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八十二章 切磋

  慕成佑有些尴尬,这丫头今天怎么那么主动,平时这种有客人的场面不是向来少言寡语安静谦和的吗?
  他转动眼珠向苍起看去,唇角微勾,难道是见到苍家孙儿一表人才所以想要好好表现自己?
  “。。。这是我师父十方大侠,因为曾经救过我们一家老小的命,所以一直被我们家奉为上宾。今天正好撞上了我这个徒弟的相亲宴,所以也来凑个热闹。”慕卿歌指着一旁的十方,介绍道。
  苍起本来平静的瞳仁听闻十方大侠的名讳后有些惊讶,他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对面那个坐姿闲适却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
  苍起的姑姑见慕卿歌已经介绍完一圈她家的长辈,提醒道:“起儿,人家一个姑娘介绍完了,该你咯~”
  正在暗中观察十方的少年一愣,随即站了起来,有些局促的开口道:“在下苍起,见过慕小姐。”他定了定神,环顾四周:“这是家祖,这是家母。这是姑姑,如慕小姐所言,姑姑只比我们大八九岁。”
  苍起有些紧张,尤其是被慕卿歌直勾勾的盯着,让他很是不自在,原以为只是长辈们聊天,自己只要乖乖坐在一旁听着便是了,没想到对方一个姑娘家言行竟如此出挑,搞得毫无准备的他有些接受不来。
  他姑姑见他别别扭扭的远不如对方女孩子落大方,不由得出言打圆场:“我这侄儿平时醉心武艺,也没怎么跟姑娘家接触,谁说只有姑娘家害羞了呵呵呵~”
  慕卿歌打量着苍起,样子倒是干净清爽,浓眉大眼,稚气未脱的脸略有羞涩。虽然看着腼腆了些但也能感觉到他是个性情偏阳刚的男孩子。
  还是太小了,我一个奔三的老女人怎么可以去祸害十几岁的小弟弟呢?要也是等到三十多岁风情摇曳的时候找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啊~慕卿歌如是想着,一抹淡淡的坏笑涌上嘴角。
  见主子有点走神,身后的子溪捅了捅她的后背。
  慕卿歌瞬间从遐想中回过神来,她站起身,向少年苍起福了福身子:“久闻小哥哥大名,你可是京城富二代的榜样啊,传闻听多了我对你倒是颇为好奇,既然你也是学过武术,那我们来打一架吧。”
  “什么?”苍起一愣。
  “呃不好意思一时激动嘴瓢了,我是说,切磋。”慕卿歌放慢了语速。
  “胡闹!”慕成佑低喝道:“哪有女孩子家一来就要跟男方切磋的。”他压压手:“你先坐下,注意点仪态。”
  慕卿歌乖乖的坐了下来,表情有点郁闷。
  苍起也坐了下来,浅笑道:“慕小姐还会武术,真难得啊。”
  慕卿歌摆摆手:“一般一般,花拳绣腿罢了,这些年疏于修炼,还真想找个人练练手。”
  苍起不以为然,别的不说,武术的话同龄男子中单挑鲜有对手,女子就更不用提了:“我看慕小姐身段纤纤,应该不是练武之人,不像在下手脚粗糙,万一真的比划起来,伤到小姐可就太失礼了。”
  慕成佑道:“小起无需听她胡言,跟你玩笑罢了,卿歌这丫头被老夫宠坏了,还请各位莫要见怪。”
  慕成佑打量着打量着,突然想起来:“卿歌倒是自幼学琴,还曾经得到过大琴师的亲自指点,卿歌啊,你就展示一下吧。”
  慕卿歌却说:“卿歌是自幼学琴,但是近日倒觉得古琴曲高和寡,弹来十分寂寞,哎~我都要放弃了。你们若是十分想听,子溪你就去把我的七弦琴搬来吧。”
  子溪正要起身,却被苍临南叫住:“既然小姐没有心思,就算了吧。”
  子溪毫不客气的重新跪了回去,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却表现得很是“自然”,她对慕成佑说道:“老爷您无需担心,小姐如今虽然不喜欢抚琴了,但是在舞蹈上却有大进步。”
  慕成佑看着女儿,从她自信的脸上得到了答案。苍临南也有些兴趣:“小姐因琴出名,不弹了着实令人惋惜,想来小姐的舞姿也很惊人,不如这样吧,起儿来一段武术表演,小姐跳一支舞如何?”
  “我看很好。”他姑很是期待。
  慕卿歌微微一笑,这可是你们自己要看的啊,那就不怪老娘放大招了,哈哈哈哈~
  池玉岫看了一眼桌上没动几下的菜肴:“老爷,不吃饭了?”
  慕成佑看亲家似乎很感兴趣,于是摆摆手:“无妨,老夫也想看看起儿的功夫如何,毕竟是今年要参加武举科考的人才,今天十方大侠也在,还可以顺便指点一二。”
  苍起却扭捏起来:“起儿不敢献丑。”
  苍临南不悦道:“你素日里不是一贯自信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苍起看着一丈外一直不发一言的十方大侠,低下了头:“祖父您不知道,十方大侠可是当年蝉联五届的武道榜首,起儿若是在此演武,岂非贻笑大方。”
  十方爽朗一笑:“岂会贻笑大方,江山代有才人出,前辈怎么会嘲笑晚辈呢?”
  苍起咬咬牙:“竟然如此,那晚辈只好献丑了。若能得到前辈指点,晚辈简直三生有幸。”
  慕卿歌也是很服气,这帮人不饿吗,怎么真的聊着聊着就要换场地了。
  来到前院里,待下人们把四周点亮,苍起一脸认真的走到了空地中央。略微活动了筋骨,他拉开架势开始演武。
  慕卿歌只见他又是空翻又是踢腿的各种招式,却并不知道这人功力到底如何,她悄悄挪步到十方身后:“师父,你觉得他怎么样?”
  “确实不错,就少年组武状元而言,大有机会吧。”十方客观的评价道。
  “那跟你比呢?”
  十方压低了声音,伸出了手掌:“一掌。”
  慕卿歌有些吃惊:“那跟焱王比呢,他好像也差你很多哎。”
  “焱王,,,”思索了一会儿,十方道:“不能相提并论,焱王威名,我在外国游历之时多有耳闻,他的功力修为,是从森森白骨上铸就的,想来招招致命,不能比。”
  这边说着悄悄话,那边苍起已经表演完毕,一群长辈们乐呵呵的鼓起了掌,慕卿歌也条件反射的跟着鼓掌,她走到前面,邪笑道:“该我上场表演了吗?”回头一看,子溪已经抱着琴忐忑的站在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