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九十六章 活该被拒

  寒歌一愣,老东西怎么给宝刹打的招呼,自己竟是以丞相夫人的身份被人迎接的。她心情顿时好了几分:“妾身正是丞相府里来的。”
  “夫人,小姐里边请。禅房已经打扫干净,您若有什么不满意,可以随时差遣我们调换。”中年尼姑一边走一边说:“贫尼法号无缘。这是无心,这是无情。”
  慕卿歌听了不由喉头一哽,这法号听着,怨气有点重啊。
  她不由得多看了这几个尼姑一眼。
  “哎呀!哪来的猫啊!”无心轻呼了一声。
  “那是我的猫,它很乖的的。”慕卿歌解释道。
  “姑娘清修还带着猫儿,怕是扰了佛门清净。”无情道。
  无缘不悦的扫了她一眼:“一只猫而已,无碍的。”
  “佛曰众生平等,我们人类修得,怎么猫儿就修不得?”慕卿歌语气淡淡的:“你们放心吧,它很通人性,不会搅扰到旁人的。”
  一行人被带到地方,稍微整理后,这才坐了下来。
  无缘三人刚走出门,无情就说道:“没见过这样礼佛的,太妃出家修行,都只带了一个贴身侍女。”
  “你就少说一句吧,也没碍着你什么事。”无缘斥责道:“你若是不能修身养性六大皆空,何必出家呢?”
  无情住了嘴,但是脸色还是有些不爽。
  无心拉了拉她的手:“好了,该用饭了。”
  一休息睡到日暮,在钟声激荡中,慕卿歌的美梦戛然而止:“什么时辰了?”
  子溪正在绣手绢,抬了抬眼道:“太阳下山啦!”
  “我师父怎么还不来?”慕卿歌有点着急,要不是为了一飞冲天,她才没空游玩呢,多拉几单业务不好吗。
  “今天不来明天也会来的,小姐何须着急。只是你白日睡了一天,晚上容易失眠。”子鱼有些担心。
  夜幕四合,焱王府燃起了盏盏明灯。
  婢女端着餐盘进了卧房:“殿下,该用晚膳了。”
  “怎么又是你,慕小姐呢?”百里纵横问道。
  “奴婢不知,中午慕小姐就没来,王爷还是不要等了。”她盛好饭,低着头走了过去:“这是小医仙开的药膳,能加快伤口恢复速度。奴婢喂您吧。”
  “魔衍烈去哪了?”百里纵横没什么胃口。
  “将军应该快回来了,最近他似乎很忙。”婢女低着头,碗一直高高端着。
  “你抬起头来。”百里纵横冷声命令道。
  那奴婢缓缓抬起头,却不敢抬眼。
  百里纵横道:“那就你来喂本王用膳吧。”
  她忐忑的拿起汤匙,朝百里纵横嘴边送。
  “你很怕本王?”百里纵横看她诚惶诚恐的,有些无奈。
  “奴婢,不是怕,是尊重殿下。”婢女始终不敢与他对视,她总觉得,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不容抗拒的威慑力,以至于一靠近,就想逃跑。
  “你下去吧。”百里纵横无奈,丫鬟和小姐哪能比,慕卿歌喂他喝汤的时候,虽然笨手笨脚,但不卑不亢话还多。就像一个悉心照顾弟弟的大姐姐。。。
  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百里纵横十分不解,这时魔衍烈推门进来:“殿下,我回来啦!”他脚步轻快,似乎心情极佳。
  “殿下怎么一只手吃饭,我来伺候您吧。”魔衍烈一靠近,一股浓烈的脂粉味扑鼻而来。
  百里纵横不悦:“本王重伤未愈,你倒逛起了青楼?”
  “我可没有!殿下您别误会,我这不是在店里忙活了一下午嘛。”魔衍烈开始明白在他答应慕卿歌帮她做代理掌柜时她诡异的微笑了。
  感情这妮子是要出卖自己的色相来吸引本来不大出门的小姐闺秀。这一天天的有了名气,女客越来越多,要不是太阳下山,估计这会儿还在铺子里被一群婆娘小姐缠着画眉呢。
  “是本王让你太闲了。”百里纵横语气中隐含着薄怒:“被女人包围的感觉如何?”
  魔衍烈干笑着端起碗:“实不相瞒,还不错。殿下怎么不让丫鬟喂你吃饭?”
  “慕卿歌呢?她就给本王送了一天的饭就跑了?”百里纵横不答反问。
  “她母亲不是病了嘛,上山养病她也陪着去了,怪我太忙了,忘了通知殿下。这估计不用等她回来,您手臂已经好了。”魔衍烈给他喂了口饭:“哎~这卿歌要是答应了您的求亲,哪用得着我来侍疾啊~”
  百里纵横想起这个胸口就堵得慌:“烈,本王就这么不讨女人喜欢吗?”
  魔衍烈放下碗:“非也非也!”
  “殿下玉树临风,丰神俊朗,怎么可能没有女孩子喜欢呢?别说女孩子,就算是我哪一天换口味了,也会倾慕于您吶~”魔衍烈挤挤眼,百里纵横瞬间黑脸:“好好说话。”
  魔衍烈轻咳一声:“只是这慕小姐实在不是温顺的女子,你看的她做的荒唐事就知晓了。她可是各大温柔乡的常客,你以为任性胡为,其实她已经不知不觉的攻占了京城大部分青楼女子的胭脂市场。”
  “当真?”百里纵横不信。
  “我何须诓骗殿下,反而要恭喜殿下。”魔衍烈拱手。
  “恭喜本王被打成这样?”百里纵横挑眉看他。
  “恭喜殿下终于有了喜欢的女子。而且,她还与众不同,值得关注!”魔衍烈很欣慰,看来陛下的嘱托有希望了。
  “她都已经拒绝本王了。”百里纵横有些惆怅:“感情之事,无需勉强。”
  魔衍烈坐了下来:“你未娶她未嫁,又不是没有机会了!这就是你们民族的不对了!”
  “你们雪族,过分男尊女卑,据说你们祖先,看中了谁家姑娘都是直接扛走的!太野蛮了!攻占中原后更是接受了中原的教化,以夫为天!尤其是位高权重者,根本就不会取悦女人。”
  魔衍烈有些激动:“你们认为女人本就该臣服于男人。”
  “你不是一直好奇我跟卿歌怎么不知不觉就混熟了吗。那是因为,我们很多观念一致,虽然我也不懂她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原人。为什么和我们所谓的西南蛮夷如此相似。”
  “在我们大荒,一般男人若是想娶谁为妻,是必须努力追求的,只有女孩同意,两情相悦才能得到大家的祝福。当然双方地位太悬殊的一般长辈也是会干预的,利益得失也是会纳入考量。”
  魔衍烈转头看向百里纵横:“再看看你们中原人,用慕卿歌的话来说,简直就是种马种猪啊!女人一辈子只能守着一个男人,男人只要有钱有势就可以拥有无数的女人。这对女人公平吗?”。
  “要我说啊,您被拒绝也是活该。你都没让人家女孩动心,怎么可能不被拒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