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七十四章 正经事

  慕卿歌一听也怒了,刚要开口反驳,好在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今天是来求人办事的,她沉住气开口道:“人家实话实说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啊。好啦我猜的确是我酒后干了什么让你心生不悦的事情。但人家也会是喝多了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嘛!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我保证以后绝对不给您添麻烦了!”
  百里纵横也觉得自己是不是说的太严重了,缓和了些许,说道:“本王念你年幼,不追究也罢,记住,以后不许喝酒了,尤其是在陌生的地方,知道了吗?”
  慕卿歌压低声音有些奶声奶气的说:“知道了,谢谢殿下宽宏大量。”
  “行了,你回去吧。”百里纵横再次拿起了汤匙。
  慕卿歌点点头转身就走,刚走没几步,她猛然回头:“不对啊,焱王殿下,我找你是有正经事的!”
  百里纵横喝了一口粥:“哦?还有何事?”
  慕卿歌走近几步:“您最近收购了千秋街拐角处的一栋楼是吗?实不相瞒,那栋楼我早就预定了,今天去交尾款才发现已经被卖给您了。我来就是想,跟您商量商量,能不能。。。”
  “不能!”百里纵横想也没想就表明了态度。
  “王爷,您贵为焱亲王,名下的资产已经够多了。您恐怕不差这栋楼吧~要不,您租给我也行。”慕卿歌试探性的问道。
  百里纵横再次放下汤匙:“那栋楼本王自有用处,你无需多言。”
  慕卿歌内心已经开始感到沮丧了,她还是给自己打了打气,翻开自己的手提包,从里面掏出这个图纸放在桌上:“为了那栋楼我已经一个多月没好好睡觉了。您看,我从大门到房间,几乎每一步都想好了。还有店员的培训,薪资的结构等等我都构思好了,你突然就这样冒出来把我的楼给盘了,我,,,”
  百里纵横只是淡淡扫了一眼那些图纸:“你说的这些,本王没有兴趣。本王只知道,那栋楼现在归我所用。”
  慕卿歌咬咬下唇,似是自言自语般低声道:“哎,都怪我没有经商的经验,这下好了,谈个判都不会。”
  百里纵横抬眼看着她:“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哪来的把握能经营好一家那么大的店铺?本王看你易容术倒是不错,回去玩胭脂水粉吧。”
  “我本来就是要卖胭脂啊!”慕卿歌脱口而出,却又皱眉道:“可惜了,错过了那么好一位置。罢了就罢了,我再去找个合适的铺子便是,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了,告辞!”
  说完慕卿歌收起一堆图纸,转身走向来时路。她的背影看上去有些颓废,不过没走几步,她又想起什么来似得挺直了后背,就像一个踩着高跟鞋走出大厦的女斗士一般。这段时间是过得太舒服了,连基本的原则都要抛弃了。在外人面前,永远不要暴露负面状态。她走近花树丛中,小声喊到:“靓仔!快出来!我们回家咯~”
  灵猫听到她的呼唤从枝头窜了出来,一声撒娇般的猫叫在她耳后响起。一人一猫很快在视线范围内消失。
  百里纵横却彻底没了胃口,他放下汤匙,把餐盘推到一边。却见脚底还留有一张图纸。他弯腰拾起那张纸,却见上面有图有字,但是字形,却并非自己熟知的任何一种字体。他疑惑起来,这难道是那个麻烦的女人自创的文字?正犹自思量,一抹猩红的影子映入余光。
  “烈,你今天怎么把她带到后院来了?”百里纵横头也没抬,问道。
  魔衍烈挠挠头:“我看她挺着急的,就带来了。谁知你竟头发也没梳,早知道就先告知你一声了。”
  百里纵横更是蹙眉:“本王会在乎那个女人对本王的看法?呵~”
  魔衍烈摆摆手:“既然你都不在乎,何必有此一问。”
  百里纵横却是斜睨了他一眼:“你最近,不对劲。”
  魔衍烈却不以为意:“殿下还是喝粥吧,都快凉了。喔对了,今天慕小姐中毒了,据说也是因为喝了粥呢。”
  “中毒?”百里纵横看了一眼粥碗。
  魔衍烈在一旁坐下:“是啊,子鱼姑娘都直接昏倒了,现在还在医馆呢。”说着他又站了起来:“看情形方才是没谈拢咯,那我就回去监工了。”说罢转身就走。
  百里纵横追问道:“中毒是怎么回事?”
  魔衍烈回过头笑道:“我也不甚清楚,不过好像问题是出在家里,呃瞧我这大嘴巴,我先走了,你慢慢吃。”魔衍烈说走就走,一转身就消失在了花林里。
  百里纵横在原地坐了片刻,转身进了卧室。
  慕卿歌抱着猫郁闷的走在路上,一辆两匹马的球形马车在她身边停了下来:“卿歌!我要回千秋大街,顺路的话一起吧。”
  慕卿歌转过头,看着帘子里温柔的俊脸,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魔衍哥哥你真好!”一脚踏上马车,她低下头钻进了车厢:“这是你的马车吗?焱王府的好像不长这样呢。”
  “是我命人特制的,你也知道,哥哥我向来喜欢独树一帜。”魔衍烈手中转着一枚玉簪,略带得意的说道。
  慕卿歌四下打量:“果然与众不同,魔衍哥哥生的如此如此精致,品味又独特。这么有个人风格的人实在难见,我真想拉你来做模特呢。”
  “什么?”魔衍烈不解:“何为模特?”、
  “呃,打个比方,如果你是服装模特,就是负责穿上裁缝的衣服展示给人看。这么说你可以理解吗?”慕卿歌看着他的眼睛,魔衍烈点点头:“大概理解了,只是从未听过。”
  “因为还没有这样做过。”慕卿歌答道,眼神却看向远方,没有聚焦。
  在医馆前停了车,慕卿歌挥挥手和魔衍烈告别,进到店里。
  子鱼尚在昏迷状态,子溪见主子面色不善,轻身问道:“公子,怎么样了?”
  慕卿歌被这一声公子提醒,恢复了男子应有的仪态,伪声颓然道:“没戏了,我们要再找家店了。”她忧心忡忡的看着子鱼:“子鱼怎么样了?”
  子溪脸色依然苍白:“一直未醒,汤药勉勉强强喂了半碗。”
  慕卿歌拉了张凳子坐在病床前:“以后在家也要小心谨慎了,你说这次晕倒的是我,结果会如何?”
  子溪紧张的走出屏风看了眼医馆外堂,回来后小声的对慕卿歌说:“小姐,刚刚有几个人也来医馆看诊,但我瞧着他们并没有什么不适。他们还在这里到处乱看,看着就很可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