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七十三章 瘆得慌

  魔衍烈看着小丫头满含乞求的眼神,他浅浅一笑:“行吧,那我带你走一趟,不过我还没用早膳,实在是有气无力啊~”
  慕卿歌抱紧提包努努嘴:“前面就有包子铺,您要是看不上眼,那咱就去南街吃好的,我请客!”
  魔衍烈转过身向包子铺走去:“我太饿了,就近吧。”
  慕卿歌赶紧跟上,灵猫也小跑着向包子铺而去。
  “三个大肉包两个菜包两根油条一碗豆浆再来一碗豆腐脑儿两个煎饼!”慕卿歌坐定,一开口就是一长串。随后看向魔衍烈:“你点吧。”
  魔衍烈斜睨着她:“你吃得了那么多吗,浪费粮食可是要罚款的哟!”
  慕卿歌摸着已经上桌的灵猫:“我家靓仔超能吃的!”
  “一碗豆浆,两份米果一份加蛋一份加肉。”魔衍烈对小二说完,也伸出了撸猫的手。
  “好嘞您二位稍等~”小二答应一声,麻溜的端来两碗豆浆:“豆浆来咯——”
  慕卿歌把灵猫即将伸进豆浆里的爪子推开:“乖一点哦,不然不给你买小鱼干!”
  “你说子鱼姑娘进医馆了,是发生了什么事么?”魔衍烈想起这件事,问道。
  “千防万防,内鬼难防啊,不提了,就当是老天爷对我的警示吧~”慕卿歌拿起筷子,扒拉起了刚端上来的肉包子。
  魔衍烈却是更有兴趣了,追问道:“不知道方不方便告知于我,怎么你也叫我一声哥哥不是。”
  慕卿歌想了想,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猜的吧,你也知道,我是庶出的女儿,不比嫡姐身份尊贵。而且我那嫡母向来与我们母女不合,我可能最近得罪她了吧。”她轻轻的吹了一口豆浆:“魔衍哥哥,我把你当朋友才说的,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哎~”
  魔衍烈表示理解:“你们中原人三妻四妾的好像是比较多事,算了,我就当没问,不过你若是遇到了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就是。”
  “嘻嘻,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是个心地善良的boy~不提这个太闹心,你跟我说说你们老家的事呗~听说你们民风开放,可以自由恋爱是真的吗?”慕卿歌满心的好奇:“传闻听多了,逮到了解情况的人总想问问。”
  魔衍烈点点头,打开了话匣子:“基本符合,这么说来,我们部族的还要羡慕你们中原人妻妾成群呢~”
  焱王府。
  书案上的檀香袅袅上升,宣纸上墨迹未干,开篇笔迹苍劲雄浑,却显然在后面乱了比划,整张作废。百里纵横出了会神,慢悠悠的把宣纸抓起来,揉成一团扔进了竹篓里。他青丝垂泻,并未束发,身上也只是随便披了一件黑纱云纹长衫,无心书法就此作罢。放下笔,他走出了书房的门。
  入眼是满园的春色,一池春水在微风拂过的时候,荡起丝丝涟漪,水池边上的一片花海粉粉白白,他已经分不清是樱是桃,只是单纯觉得赏心悦目罢了。那红粉之间还翩翩飘飞着一大群蝴蝶,在花色翠蔓中时隐时现。
  身着黑灰色长裙的婢女端着餐盘从左侧走了过来:“殿下,该用早膳了。”
  他垂眸看向托盘上的食物,轻轻一闻,自觉没什么胃口,还是说了声:“放那吧。”然后轻拢碎发至脑后,走下台阶在石凳上坐下。摆摆手侍女便退下了,他这才漫不经心的解开盖子,舀了一勺粥在碗里。
  “这蝴蝶真漂亮!如果有死的,记得给我留几只做标本。”慕卿歌在花海石径里一路走来,刚进王府那种压抑紧张消退了了不少。以为还有一段路,谁知一转头,就看到了单手捏着汤匙的百里纵横。
  百里纵横也是一愣,这货谁啊?
  魔衍烈赶紧上前几步:“殿下还在用膳呢,是我冒失了。”
  百里纵横放下汤匙:“他是谁?”
  魔衍烈赶紧往边上退了半步:“这是慕小姐啊,今日我也没敢认呢~”
  百里纵横打量着男装打扮的慕卿歌,看的她越发不自在,局促的挠了挠手腕。挠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上前几步欠了欠身:“给焱王殿下请安。”
  百里纵横没有理会,只是用不解的眼神看向魔衍烈,魔衍烈赶紧解释道:“噢我在街上遇到了慕小姐,她说找你有要事,我就带她回来了。”
  百里纵横这才看向慕卿歌:“何事?”
  慕卿歌被他这冷漠的口吻弄得更加紧张,她强制自己镇定下来,说到:“首先我是来道谢的,谢谢你那晚发现了我,才没让我被别人看到醉态。其次,,”慕卿歌顿了顿,斟酌了一下措辞,还是没想到什么好听一点的说法,她于是直接开口道:“其次我还要跟你道歉,虽然我也不确定我喝醉了以后到底有没有发酒疯,我断片了,无论我做了什么请你一定要原谅我!”
  百里纵横表情开始变得不悦:“喝断片?那你道什么歉。”他冷哼。
  慕卿歌紧张的继续挠手:“我是真的不记得了,我,没干什么过分的事吧?”
  魔衍烈听着听着,眉头一皱,表情变得玩味起来,正饶有兴趣的要继续听。却被百里纵横瞪了一眼:“你先下去!”
  魔衍烈表情僵住:“噢。”然后给了慕卿歌一个鼓励的眼神,转身离开了。
  慕卿歌见魔衍烈被撵走了,心中更是惴惴不安:“殿下,我酒量本就不好,但那女子香实在是香,就多喝了几口,哎,给您添麻烦了,真的非常抱歉。”说着她又鞠了个躬。
  “不会喝酒就别喝,麻烦的女人。”百里纵横咬牙切齿的说道。
  慕卿歌更加好奇起来,这位焱王殿下之前见过几次,态度虽然一直都不大好,但也没见真的对自己动过怒,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自己真的又酒后失德,干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情?她边想边观察着百里纵横,似乎想从他阴晴不定的脸色上得到答案。
  “你盯着本王作甚?”百里纵横也被她看的不自在,不由得发问。
  慕卿歌换上傻瓜式的笑容:“我看王爷今日长发飘飘竟比往日更加英气逼人风华绝代,不由得就多看了一眼。”不管怎么样,伸手不打笑脸人,彩虹屁先吹起来吧,慕卿歌如是想。
  “轻佻!放荡!”百里纵横怒道,眼神像刀子一样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