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八十九章 意外流产

  坤叔一见是她,赶紧换了一张苦脸:“小姐你可算回来了,老爷都气坏了!”
  慕卿歌也很生气:“他生我的气打这些下人干什么?”
  “他们看管不周就是有罪!”坤叔对下人没有好脸色,放下木棍他吩咐一个小厮:“快去通知老爷!小姐回来了!”
  慕卿歌蹲下来看着子溪身上的伤口,一脸愧疚:“对不起连累你们了。”
  子溪擦了一把眼泪:“小姐,我们没事。”
  “你们去上药吧”慕卿歌挥挥手:“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
  三人仍然跪在地上,执意不走。
  慕卿歌叹了口气,也跟着跪了下来。
  没多久慕成佑就迈着小短腿暴走而至:“你还知道回来?”
  “说!”慕成佑气急,拿起木棍逼问道:“今天又去哪里疯了!”
  慕卿歌一言不发,垂下头,眼睛却是乱转。
  未等慕成佑再次开口,寒歌狂奔进来,直接护在了慕卿歌身上,抬眼便已是泪眼婆娑:“老爷,爻儿只是一时贪玩,您就饶了她吧。”
  紧随其后的大夫人嘴角带着坏笑,冷眼看着地上的母女,没好气的说道:“老爷,我就说吧,偏宠偏爱是会宠坏的!瞧瞧瞧瞧,一个大姑娘家不在家里待着,成天野狗似的在外游荡,也不知道在外面勾搭什么人。”
  王迎讥诮道:“哎哟也不知道还是不是姑娘家咯~”
  “啪——”
  寒歌突然站了起来冲过去就是一个巴掌:“你敢侮辱我女儿,我跟你拼了!”
  一院子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两个夫人已经扭打在了一起,慕成佑赶紧扔了棍子走过去劝架。
  两个女人骂骂咧咧,又是抓头发又是拧胳膊,只是短短几秒,钗环首饰已经碎了一地。
  慕卿歌愣了一会儿才做出反应,赶紧爬起来去劝架。
  怎奈两个女人平时看上去一个比一个柔弱,真的打起来却是一个比一个凶残,王迎头发被揪了一大把,寒歌胳膊已经起了好几块淤青。慕成佑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把两人拉开。
  王迎力气比寒歌大,但是骂人却干不过出生市井的寒歌,被她言语激的怒火直冲脑门,她疯了一般掐住寒歌的肩膀,使劲往后推。
  慕卿歌也拦不住她,只得拼命护住寒歌。
  “还愣着干什么!快来帮忙啊!”慕成佑怒吼。
  一院的奴役守卫赶紧围了上来,却难以下手。
  慕卿歌使足了力气还是没能把王迎的手掰开,她只好换了个方向去拉王迎。
  寒歌虽然被掐的肩膀剧痛,嘴上却是一点都不留情:“王迎你这个毒妇,你祸害卿歌不成就杀了黄儿,你好狠的心!黄儿做鬼都没有放过你,你每晚睡得着觉吗?”
  “贱人!住嘴!你胡说!”王迎怒不可遏使足力气冲撞过去,十几年的积怨在此刻完全爆发,桂姨看着主子失控赶紧去劝架。
  寒歌不断后退,突然脚踝一扭摔倒在地。
  王迎就压在她身上,扬起巴掌就要打脸,被慕卿歌一把抓住:“大娘!你别太过分,你还想杀了我娘不成!”
  “哼!本来就是这个贱人先对我不敬,还敢污蔑我!你们都该死!”王迎浑身震颤,胸膛强烈起伏。
  一群人好不容易把她拉开,还没松一口气,就听见丁香撕心裂肺的喊道:“天啊!流血了!”
  大家这才发现寒歌此时蜷缩在地上,捂着肚子痛苦不已。
  慕卿歌看着地上的一摊血迹,完全懵逼了。
  桂姨赶紧喊道:“快!快叫白露过来!”
  面无血色的寒歌被安放在了引仙阁的主卧里,一群人担忧的围在周围,慕成佑更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白露脚下生风,很快就赶了过来。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静候把脉的结果。
  王迎有些憔悴,似乎有很不祥的预感。她擦了擦额头的汗,轻声问道:“白大夫,怎么样了?”
  白露悠悠叹了口气,凝眉道:“三夫人刚有不到一个月的身孕,却是保不住了。”
  王迎直接瘫了下去,还好被人及时扶住。
  慕成佑满眼的震惊,胡子都开始颤抖:“孩子?要没了?!”
  寒歌一脸的不敢相信:“你是不是搞错了,我都十几年没有怀过身孕了,这一把年纪了,怎么可能?”
  白露轻出一口气:“你们若是不信,大可请别的大夫来瞧瞧。”
  寒歌捂着肚子,一行清泪瞬间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下来,滴在了丝滑的锦被里。
  “哎哟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池玉岫牵着小惟走了进来,却见到一屋子的人神色都不大好。
  白露起身走到书案旁:“我先开副药清理子宫,窗户先关上吧,夫人现在不能受风。”
  池玉岫走近床边,看了看发髻倾倒的寒歌,又瞅了瞅衣衫不整的王迎,她惊讶的问出了心中所想:“妹妹,你这是,怀孕又流产了?!”
  寒歌没有作答,只是抬起幽怨的眸子看向了几步外的王迎:“你这个毒妇,当年差点害死了我的寒儿,今天又害我小产,我跟你不死不休!”寒歌突然下了床,就要扑过去暴打王迎。
  池玉岫一把搂住她,带着哭腔安慰道:“妹妹你现在可不能冲动啊,身子要紧,先养好身子再说。”
  慕成佑冷眼扫过王迎:“来人,先把大夫人带回去!”
  “老爷!妾身冤枉啊,妾身根本不知妹妹有了身孕啊!”王迎哭诉着被拖了出去。
  池玉岫好不容易稳住了激动的寒歌,掏出帕子给她擦着泪,自己亦是满脸泪痕:“妹妹,你的苦姐姐懂,当年我的第三胎何尝不是折在她手里。无奈当时老爷不在家,等老爷回来所有证据已经被毁灭!”
  她擦了擦眼泪,突然跪了下来:“老爷啊~您今天可是亲眼瞧见了?您一定要为妹妹做主啊!本来妹妹风华正茂,要生下这一胎本不是很难的。妹妹你也是,怎么还会和姐姐打起来,就算没怀孕,也不该如此啊。”
  寒歌失控吼了出来:“我怎么知道年过三十了还会怀上!我要是早知道怎么还会冲过来跟她争斗!她侮辱我的爻儿,我怎么可以忍耐!”
  她的声音已经有些喑哑,吼完就呜咽了,失魂落魄的捂紧了肚子。
  慕成佑一把搂住她:“不哭了,为夫一定给你讨回公道!”
  “公道?”寒歌冷笑:“杀人偿命吗?早知道当年我就带着寒儿一起去死!就不用进你家门受这些委屈!你已经毁了我的一生!还想把我的爻儿推入火坑!”。
  慕成佑焦急道:“我,我让爻儿早日成亲也是为了她好啊!那苍家多好的一户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