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一百零四章 黑红出道

  母亲庙里念了一个月的佛,女儿就在城南作了一个月的恶。
  慕卿歌早就研究过了,要想彻底终结议亲进程,只有两个方向可以考虑。
  第一是像焱王殿下那样,高端路线。本身够狠辣,一言不合就拔刀。孤僻残暴,横行霸道,满朝权贵无人敢惹。
  据说十九皇子辅助新皇登基封王以后,主动交出三十万兵权,仍保留了三万亲信。因为这三万府兵皆是精锐,故有言官进言,称其本就功高震主,佣兵三万恐有异心。结果那位大人还没说完,就被一刀砍死,头颅飞出去好几丈远。
  焱王眼睛都没眨一下,还放出狠话:“本王若是想夺储,早已登基为皇!何须尔等鼠辈在此多言。以后若是再让本王遇到这种挑拨离间居心不良之人,无论是谁,格杀勿论。”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头,在后来的大半年里,焱王大刀阔斧,成了新皇铲除异己的利刃。各级重臣大换血,慕成佑就是那时候被推举上位的。
  处理了一批不好用的,新的一批本就是皇帝之前的亲信。朝局算是稳当下来,群臣开始推选太子,皇亲忙着婚配押宝。皇后首先站了出来,向皇上求了恩典,一纸赐婚就把自家侄女安排给了焱王殿下。
  岂料焱王直接抗旨,一副对女人全无兴趣的样子。又因成日与外族美男出双入对,形影不离,导致流言四起,很多人也就歇了心思。再加上焱王征战多年,杀戮过重,自带鬼见愁气场,胆子不肥的也不敢在他眼前晃。久而久之,就没人觊觎焱王妃的位置了。
  第二种就是如徐无缺一般,低端恶俗路线。总结来说就是,只要我名声够臭,就没有人敢要我。
  徐无缺的老爹也是军营出身,早年活跃在东北战场。原本也是个贫苦人家的穷小子,七八年来在战场上立了不少功劳。步步高升,愣是从一个士卒升成了右将军。回朝以后论功行赏,被先皇封了大将军。
  徐将军重情,拒绝了一众名门闺秀,以大将军的仪仗迎娶了家乡那位等候自己多年,变成了老姑娘还执意不肯嫁与他人的青梅竹马。
  徐夫人大婚之时已经年过26,婚后两年却一直无所出。她忍痛亲自张罗着给夫君纳了三房小妾,也只是生了两个女儿。直到自己29岁之时,终于怀上了徐无缺。
  徐夫人怀孕期间,全府上下极为小心,还是差点被那个无所出的侍妾害得差点滑了胎。好不容易熬到了分娩之日,又差点因为难产性命不保。万幸母子福大命大,艰难产下了一个大胖小子。
  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自然是宝贝的不得了,徐掌使夫妇觉得人生已经圆满,没有缺憾了。
  徐将军平日公务繁忙。新皇登基以后,又是升了掌兵使统领三军,自然就疏忽了儿子的教育。徐夫人对孩子又是溺爱的不行,真真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徐无缺也是打小就顽皮,学习不用功,练武不吃苦。十二岁便和侍女有了肌肤之亲,具体亲到哪一步,慕卿歌没问出来,徐无缺死活不说。
  十四岁以后,徐无缺便开始在一些恶仆的挑唆下调戏美女,拈花惹草。16岁已经成了各大青楼赌档的常客,挥金如土,风流成性。
  徐无缺本来也有些从小玩到大朋友。后来有的人家怕自家孩子跟着学坏了样,明令禁止和他来往。至于那些攀着关系蹭吃蹭喝心怀怪胎的,都被徐夫人以各种手段赶跑了。
  此时已经声名狼藉的徐无缺只有一干仆从跟随,他心中郁闷,便越发犯起混来。每天睡醒吃饱还有花不完的钱,表面风光无限,然而因为没有更高的追求,内心空虚的不得了。于是为找乐子作出天际,臭名昭著,再没有好人家敢把闺女往徐府送。
  同朝为官地位相当的瞧不上他徐无缺,家世门第远不如徐家的倒是经常派了媒人往徐府跑。无奈徐夫人自认为自家儿子是顽劣了些,但怎么着也是三品大元的长子,太过一般的家世她还真看不上。这样一来,徐无缺也就和娶妻这件事绝了缘,当然家里已经被各路小妾塞的满满当当。
  慕卿歌很明确,焱王那套是学不来了,别说身家背景不够,杀人的事她可干不出来。但是徐无缺这样嘛,混子纨绔太好当了。
  ‘臭味相投’的徐家霸王和慕府恶少组合,不到半个月已经成了城南居民的噩梦。
  为什么不去城北,城北多是皇亲权臣,随便一家铺子可能背后老板就是哪个王爷啊皇子啥的。估计很快就有可能传到老爹耳中,这么一闹腾还不名声还没打响,就被绑了!
  要说这纨绔子弟,败家娘们,还真挺舒服的。无所事事成天带着一帮子恶仆走狗处处惹事生非。在街上看到了稍微有点姿色的,不管男女老少,都给他揩一揩油;从街头吃到巷尾就算不给钱人家也是敢怒不敢言;偶尔偷看泼辣寡妇洗澡,惹得整条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强迫强迫那些看不顺眼的男掌柜穿穿女装,简直不要太欢乐!
  在慕家七少出现之前,人们从来以为最顽劣也就徐缺德那样了。谁料认识了慕家七少以后,欺男霸女都是小事,男女通吃才真是叫人恶心!
  多次有人亲眼目睹,那慕家七少看到相貌清秀的少年童男,直接就当众上手毫不客气,有些更是直接绑进青云客栈。出来的时候便是一副衣衫不整,羞愤欲死的样子。人们一看可想而知,这些可怜的孩子遭遇了何等的不幸。
  一来二去,姿容相貌稍微好看一些的人,门都不敢出了。都是平头老百姓,惹不起惹不起!
  有一日慕少爷闲来无事在戏楼里听戏,不知怎么的就和一个少妇吵起来了。那妇人本来也没打算和一个毛头小子计较,岂料慕少爷无理搅三分,愣是说了一些难听至极的话把她气的半死。那妇人本就是御史大夫长子的外室,仗着自己有所依仗,哪受得了这个气。结果两人就打起来了,这一打不要紧,一时间是珠钗满地撒肚兜漫天飞。。
  看热闹的这才惊觉原来这慕七少爷竟然是个女子,于是又有了诸多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