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九十三章 一点都不酷!

  再说了这情窦初开的大男孩啊,已经不是她喜好的那一口了。
  这时候婢子领着一群大夫敲了敲门,慕卿歌往边上一退,福了福身:“殿下好好养伤,我就先回去了。”
  慕卿歌转身就往门外走,刚到门口就看见了灵猫,原来它也闻着味道跟来了。
  一人一猫悄咪咪的摸回了引仙阁,一片寂静,看来刚刚出来的事没有被捅出去。
  主卧里烛火暗淡,似乎母亲已经睡了。
  刚要抬手拉窗户,一个声音隐隐约约传了出来。
  她停下动作,把耳朵贴近。
  “爻儿居然做了这样的事?”寒歌的声音有些激动。
  “正是如此,这才扰的焱王心智不宁,他没有谈情的经历,我看着也不像是个登徒子。”十方说道。
  “唉,真没想到爻儿一贯自持,喝多了居然会有这样荒唐的举动。”寒歌轻声说道:“也怪我当时没拦住她。不过我倒觉得这女子香也没那么烈啊,爻儿莫不是,故意为之吧?!”
  慕卿歌听的很着急,她迫切想要知道自己上次醉酒又干了什么丢人的事。
  “你当爻儿是你,从小泡在酒坛子里?”十方有些无奈,声音却是温柔缱绻。
  听的慕卿歌瞬间起了一层鸡皮,妈呀这个师父看来对娘有点意思啊~
  “我是泡在酒坛子长大的没错,谁让我家是做这个的!你怕是不知道,咱们爻儿,之前遇险还被殿下救过。你说那焱王殿下也是年少英才,若非杀戮过重无人敢惹。那心仪他的姑娘,还不是要叫媒人踏破了门槛。爻儿与他这一来二去渐生情谊,也未可知啊。”
  咱们爻儿?!慕卿歌震惊。
  “若真如此,可真是像极了你。”十方有些头疼了。
  ???
  慕卿歌十分不解,她满脑疑问,又贴近了窗缝一些。
  “唉,也是,这焱王殿下也是出了名的桀骜,据说皇上曾经赐婚,他都敢公然抗旨。我还以为他真如传闻所言,喜好男色呢。”寒歌声音娇软,听着却甚是欣慰的样子。
  “老实说,若真要与爻儿相配,我对焱王殿下十分中意。不说旁的,光是武学天赋,再有个十年八年,定然能超越我。既然他已经心悦爻儿,不如,就成全了他们。”十方说道。
  寒歌却是摇头:“他是个男人,难道这种事要女孩子去提吗?”
  “你也想爻儿像我一样,女追男?”寒歌说着说着伤感起来:“越是轻易得到越不懂得珍惜,你就随随便便离我而去。几年一个信儿都没有。”
  女追男?
  慕卿歌不由得脑补起来。
  “天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客房了。”十方无力安慰,只好告退,他们的关系哪是可以长相守的。
  “别走,”寒歌一把搂住他的腰:“你多陪陪我嘛~”
  慕卿歌腿蹲麻了,稍微移动了一下。
  “谁在外面?”十方警觉不妙,低声问道。
  慕卿歌起身拉开了窗子:“我回来了。”
  她跨了进去,看着愣在当场的二人,摊开手:“不好意思啊听了点不该听的。”
  “爻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十方紧张的问。
  “刚回来啊,你们继续,我去望风。”说着就要推门出去。
  “你都知道了。”寒歌有些尴尬,被女儿发现自己和别人的奸情,她脸色很不自然。
  “我就当不知道吧。”慕卿歌心情有点复杂,走了几步又停下:“我告诉你们,谁都别想给我安排婚姻,这件事我要自己做主。”
  寒歌勾勾手:“爻儿你过来,娘有话跟你说。”
  慕卿歌于是走过去,却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丁香紧张的小声催促道:“老爷来了!”
  十方二话不说,拿起配剑一闪身,就没影了。
  慕卿歌稍微调整了状态,走到床边。感慨着,要是天下奸夫都有这个素质,哈哈哈那不得满城豪杰一片绿!
  慕成佑挺着肚子走了进来:“寒儿,卿歌也在啊,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到偏房去,影响你母亲养病。”
  寒歌眉眼瞬间变得不耐:“我们娘俩聊些体己话,你来作甚?”
  慕成佑走近,身上还带着酒气,一看就是酒局完了刚回府。
  “这都过了好几天了,我来看看我的寒儿怎么样了。”慕成佑脸带讨好,关切的问。
  寒歌往后靠了靠:“好些了,你也赶紧回去歇着吧,这么大酒气,闻着就叫人心烦。”
  慕成佑放心了些:“王氏已经被为夫安排到别处去了,为夫特意在花园新修了一堵新墙,以后她住西边你住东边,你看可好?”
  寒歌问:“那后花园属于哪边?”
  “自然是东边。”慕成佑道。
  “这还差不多,好了,你回去吧,我也该睡了。”寒歌摆摆手。
  慕成佑又交代慕卿歌几句,就背着手出去了,丁香麻溜的关好了门:“恭送老爷~”
  不知是不是错觉,慕卿歌觉得今天老爹的脸色有点绿。
  “爻儿,既然你都知道了,娘也就不加掩饰了,十方才是你亲爹。”寒歌也没有多做铺垫,直接就说了出来。
  “你的天赋都是继承你的父亲,你要对他尊重一些,万万不可因为他与母亲的这段关系,,,”
  岂料慕卿歌非常淡定:“行,我知道了。不过,你们别想撮合我和焱王府那位。”
  寒歌一愣:“你,对焱王殿下无意?”
  “他嘛,人还不错,但我不爱。”慕卿歌摆摆手:“总而言之我的婚事我做主,你们别瞎掺和。”
  慕卿歌很明确自己的内心,只想恋爱不想结婚。无奈这是古代这个计划不好实行。她现在只想搞钱,成了老姑娘以后搬出去,过自己的自由人生。作为一个女儿家,估计除了嫁妆是分不到什么家产了。不奋斗不行啊~
  寒歌听了一脸凄风苦雨:“爻儿,女孩子,终归要嫁人的呀~”
  “我知道呀,娘你先休息吧,我去洗澡了。”说着边往外走,总算是知道师父为什么对焱王那么残暴了。自己的女儿被猥琐男偷窥,可不得一顿胖揍!:“这次师父出手太重了,我还是亲自下厨给殿下赔罪吧。不过你们可别误会,我可不是对他有意。”
  寒歌点点头:“你师父这回是冲动了,还好焱王没事。”
  慕卿歌说起这个又是一阵郁闷:“你说我师父都一把年纪了,怎么做事那么冲动,他这么敢作敢为怎么不带你双宿双飞啊!”
  就凭这一点,慕卿歌觉得他这个生父一点都不酷!!
  “他不忍心我们母女受颠沛流离的苦。”寒歌道,她又何尝不想离开那个曾经强暴自己的的恶心老男人呢?不喜欢的人对自己再好,也不过是令人生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