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七十八章 跳大神

  她张口就问骂:“老娘在里面喊了半天,你怎么,”
  声音顿住,只见近在咫尺的,是一颗倒挂的头颅,她脸色灰白,不时有水珠顺着脸颊头发滴答落下,有一滴就落在了王迎来不及穿鞋的脚背上。
  “啊~”这一声没喊完整,王迎就直接吓晕了了过去。
  那个倒挂的人等了几秒,发现这女人是真的晕了,脚尖一松,一个空翻稳稳的落在地上:“以为你多厉害一人物,原来这么怂。”她从怀里掏出一双湿漉漉的绣花鞋,扔在王迎身上,一阵小跑跃上回廊屋顶,加快脚步向引仙阁跑去。
  正和子鱼一起泡在温泉里驱寒,隐约听见外面有动静。
  “这都过去快半个时辰了,可算有动静了。”子鱼漫不经心的说。
  慕卿歌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轻轻出了一口气:“吓死了算她倒霉,吓坏了算她活该!”
  子溪推门而入:“小姐!大夫人的院子,炸锅了!”
  慕卿歌点点头:“小美人,一起泡澡吗?”
  子溪摇摇头:“这下可热闹了,明天就有新的八卦了。”
  慕卿歌拿来干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泡久了浑身发虚:“不用等明天,你现在就代表我去慰问一下我的嫡母,顺便提一下黄儿头七。”
  子溪领命,又推门出去了。
  “小姐,你确定我们的恶作剧不会被发现吗?”
  “你是参与者肯定觉得漏洞百出,若是她真的心里有鬼,那可就不一定了。”慕卿歌站了起来:“好了别泡了,人都泡饿了,去去去,搞点夜宵来吃。”
  子溪赶紧向岸上走去,麻溜的擦干水裹上了浴袍。
  两人一猫正乐呵呵的吃着枸杞银耳汤,子溪再次推门而入:“哎呀可了不得。”她搬来凳子也舀了一碗汤,却没急着喝:“我到大夫人卧房里的时候,白露姐姐正在给大夫人扎针。折腾了一会儿可算醒了,老爷一问,她就抖得跟筛糠似的。我就顺着她话提了一嘴头七,她眼瞅着又要晕过去,我就被桂姨赶出来了。”
  “没吓死就好。”慕卿歌冷笑:“殡葬馆的人早就跟我说了黄儿死的蹊跷,不整治一下她,昨天是黄儿,明天就是我,老娘这口蒙汗药可不是白吃的。”慕卿歌放下空碗:“吃好了吗?子鱼,今晚你就跟我睡吧。”
  “我还以为小姐你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呢!”子鱼也放下碗。跟着一起就要出厨房。
  子溪见二人要走,赶紧开口:“小姐!等等我,我也有点。。。”
  碧绿的池水里,小荷才立尖尖角,各色的锦鲤已经欢腾开了。池玉岫倚靠在护栏上,抓起一把鱼食往下抛。原本四散欢游的鱼儿瞬间聚拢起来,哄抢完了又散开去。“今年的鱼儿可真多,你看那尾火红的,之前倒像是没见过。”
  贴身丫鬟青衣端着鱼食盘子,也细细打量起鱼群来:“哟~还真是,夫人眼睛真犀利。”
  正聊着天,慕卿歌也领着两个跟班抱着猫儿走进亭子,她只是简单的把两鬓的碎发编成条小辫儿,一路编下去,最后汇合在一起,长长的辫子直接拖到大腿中段,用粉色的头绳绑了随意垂在身后:“二娘上午好啊,哟,喂鱼呢~”
  池玉岫闻声回过头:“卿歌丫头,今儿个怎么打扮的如此素净。”
  “钗环簪花太麻烦,还是这样轻松些。”慕卿歌坐了下来,也抓了一把鱼食。灵猫赶紧上前嗅了嗅,随即嫌弃的别开了头。
  “你这猫儿倒是养的十分可爱,好漂亮的眼睛!”池玉岫第一次细看灵猫,惊讶不已。
  慕卿歌浅笑:“看着是挺惹人怜的,它可是凶得很呢。哎?怎么没见小惟。”
  “嗨,惟儿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自从找了个体术师父,学起功夫来倒是十分上心。吕先生都看开了,说他能从武也是好的。”
  慕卿歌点点头:“既然学武合适,那就专攻武学吧。”
  “也不知道昨儿个在你那吃了什么好东西,昨晚回来愣是最爱的鳜鱼都没吃一口。”池玉岫说着,眼睛却看向了花园中间的石径。
  慕卿歌也回头看去:“这是?”
  那一行人在家丁的带领下,正在往大夫人的院子走去。服饰奇怪,脸上还好像涂着东西。
  “哦~是大夫人请的法师,你知道昨晚的事吧?”池玉岫问道。
  “知道啊,昨儿个是黄儿死的第七天,我还特意在,在那”慕卿歌指了指不远处池边的大石头:“在那烧了纸钱。”
  “是呀。真是奇了怪了,你说那天死的是你的丫鬟,在她那闹个什么劲儿啊。”池玉岫脸上带着疑惑,可是语气却有趣的很,像是知道什么一般。
  慕卿歌浅笑:“做法事我见的少,我凑个热闹去。”
  池玉岫摆摆手:“要我看,那些跳大神的跟疯子似得,你去吧,这个热闹我就不凑了。”
  大夫人的卧房里,一切准备妥当,五个打扮怪异的神婆举着法器和莲花烛台,迈起了奇怪的步伐。
  王迎就盘腿端坐在她们中间,紧闭双眼,一脸虔诚。
  慕卿歌使劲往前凑,愣是没听清那些诡异的神婆在念叨什么。
  桂姨走了过来:“七小姐,这里正忙着呢,您回去吧。”
  “你忙你的,我又不用你招待。”慕卿歌并没有要走的意思,甚至没正眼看她。
  桂姨只好站回了原位,别过头。
  “哎,今天这是怎么了?”慕卿歌蹲了下来问跪在地上的一个丫鬟。
  那丫鬟睁开眼睛,偷眼瞟了一眼桂姨,这才开口道:“小姐,您不该来这的,听说,昨夜闹鬼了。”
  慕卿歌不信道:“怎么可能,我们府里一直不都挺好的吗?”
  “是真的,奴婢也是听巧儿姐说的,据说呀,是前几日溺水的黄儿回来了。”那丫鬟小声说道。
  “胡说,黄儿是我的丫鬟,就算变为厉鬼,也该来找我啊。”慕卿歌瞪着眼睛说道。
  “是呀,可不就是奇了怪了嘛。”那丫鬟还要继续往下说,见桂姨又转过头来,赶紧禁了声。
  慕卿歌站了起来,转身要走,却被王迎叫住:“是卿歌呀,你来。”她勾勾手掌,示意慕卿歌过去。
  慕卿歌乖乖的走进神婆的包围圈:“怎么了,嫡母。”
  “快跪下。”王迎假装亲热拉着慕卿歌跪了下来:“这是为黄儿做的法事,怎么说你也是她的主子,一起来为她祈福吧。”
  这时候身后的一个神婆突然被绊了一下,一个趔趄,手中炷油泼在了前面那个人身上,烛台也向那人倾倒而去。
  慕卿歌只感觉自己的裙摆被人踩了,赶紧回头抽回下摆,却猛然发觉,有个神婆身上居然着火了。她赶紧站了起来拉着王迎:“着火啦,快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