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九十九章 求而不得

  “那位女客态度十分强硬,但是魔衍掌柜并不买账,今天,店铺就被查封了。想来必定是樱公主的授意。”任命秀眉紧锁,她咬咬下唇:“这件事,是不是我们没处理好?”
  慕卿歌摇摇头:“真要是樱公主的话,那可就有些麻烦了。”
  还真是成也魔衍,败也魔衍,慕卿歌苦笑,突然抬起头:“子溪子鱼,你们去把楼上的房间收拾一下,最近几天我们三要住在这里。”
  子溪一愣:“我们不回府?”
  慕卿歌点点头:“回去干嘛,难得自由,就让老头子当我在山上礼佛吧。”
  魔衍烈走出公主府大门,脸色十分难看,一抬眼就看见了郁放。
  “公子,殿下找您。”郁放是百里纵横的贴身影卫,平时一般都隐藏在殿下周围,没有命令不会现形。
  魔衍烈不由蹙眉:“任性,你先回去吧,郁放,发生了什么事?”
  任性点点头就走了,郁放表情严肃:“属下也不是很清楚,据说是,陛下微服出宫的时候遇到了刺客。”
  魔衍烈隐隐感觉不妙:“殿下在哪?”
  “炼狱。”郁放吐出两个字。
  “这么严重?”他看了一眼公主府:“备马。”
  郁放答应一声,身影一闪就上了墙。
  公主府内。
  地面上碎了一地名贵瓷器,丫鬟们颤巍巍的跪了一地。
  “这魔衍烈也太不识抬举了!”樱公主衣裳凌乱,发髻微乱,显然是刚刚砸东西发泄的太过用力。
  “公主,您就消消气吧。”大丫鬟碧泠温声劝道:“魔衍将军已经做出让步了,您如此盛怒只为了一个小族王子,不值当的。”
  樱公主双颊绯红,绝美的五官也有些扭曲,杏眼里更是充斥着不甘和懊悔:“本公主从来没这么喜欢过一个男子,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在婚后遇到!”她气啊,要是他早一点出现,他也不会嫁给前夫那个闷葫芦啊。
  碧泠扶着她:“那魔衍将军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公主您何必如此呢?”
  “你懂什么!”樱公主转头瞪向她:“你懂什么,这世上哪还有人能比得上他!”
  碧泠愣住,这怎么说呢,情人眼里出西施,她就倒觉得魔衍烈没什么特别的。美则美矣,不过是个异族人,过于精美的相貌反倒失了男子气概,偏偏公主十分迷恋。自家公主就算是改嫁,也比他尊贵,这样貌美金贵的大国公主看得上他一个小族王子。他居然不领情!越想越不忿,但又不敢忤逆主子,她只得劝道:“公主,那人家不愿意,您也不能强娶啊。”
  樱公主慢慢的坐了下来:“是啊,自然是不能强娶,哼~”
  炼狱,地处皇宫最西边地底。
  魔衍烈快步进了地下三层,在狱卒的带领下走到了最后一间囚室。
  百里纵横转过身来:“烈,你来了,你来瞧瞧这个人。”
  魔衍烈只见铁架上绑着一个上身不着寸缕的男人,身上多处已是皮开肉绽。
  他拨开那人凌乱的发丝,鼻尖隐约闻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百里纵横用力一推,囚犯就转了半圈,他的后背暴露在魔衍烈眼前,脖子以下脊柱上,文着一个无比熟悉的图案。
  “你是大荒族人?”魔衍烈有些惊讶,他离开家乡多年,还是第一次在天泽国的京都遇到身上有大荒图腾的人。
  “他假扮店小二,意欲刺杀陛下。还好护卫发现的及时,这次负责保卫的不是本王,他被捕之后一直说着外语,隐约透露自己是来自南疆,皇兄才传召我入宫协助调查的。”百里纵横有些头疼:“他一口咬定,是受了大荒王的指使,才来刺杀皇上。”
  魔衍烈震惊:“我父王,这,怎么可能?!”
  百里纵横看向别处:“自然是不可能,可是他一口咬定,再加上他的刺青,本王估计,陛下已经信了几分。”
  魔衍烈一把抓住那人的脖子,用家乡话问道:“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百里纵横把手搭在他肩上:“别问了,本王各种办法都试过,他就那套说辞。”
  魔衍烈有些焦灼:“陛下准备怎么做?”
  “皇兄已经派了亲信去调查此事,另外,不打消他的疑虑,估计你和你的族人,都有点危险。”百里纵横垂眸:“最近你一天到晚不见人影,可有与外族结怨。”
  魔衍烈愁眉不展:“我待人向来宽厚,从未与人结仇。如此,恐怕是别族的阴谋了。”
  百里纵横点点头:“这件事一定要弄清楚,陛下本多疑,最近又就被几个儿子弄得焦头烂额。”
  “我会即刻寄信回去询问,此事不宜拖延,殿下可否帮我一个忙。”魔衍烈开口道。
  “何事?”百里纵横挑眉,还有什么事要紧的。
  “卿歌的铺子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暂时查封了,原因说来可笑。竟是樱公主在向我示威。”
  魔衍烈苦笑:“我跟公主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你看,你能不能帮我走动走动。”
  百里纵横却是不屑道:“百里樱以为是你的铺子所以发难?呵,她要是知道你只是代理而已,真正的掌柜是一个女人,你猜,她会怎样?”
  魔衍烈提起这个就有些心烦:“殿下,你可别嫌事不够多啊。”
  百里纵横冷哼:“那个女人拒绝我的时候,说的可是很清楚,她认为男人不可靠,如今她的生意,还不是靠你悉心经营才大有收益,她的事,本王不想管。”
  魔衍烈解释道:“殿下,你可能误会了,卿歌她、”她私底下也很努力的。
  “别说了,你可别告诉本王,比起你的族人,你更关心那个不知所谓的女人。”百里纵横打开折扇,扇着风走了。
  魔衍烈有些郁闷,怎么本来是要撮合他们两的,还教他误会了自己。
  百里纵横走出炼狱,唇角却是一勾。那个女人口口声声说不想依靠男人。如今魔衍烈琐事缠身,没了他的帮助,看她怎么运营。不来巴结自己这个亲王,倚仗着一个异族的外臣有何用。
  水月小筑。
  粼粼波光在月光照射下投射到了檐下。
  “老板,资料已经备齐了。”卡特递上一个木盒,里面是码放整齐的各项收据和账本。。
  慕卿歌点点头:“我开店的事情我爹不知道,明天的官司,就麻烦你们出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