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八十七章 味道不对

  三个丫鬟你一言我一语的,把近些年听到的关于徐无缺的'光辉事迹'一件件翻出来说个没完,慕卿歌也是从震惊到麻木,直到三人讲累了,她才给每人倒了一杯水,倒着倒着,就陷入自己的思绪中,笑容也是逐渐变态。
  子溪见水杯里的水满了都溢出来了,赶忙出言提醒,慕卿歌这才回过神来。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呀?”
  “我有个完美的反婚计划!”慕卿歌说着,又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笑声之魔性,让不是很熟的阿花后背发凉,她福了福身就要退下。慕卿歌却止住笑叫住了她:“阿花啊,你来。”
  慕卿歌在她耳边耳语几句,然后挥挥手:“去吧!”
  玉露台
  魔衍烈和怀中美人喝了一杯交杯酒,虽是一脸的坏笑但心思却不全在美人身上。
  百里纵横依然有些浑身不自在,虽然自己名下也有几家青楼做为收集情报的机构,但是从来没有这样左拥右抱过。
  “我说殿下,在自己的场子你不习惯,我就带你到了醉春楼、揽月轩、天香殿、任君逍遥馆、如今可是第五家了,您怎么还放不开啊。”魔衍烈也是难以揣度他的心思,只得苦口婆心的劝道:“是酒不好喝,还是人不够美,你这心不在焉的想什么呢?”
  百里纵横摆摆手:“你们都出去吧!”
  四个美人心有不甘,依依不舍的退了出去。
  一会儿老鸨子就进来了:“哟~这二位爷怎么就这么难伺候啊,刚刚那四位可是咱们玉露台的四大美人啊,还不合胃口么?”
  魔衍烈把手中空杯一甩:“林妈妈你可要搞清楚,这位,可是焱王殿下!你就拿这种货色来应付我们?信不信爷今天就拆了你的台子!”
  “哎哟~”老鸨子一脸为难,突然灵机一动:“二位稍等,如此我也只好出杀手锏了!你们等着!”说罢老鸨子就扭着腰出去了。
  隔壁包房,慕卿歌依旧是一身青年男子的打扮,不过今日倒是十分出挑的穿了一身骚包的粉色长衫。然而她却没有和身边的美人调侃说笑,而是在干正经事。
  镜子前摆了一堆瓶瓶罐罐刷子粉扑,她十分认真的用略微沙哑的青年男音仔仔细细的教授着各种产品的用法,围着的一群姑娘听得十分认真。不到一刻钟的功夫,慕卿歌示意对着镜子的女子转过身来,她转身的一刹那,围着的一圈美人一阵惊叹。
  “哇!这还是扫地的大婶吗?”
  “太美了吧!”
  “要不是我奴家一直在这坐着还真以为换了个人。”
  有人轻扣房门推门而入:“妙音姑娘,接客了。”
  被唤作妙音的女子有些遗憾的说:“夏郎,帮我留几盒胭脂,我先去忙了!”
  慕卿歌点点头。
  “夏郎,帮我画眉好不好!”
  “夏郎!您看奴家这个唇形适合什么唇妆呢?”
  林妈妈带着两个姑娘进了包间:“给二位爷推荐一下,这是惊雀姑娘,这是盘玲姑娘,这二位可是咱玉露台最最炙手可热的主了!来来来,快给二位爷倒酒!”
  惊雀盘玲款款上前,微微颔首。
  惊雀抬眸的一瞬间,看到了神色微倦的百里纵横,一时间怔住了,她愣了愣神才继续向前,走到百里纵横身侧,坐了下来。
  盘玲生了一双十分漂亮的玉手,魔衍烈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酒壶上的纤纤玉指,不由得惊叹:“盘玲姑娘的手~”一抬眼,更是对上了一双妩媚至极的眼睛。
  百里纵横的视线淡淡的扫过惊雀,发现这姑娘的确与之前的不同,之前的若是向色彩艳丽的各色牡丹,这位却是像盛开在幽潭里的一朵红莲,分明清丽出尘却又带点魅惑,明明过分美艳,终是不落世俗。
  隔壁又是一阵惊叹,百里纵横侧目:“怎么那么吵!”
  惊雀给他倒上一杯酒:“是无事的姐妹在玩闹了,惊雀先敬您一杯~”声音娇软又澄澈,魔衍烈听了都是一酥。
  “好了各位美人~我先去上个茅房。”慕卿歌放下手中刷子,此时正好给一个姑娘化了半面妆,一半妖冶魅惑如狐妖附体,一半略施粉黛纯洁如谪仙。
  慕卿歌理了理衣裳出了房门,直奔厕所走去。
  一杯杯的烈酒下肚,百里纵横已经微醺,眼神也变得有些迷离起来。看着近在咫尺的惊雀,他唇角微勾,凑了上去。
  惊雀一颗心怦怦直跳,从一开始,他就被这位黑袍男子深深迷住,尤其是在他身侧,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浓烈雄性气息,她有种直觉,这个人肯定是个大英雄。
  魔衍烈漫不经心的微眯着眼,他可是清醒的很,早就察觉到这位主子最近不大对劲,偏偏人家又擅长伪装。这酒一喝多,总可以露出一点端倪了吧。
  此刻百里纵横几乎快要贴到惊雀脸上,惊雀期待又羞涩的闭上了眼睛。
  等了一会儿却没有等来意料的结果,惊雀睁开眼睛。百里纵横一把推开她:“味道不对,你出去。”
  惊雀震惊,居然有人能做到不对自己动情,偏偏还难得是自己心动的男子。
  她美丽的眼睛闪过一丝不快,起身就要走。
  这时候大门突然被推开,走进来一个身穿粉色长衫的男子。那男子走了几步,猛然发现不对劲,赶紧退了出去:“不好意思走错房间了,打扰了打扰了。”
  关上门,慕卿歌挠头仔细对比了一下,这门牌字体长得差不多,还真是让人难以分辨。她退出来突然觉得,里面的男子十分眼熟,正是焱王殿下和魔衍将军,这两个人平时装的跟一对基佬似得,没想到组队来逛窑子,果然人言不可轻信。
  惊雀推门而出,一见到是他,脸上的不悦瞬间隐去:“夏郎,今天可是带了什么新货过来?”
  慕卿歌理了理衣袖:“惊雀姑娘若是有空,不妨去试试染眉膏。”
  百里纵横又是喝了一杯酒,酒杯扔在桌上:“烈,刚刚那人是否有些眼熟?”
  魔衍烈也看了看门的方向:“方才没留意,莫非是熟人?”。
  百里纵横摇摇头,那种熟悉的感觉很奇怪,就像要脱口而出,却又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