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一百零二章 不期而遇的仇恨

  魔衍烈一连好几天没有去过店里,只是每天都有书信寄到水月小筑。没有魔衍烈的悦己楼确实冷清了不少,闲话扯皮的女客少了,直接买的客人倒是多了。
  这让慕卿歌不由得产生了一个想法,她打了个响指:“开会!”
  四个店员赶紧围了过去。
  慕卿歌面无表情的开口问道:“我来的少,不知道你们几个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老板,您的吩咐,我们一贯都有认真照做的。”任命第一个开了口。
  “是嘛?那有互相练习化妆技术吗?”慕卿歌说着随手拿起一个三色眼影盘:“卡特你来做模特,你们三个,每个人给卡特化一个妆,化的最好的,奖金十两。”
  四人同时抽了一口气,毕竟一个月的工钱不到二两,而这二两纹银,已经比隔壁端盘子跑腿的店小二高多了。
  卡特指着自己的鼻子:“老板,那我呢?”
  “你管账,要求可以低一些,我会问你一些问题,再综合你的账本考核,如果没什么大问题,加薪。”慕卿歌道。
  卡特眼里立刻冒出了小星星,算账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拿手好戏,父亲本来就是账房先生,要不是主人贪污受贿导致自己也受了牵连,才不会被变为官奴关在仆奴所遭了好几年的罪。
  午后,风动云变,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大雨。
  左右店里也是没什么事,慕卿歌换了身深色的衣服打了伞就带着灵猫出门了。
  只要我跑的够快,雨点就打不着我。心中如是想着,她在行人稀少的马路上瞬移了起来。
  只是皇城以外的排水系统做的十分不给力,没跑多远小腿以下就全湿透了。
  还是上房吧,她轻轻一跃,就跳上墙头。
  在大雨中狂奔,遇到远距离就撑着伞滑行过去。自从开通了奇穴,刚运功那一会儿,慕卿歌甚至有种自己根本不存在重量的错觉。
  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她就穿过闹市区,来到了豪宅一家挨着一家的承天街。
  阴暗的雨天很好的掩盖了她的身影,直到落地,慕卿歌都没有被焱王府的府兵发现。
  她躲进屋檐,四下一扫,居然半个人影都没看到。
  无奈焱王府比慕府大了三倍不止,她只好循着记忆往樱花林子那边跑。终于看到熟悉的建筑,她撑着伞轻飘飘的飞到了檐下。
  “慕小姐安好。”
  大门紧闭,两个面无表情的灰衣奴婢端端正正的给她行了个礼。
  慕卿歌看着这两个守灵一般的婢女,翻了个白眼:这个焱王内心是有多阴暗才把整个王府的下人都套上黑白灰的制服,他不觉得晦气吗?
  “谁在外面?”里面交谈声戛然而止,传出一个低沉磁性的男声。
  慕卿歌没有回应,只是轻声问婢女:“有客人吗?”
  左边的婢女回答:“是~”
  慕卿歌有些纳闷,这焱王府她也来了好多次了,从来没遇到有客登门。既然今天破天荒的赶上了,怎么好意思打扰。于是不等婢女说完,转头就走:“那我明天再来。”
  刚迈出去没两步,身后的房门吱呀一声就开了,慕卿歌好奇的回过头,不由得愣住。
  怎么会是百里跃!
  她赶紧转了回去,身后却有出现了一个女声,娇娇软软,十分耳熟:“夫君,是谁呀?”
  慕卿歌赶紧瓮声瓮气的说了句:“打扰了,我一会儿再过来。”然后转身就走。
  慕其姝缓步踏出门槛,抬眼看了看天色:“这么大的雨,夫君,我们现在回去吗?”
  百里跃答道:“还有事情要处理,走吧。”说着拿起了靠在门口的大伞,撑开,拥着慕其姝走进了雨幕当中。
  “夫君,方才那女子是谁啊?”慕其姝回想着那个消失在廊下拐角的背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十九皇叔的事情,少过问。”百里跃说罢微泯着唇,把雨伞向自己这边倾斜了一些。
  慕卿歌靠在拐角的墙边,心跳莫名加快,一种难以言说的难受直冲脑门。玛德怎么在这都能遇到这两个狗男女!
  一丈外窗户应声而开,百里纵横探出半个脑袋:“你来了。”这声音虽然清冷,但隐约还透着一丝自己都不易察觉的兴奋。
  慕卿歌若是没有心神不宁,便可以明显的感知到,可惜此刻她心乱如麻,莫名的难受让她一股无名火直冲脑顶。
  “喂!”百里纵横见他呼吸急促心不在焉的根本没听到自己说话,不由得有些恼火。
  慕卿歌回过神,脸上瞬间绽放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殿下!”
  然后走到窗口,直接爬了进去。
  百里纵横回到茶几前盘腿坐下:“你就不能走门么。”
  慕卿歌毫不在意的走到他对面坐下,把身前两杯子往旁边一推。直接把猫放了上来:“懒得绕路嘛,多日不见焱王殿下,靓仔,快跟殿下打个招呼吧。”
  百里纵横嘴角扯起一抹嗤笑,却见灵猫乖乖的朝自己伸出了一只爪子,悬在了空中。
  他十分不解:“这是要作甚?”
  “和你击掌哇,快把你的爪子也伸出来。”慕卿歌催促。
  百里纵横无意识的伸出手,和灵猫碰了碰。猫爪很是温软。这时他突然想起来,这个女人管自己的手叫什么?!他的视线从灵猫的大眼睛上移开,转而看向慕卿歌。
  慕卿歌把猫放回地上:“行了靓仔,玩去吧!”
  灵猫听了转头就跑到了窗台,它一靠近,刚刚还在鸟架子上唱歌的鸟儿,慌忙展翅,毫不犹豫的逃离了这栋危险的房子。
  百里纵横收回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慕卿歌拿出一个空杯凑了过去,百里纵横也顺手给她倒了一杯。
  “看样子殿下恢复的不错,这样我就放心了。”慕卿歌笑嘻嘻的说道。
  百里纵横却是冷哼:“那是自然,本王的身体向来强健。”
  “那就好,今天闲来无事,特意过来看望殿下。既然殿下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那我就不用天天送汤了。”慕卿歌像是松了一口气。
  百里纵横一愣:“你是说,这几日那些奇奇怪怪的汤是你熬的?”
  “那倒不是,是我吩咐我家子鱼熬好了送过来的。”慕卿歌轻呷了一口香茗,感觉心情好多了。
  百里纵横心中涌上淡淡的暖意,却又想起了刚刚的一幕,不由有些不悦:“你方才心不在焉的,是因为太子么?”
  慕卿歌刚刚平静下去的心情,被他一句话重新燃起,她不悦的看向百里纵横,却在接触到他深灰色的眸子以后,垂下了眼帘。。
  百里纵横轻笑:“果然,你还是对太子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