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八十五章 哦豁,被禁足了

  慕卿歌一听,不信邪的翻身上了屋顶。本来打算月下漫步随便看看,却一眼就瞥见了院墙两边各有一个黑衣侍卫,她赶紧猫下腰,逛了一圈,竟然发现全无死角,引仙阁四周包括门口,共有七名侍卫把手。
  “老头子今天能全面监管,肯定是对我的翻墙功夫有所忌讳。看来是铁了心不让我出门了。如此看来,平时自己经常翻墙出去的事情,他早就知道只是没有说破。今天错过了富豪苍起,不久肯定会给我物色下家。终究是摆脱不了逼婚的节奏,怎么办才好,怎么才能让这群人别来烦我。”慕卿歌就蹲在屋顶内侧,细细盘算起来。
  一道闪电突然划破夜空,慕卿歌被吓了一跳,她赶紧跳下回廊,算了,反正最近天气也不大好,还是先在家里窝几天吧。
  苍家一行人刚回到府里,身后就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苍临南感叹一声:“哎,还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呐~”
  苍夫人发现苍起有些失魂落魄的,于是问道:“起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刚刚受了风,身体不舒服?”
  “起儿年轻力壮的哪会受不了这点儿风!”苍家小姑姑说道:“怕是没讲过那么热情的小姑娘,给惊着了哈哈哈~”
  苍夫人提起这个就来气:“哎哟别说了,我今天算是开了眼了,原来那些传闻都是假的,今日一见,慕小姐不过是个小浪蹄子罢了。起儿你就当今天什么也没看见,要是娶了这样一房浪荡女子进门,那真是家门不幸哟~”
  苍起一愣,又想起了慕家小姐给自己抛的那个媚眼,他脸一红:“娘,起儿才没有去想什么慕家小姐,我是快要武考了,要是能有十方前辈的指点,状元可就稳了!”
  苍夫人倒是没怎么在意那个几乎没说话的中年男子,什么江湖啊武道啊,她听都没听过:“我家起儿本就天资过人,就算没有他的指点,也定能高中的!”
  苍家小姑却说:“十方大侠的名头,我在外面可是听说过,的确是个不得了的人物。今日虽然未见他出招,但我觉得他的确气度不凡,很有风范。”说着已是两颊绯红。
  “且不说他本人如何,你们没听说他是慕小姐师父吗?”苍夫人没好气的说:“要是真依你们所言他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怎么教出来的徒弟,尽会一些邪魔歪道勾引人的把戏?”
  “娘!”听到偶像被侮辱,苍起打抱不平起来:“十方大侠在武道上的修为,可是到了巅峰之境的。。。。”
  “你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我只知道,那样的女子,是万万不能娶进门的!”苍夫人摆手,快步走进了大厅。
  苍临南却是眉头微拧,满脸纠结之色,也不知在思虑着什么。
  “本小姐去隔壁找我娘也不行吗?”慕卿歌瞪着两尊'门神’,十分不爽的问。
  “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小姐,您请回吧!”
  慕卿歌一度以为这两货是上帝派来的NPC,来来去去就这几句话,连语气都没有变化。
  硬闯是不行了,可能会触发更严重的后果。她郁闷的转身回到书房,本来今天还和魔衍烈约了一起看店铺呢:“哎~”
  子鱼把地上的一团团废纸扔进纸篓里,安慰道:“小姐你就别叹气了,等过几天老爷气消了,你就重获自由了。”
  子溪也是叹了口气:“小姐啊我就说你跳铁管舞后果很严重吧,这下好了。连我和子鱼都不能随便出院子了!”
  慕卿歌抱起灵猫:“靓仔啊靓仔,你能帮我送个信吗?”
  灵猫两只耳朵立了起来又耷拉下去,显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哎~”慕卿歌叹了口气:“不行我还是要出去一趟,以我现在的情况,得加快节奏才行了!”
  子溪赶紧拦住她:“小姐啊!就安分几日吧。”
  慕卿歌来回踱着步子,然后又坐了下来,她把一塌纸掏了出来:“现在我已经研制成功了三十多款产品,送出去的试验品也都反馈还不错。之前的计划被半路杀出来的百里纵横打破,店铺装修的设计图纸要重做。你们两作为我的贴身丫鬟不能代替我坐店,店铺需要营业员和彩妆师,,,”
  慕卿歌掏出炭笔,在宣纸上罗列着一个个小目标,刚写完第五条,她猛然抬起头:“子鱼子溪,你们是几年前,是在哪里被买进丞相府的?”
  子溪答道:“我是被父亲卖给了牙婆,被三夫人从牙婆手里买过来的。”
  子鱼说:“我很小的时候,父亲是在衙门当差的小官,后来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父亲母被流放,我变成了官奴,在仆奴所被老夫人买下。”
  “牙婆我大概知道,这仆奴所是个什么玩意?专门培养奴仆的机构?”慕卿歌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有些不明白。
  “仆奴所就是专门培养奴仆的地方啊,这些人有的是罪臣家眷,有的是孤儿,还有一些自愿卖身为奴的,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时候,我实在是太小了。”子鱼说道。
  慕卿歌暗叹一口气,合法的买卖人口,奴隶制度真的是令人发指啊!一转头她又问道:“那仆奴所和牙婆比,应该选择更多吧?”
  “是的呢,而且仆人的来历知根知底,很快就能办好户籍证明,比牙婆那里方便一些!小姐,你这是打算买几个啊?”子溪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人是必须要买的,最少四个吧,买来还要培养最少十天半个月的!是不是只要买过来了,她们整个人,都归我所有?!”慕卿歌问道。
  子溪和子鱼对视一眼,子溪说:“那当然了,就像我和子鱼,只要主子不放我们走,我们到死都要跟随着你。”
  “那价钱怎么算?”慕卿歌有些心疼起银子来,毕竟是人哎!一个人的终生归属权。
  子溪摇头:“行情我不太懂,但是我记得我,是21两银子!”
  “我好像是25两!”子鱼答道。
  这么便宜?!慕卿歌震惊了:“有没有搞错,这等于是直接买了你两的命哎!”
  “小姐你不知道,我们这些人,人命真的不值钱的。”子鱼幽怨道。
  “只要被变为奴籍,无论之前身家背景是好是差,以后都是贱民,草菅人命,说的一般就是我们这种贱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