准备炖了吃了,府里厨子不中用。你会剥蛇皮吗?哎呀我跟你说,剥蛇皮可好玩了,一刀下去。。。”慕卿歌拉着徐无缺就往外走。
  徐夫人听到这里忍无可忍:“站住!”她起身一把把徐无缺拉了过来:“无缺,快跟我回去,慕夫人,今日多有打扰,告辞!”
  待徐无缺不情不愿的被他娘拉走,慕卿歌咯咯笑起来:“这徐家夫人,真不经逗~”
  王迎阴毒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死丫头,你以为你用这样拙劣的法子吓跑了徐家,就能顺利嫁给苍家长孙吗?哼~”
  慕卿歌心中一乐,原来是这婆娘不想让自己嫁到苍家啊。
  也是,人苍家可是天泽国最有钱的十二府世家之一,苍起又年少有为风评甚好,这婚事万一成了,说不定会比自己的嫡姐慕卿欢过得还好呢。
  她思及于此笑得越发猖狂:“怎么,嫡母折腾半天就是为了撮合我跟徐无缺在一起不和苍家结亲是吧,你想的美!苍家那样富可敌国,我若是嫁过去,岂不是要天天数钱数到手抽筋啊~哎呀这么说来下次见到了苍公子我可得好好表现咯~”说着她再次捂脸,一副令王迎作呕的娇羞模样。
  “你刚刚所作所为,还想不为人知吗?想必不用等明天,关于你粗鄙无礼暴力刁蛮的消息就要传遍京城了。”王迎不怒反笑。
  慕卿歌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随他去吧,苍家家主可是见过我的,你觉得他耳聪目明,会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会相信旁人的嘴巴?卿歌还有事情要做,就不在嫡母面前碍眼了,告辞!”
  “你!”王迎一拍桌子怒气冲天,她坐了下来:“这个死丫头越发嚣张狂妄了!要不是我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哪容得她这般无礼。”
  桂姨赶紧端上一杯茶:“夫人消消火,为这么个死丫头动怒伤神实在不值得。奴婢倒是有个法子,不知是是否可行。”
  王迎抬眸看着她:“说来听听。”
  桂姨使了个眼色,周围的奴仆赶忙走了出去,带上了门。
  桂姨这才用阴毒的声音慢慢道来:“那个死丫头实在是令人心烦,奴婢听说,她经常偷溜出府,至于去了哪里奴婢不知,想来定是生了狐媚去外面勾引男人了吧,咱们就派人盯着她,趁她不注意,给她绑咯,然后直接卖到城外十里铺去。哼~”
  王迎眼放精光:“你是说,十里铺的地下妓馆?”
  桂姨点头:“正是。”
  “可那丫头会些功夫,这可如何是好?”王迎疑虑道。
  “奴婢早就想好了,首先,咱买通她院子里的婢子,在她饭菜里投毒。然后,再花重金找几个道上的人负责跟踪下手。如此,我就不信她有办法逃脱。”桂姨说道。
  王迎刚要同意,疑虑又起:“听说她那只黑猫甚是厉害,上次不就是凭借那只猫儿才找到她和公主的吗?”
  桂姨阴笑:“这个奴婢早就打听清楚了,那本是只流浪猫,只是嗅觉灵敏罢了!那么小只的畜生哪斗得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江湖中人呐。而且,那猫儿向来与主同食,只要下一次药,这人啊猫啊都得倒!”
  王迎抓紧了锦帕:“如此,甚妙啊~那你可得抓紧了,千万别让她倒在府里,免得查到我们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