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八十章 神仙打架

  魔衍烈看着跟在她脚边的小猫咪:“我的家乡就在首阳山脉附近,那地方确实很是奇异。。。”
  两人边走边聊,不觉间就拐进了一条窄街,对视一眼,十分默契的躲在了墙角。
  这条街人流相对较少,没有主街区那么热闹。过了不到十几秒,一身黑衣的焱王进入二人的视线。他四处打量,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喵~”灵猫一见百里纵横,低低的叫了一声,似乎是想要提醒他自己的存在。
  百里纵横回过头,只见两人正尬笑着对自己打招呼。他凝眉和他们站成一排,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这下魔衍烈困惑了,慕卿歌更是一脸懵:“怎么回事啊?”她极小声的问道。
  “有人在跟踪你们。”百里纵横回应道。
  跟踪我的不是你吗?慕卿歌心有疑问,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会儿,却没有等到什么可疑的人。慕卿歌满腹疑问,十分不解。
  就在这时,百里纵横和魔衍烈同时抬头看向屋檐,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百里纵横当即推了推魔衍烈:“小心。”然后拔出腰间的紫金扇,凌空而起飞上了屋顶。
  慕卿歌赶紧拉着魔衍烈跑出来往上看,只听一阵叮叮当当,屋顶上两个影子闪来闪去,肉眼居然看不真切。“我去!”慕卿歌惊呆了,是谁给我的视线做了特效?!
  “高手。”魔衍烈看着残影消失的屋顶,微微有些紧张。四处一看,似乎并没有别的敌人,他正要带慕卿歌走,却见她已经站到了更远的地方,以求看的到不可开交的战斗。
  “这里很危险,我先送你到安全的地方去吧!”魔衍烈跑到她身边,就要去拉住她的手。
  “神仙打架哎!”慕卿歌犹自震惊:“太炫酷了吧!”
  魔衍烈正要出提醒,那两人却又消失消失在了慕卿歌的视线里,慕卿歌有些着急,生怕错过这样精彩的场面。她四处一扫。一时没见着方便直接借力的地方,于是开口道:“魔衍老哥,借你膀子一用。”说完直接就凌空一跃,踩在了魔衍烈的肩膀,还没完全感受到慕卿歌的体重,那力量就消失了。抬眼一看,这丫头已经上了墙,一阵小跑就蹿到了屋顶上。
  灵猫亦是追随而去,灵巧的小身子麻溜的爬上一个小贩的摊位,惹得那人连声驱赶,却只见黑影一闪,就跳到了一丈开外的树枝上,待攀上高枝又是在空中一跃,稳稳地落在了正在小跑的慕卿歌怀里。
  魔衍烈也顾不得其他了,直接飞上了屋顶:“卿歌啊你慢点!”
  慕卿歌小跑了一阵,停在了屋脊处,看戏般的坐了下来:“啧啧啧,牛皮牛皮!高手,看不透!”
  灵猫却是看得清楚那两人的每一个动作,它眯了眯眼,呵~渺小的人类。它趴在慕卿歌手臂上,眯起了眼睛。
  “别看了,他们打过来了你跑不掉的。”魔衍烈停在她身边,隔着一条街道看过去,颇有些担忧,这回殿下是遇到对手了。
  “虽然我什么都看不清,但他们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慕卿歌有些无力,感觉自己就像在看快进乘十的动作片:“魔衍哥哥,你快帮我看看,是谁厉害一些。”
  “很难说啊。”魔衍烈观望着说道:“在我见过的高手里,殿下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但是那个灰袍剑客,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猛然吸了一口凉气:“殿下受伤了!”
  “啊!?”慕卿歌睁大了眼睛,猛然想起:“怎么不见夺命鬼卫?”
  只见那两人突然停了下来,灰袍剑客后退一步:“停!我本无意冒犯,你为何要步步紧逼?”
  “你跟踪他们,有何目的?”焱王没有去看手臂上的伤口,冷声问道。
  慕卿歌隐约觉得那个灰袍男子身形有些眼熟,此刻他的帷帽已经被百里纵横打飞,但是隔得太远又逆着光,十分模糊。不管了,慕卿歌心一横。抱起灵猫就飞了过去,这条不宽的街道,刚好是她力所能及的最远飞行距离。
  绣花鞋落在瓦片上,发出轻微的声响,二人同时回头。
  慕卿歌紧盯住灰袍刺客,眼眶微微扩张,收缩的瞳孔写满了惊讶。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一声“师父!”脱口而出,她站在原地,眼里竟然有些湿润——是激动的泪水!
  “爻儿?”灰袍男子收了剑,有点不敢认:“你都长那么高了!”
  慕卿歌吸了吸鼻子:“师父,我找了你好久啊~”慕卿歌小跑过去。
  “殿下,你受伤了。”魔衍烈飞奔过来,紧张的拉起了百里纵横的手臂。
  “无碍。”百里纵横淡淡的说:“你是慕小姐的师父?”
  “是的。”灰袍男子这才拱手道:“方才我也是不得已才对你出手,看来你们认识,得罪了。”
  慕卿歌这才想起百里纵横的伤势,赶紧跑了过去:“殿下,误会,一切都是误会。你能不能不要怪罪我师父啊,我们好不容易才重逢。”她看着他的伤口,还好伤的不深。她毫不客气的撕了魔衍烈的袖口:“过几天赔你一件新的,我先给殿下包扎。”
  灰袍男子问道:“殿下,你是?”
  慕卿歌已经拿着手帕擦起了百里纵横的手上的血迹:“他是焱王殿下,这是魔衍将军。”
  “哦~你难道就是大名鼎鼎的,果然英雄出少年。”灰袍男子欣赏的看着百里纵横,百里纵横却是一脸不悦:“阁下是?”
  “他是我体术师父,江湖人称十方大侠。”,慕卿歌颇有些自豪的介绍道。
  百里纵横却是一惊:“你就是前任武林盟主。十方大侠?”
  “什么?”慕卿歌也愣住了,只知道原主有个功夫很好的师父,怎么还是个武林盟主?
  “那都是过往的虚名,难得朝廷里还有人挂记。”灰袍男拱拱手:“今日不慎刺伤了王爷,还望王爷不要怪罪。”
  “今日却是本王莽撞了,没问清原由。前辈若是方便,还请移步茶馆,交个朋友如何?”百里纵横谦卑的态度让魔衍烈和慕卿歌俱是一惊。
  难得见殿下如此谦和。
  我师父到底什么来路?
  十方却是略有疑虑,慕卿歌已经麻溜的绑好了蝴蝶结,走近师父挽起了他的胳臂:“师父,你知道最近爻儿有多想你吗,赶紧找个安静地方喝喝茶聊聊天,这次你可不许不告而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