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九十四章 羽族后人

  慕卿歌想想也是,这官太太的日子,怎么也得比在外漂泊强。
  出了房间,慕卿歌却没有回偏房,而是径直飞向十方的客房。
  这边十方正舒服的泡在浴桶里,虽然心情不佳,但却十分放松。
  窗户猝不及防被拉开,慕卿歌毫不客气的闯了进来。
  “爻儿!你怎如此无礼!”他赶紧抓过毛巾盖住脖子。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慕卿歌也不知他在泡澡,赶紧背过身走到屏风后面继而说道:“明人不说暗话,师父,我是来找你补课的!”
  十方快速穿好衣服:“补什么课?”
  “我的轻功天赋不能浪费啊,趁现在骨骼没定型,你可得赶紧的教教我啊!”慕卿歌开门见山,从知道原主轻功不行后她就在计划这个。好不容易和师父重逢,可他又是往焱王府跑又是给母亲疗伤的,今天可算没得跑了!
  十方系好腰带:“何须补课,善于飞行,本是我们羽族的天赋。”
  慕卿歌听见个新名词,不由一愣:“羽族?”
  “没落异族罢了。”十方看了看四周:“我只需要帮你打通周身奇穴,你定然能一飞冲天。只是开奇穴需要一番功夫,在这丞相府,怕是不大方便。”
  “那要如何?”听到一飞冲天,慕卿歌不由激动起来。.
  “这样吧,后日起你母亲会去山庙小住,你也跟去。我明天去准备材料。”十方说道。
  慕卿歌突然想起来,他刚来慕府那几天,母亲就是老往庙里跑。。。
  “师父,你个渣男!”
  “什么?”
  压低声音,她说道:“娘怀孕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十方浑身一震,正要开口,却见她已经转身,跳出窗去了:“那就依计划行事。”
  飞檐走壁,王府落地。
  暑气还没开始肆虐,荷花已经绽开一大片。
  “什么人!”府兵发现了慕卿歌的身影,他们戒备地跑了过来。
  慕卿歌抬眼望向那些手持长刀的府兵,赶紧回答:“我是来看望焱王殿下的!”
  “那你为何不走大门!”队长发问
  “大门多不方便还要绕路。我跟你们魔衍将军很熟的。”慕卿歌正解释着,魔衍烈就从眼前的房子里走了出来。
  “都退下。”魔衍烈喊了一句,上前几步:“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看望焱王殿下的,我特地煲了汤。”慕卿歌提着食盒走过去。
  魔衍烈隐约闻到了一点香味,吸了吸鼻子:“那殿下可是有福了,这边请。”
  进到屋里,慕卿歌快步绕过屏风,只看到榻上侧卧着一个人。青丝散乱,一只手臂裹了布挂在脖子上。
  看着他仍然肿胀的半边脸,慕卿歌没忍住笑了。之前见到都是威风凛凛,不怒而威,没想到居然也有被吊打的时刻。
  听到这声嗤笑百里纵横睁开了眼睛,一见到是昨晚果断拒绝求亲的慕卿歌,瞬间眉头一竖:“谁让你进来的!”
  魔衍烈轻咳了一声:“殿下,卿歌是来看望你的,我总不好拒绝她的好意吧。”
  百里纵横脸上的伤口被表情牵动,不由龇牙:“本王不需要。”
  慕卿歌直接打开食盒:“哎,殿下,你要是想我就直接来找我嘛,不然也不用被我师父误会了。”她端出一大盆鸡汤,又盛了一碗出来。
  百里纵横听到这话,尴尬的想直接在她视线消失。
  十方前辈不是说好了不说的嘛?怎么让她知道了。
  “来,这是我起了个大早给您熬的浓汤。我可是八辈子难得起早床。你先喝喝看,合不合胃口。”慕卿歌舀起一勺,往面色窘迫的百里纵横嘴边送。
  百里纵横自然是不会领情,他别过头:“你大可不必如此,本王说了,不会找慕府的麻烦。”
  “这个我知道,殿下你不是仗势欺人的人。其实我今天是来道歉的。”慕卿歌放下碗,十分真诚的说。
  “我肯定是醉酒对您做了什么非礼事情。才让你误会了,我承认我是酒徳不好,您就当那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过。况且这种事,吃亏的都是女孩子,我都不在乎,您也别往心里去嘛。”
  百里纵横转过头,这个女人果然浪荡。当晚在他身上胡作非为,事后说得竟如此云淡风轻。想到这些天自己对她魂牵梦萦,他就觉得特别不值。
  慕卿歌见他眼露凶光,跟要吃人一般,赶紧放柔了姿态:“殿下~我知道我就是个妾生的女儿,配不上您。您这身份,能与您婚配的就算不是大国的公主也得是超品大元的嫡女。我哪敢沾染您吶~”
  百里纵横仔细洞察着她的眼神,这话显然是撒谎,是推辞。
  “如此那便作罢,本王向来不喜欢勉强,你走吧。”
  “殿下还没喝我的汤,就不算原谅。”慕卿歌又端起碗:“怎么,你怕我下毒啊。对了,好像你们皇室吃东西要试毒的,魔衍哥哥!”
  不远处的魔衍烈一愣:“你这丫头也真不把我当人,居然让本将军试毒,也罢。那我就喝上一口。”
  说着他就端起了碗,一副即将英勇就义的样子。
  一口下肚,魔衍烈咂咂嘴:“真香嘿!王爷您也尝尝?”
  百里纵横冷眼瞧着,别过脸。
  慕卿歌还想着要去店里看看,她起身走到食盒边,打开了第二第三层,端出碗碟放在小桌上:“殿下若是不肯给这个面子,我也没有办法。”
  盖好食盒:“我先告辞了,免得殿下没有食欲。”
  她转身就走,百里纵横挑眉:“这就是的态度?”
  慕卿歌唇角一弯,既然是你先喜欢我,这场游戏,你一定会输。她转过身:“殿下,我是个没有眼力见的人,您一副看到我就烦的样子。我哪敢继续烦你。”
  百里纵横冷笑:“哦?是吗?”
  他瞪了正在津津有味喝汤看戏的魔衍烈一眼:“你出去。”
  魔衍烈无奈的放下碗,乖乖退了出去。
  慕卿歌疑惑的看着他。
  “你过来。”
  慕卿歌再次回到床边:“殿下有何吩咐?”
  “你似乎很不乐意与本王成亲。”
  慕卿歌坐直了身体,这么不给王爷面子的事,我有做的那么明显?这货不是要为了面子,强娶了我吧?
  “回答我!”百里纵横斜睨着她。
  “也不是不想和你成亲。而是根本不想成亲。”慕卿歌皱眉。。
  “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