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一百零六章 贴心棉袄

  寒歌揉了揉眼泪:“你和寒儿都是娘的心头肉!自然是会有所交代的!只是我哥你亲爹的事,怕是不好告知于他。”
  “当然不能说!说了我哥那个小古板肯定三观尽毁世界崩塌的!”慕卿歌肯定的说道。
  “那你们接下来如何打算?”慕卿歌眨眨眼睛,询问的目光来回扫视。
  寒歌叹了口气:“自然是要回府再熬些时日的。我倒有个计划!”
  “说来听听?”慕卿歌两眼放光。
  “从这回府以后,我就装病,等到了合适的时机,我就装死!你们看如何?”寒歌问道。
  慕卿歌却是不大赞成:“怎么装死。难道真的有假死药这种东西啊?!”
  “你怕是不知道,你爹一手点穴功夫十分了得!再加上药物配合,很容易成事的!”寒歌瞧了一眼十方,满目柔情。
  “可不是十分了得,我现在还感觉身上酸痛呢!其实女儿也有个想法,我们可以纵火!随便拉个体型差不离的假扮成娘,这样岂不是更加干脆利落。还省的挖坟!”
  十方点点头,又摇摇头:“爻儿,你这狠辣劲儿跟谁学的?”
  “自然是跟王迎那个恶婆娘学的咯~你看她手下的丫鬟婆子,哪一个手脚是干净的!要是可能啊!我真想把慕清欢或者慕其姝拖过来点了!”慕卿歌想到这些人就来气。平时不去想还好,仔细一翻原主的记忆,真的是觉得直接杀了太便宜她们了!
  寒歌和十方对视一眼,寒歌完全赞同,十方却略有疑虑。
  “以后再说吧,夜深了,该睡了!”寒歌道。
  “嗯,是有点困了。”慕卿歌说着脱了鞋又脱外套,直接上了床,麻溜的滚到最里边:“爹爹快来睡觉觉!”
  十方摇头:“你们睡吧,我去山洞!”
  “这床够大了!爻儿可是从来没有和爹娘一起睡过呢,这以后若是嫁出去了。可就没得机会咯!爹爹你确定不过来吗?”慕卿歌睁着澄澈的眸子,巴巴的望着十方。
  十方略微迟疑,终是脱了外衣躺在了最外面。
  慕卿歌絮絮叨叨的:“刚才上山的时候,我见林子里面绿光点点,可吓死我了!爹爹你一定要保护好我们母女啊~”
  小奶音又萌又甜,听的十方心头一软,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你胆子也是够大的,大晚上也敢独自上山。对了,你的猫呢?”
  慕卿歌想了想:“哦,它晚上很是活泛,估计在林子里玩嗨了吧!”
  “那我吹灯了。”十方低声问道。
  母女两点点头:“吹吧。”
  十方朝烛火挥出一股掌风,室内一暗。
  慕卿歌翻了个身,面向墙壁犹自感慨,哎!好不容易遇到个喜欢的类型,武功盖世成熟稳重的大侠啊~怎么是我亲爹呢!
  哎——这里先实力羡慕一波美人娘亲吧。她眨眨眼,又翻过身来:“爹,你和娘当初是怎么搞,怎么在一起啊?”
  ……
  第一天一早,寒歌被一阵嘈杂声吵醒。睁眼一看,女儿正在呼呼大睡。空着的半张床昭示十方已经不知去向,估计是晨练去了。
  窗户半开着,只见一只通体乌黑呢猫儿正在窗沿下呼呼大睡。
  丁香敲了敲门就进来了:“夫人。夫人您醒啦!”
  “外面何故喧哗?”寒歌有些迷糊。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丁香念了句佛号:“屋门口有一条长长的血迹!哎呀可吓人了!”
  寒歌一惊,瞬间清醒了不少。
  慕卿歌被她们的谈话声惊醒:“嗯?娘?怎么了?”
  “不得了了,我见不得血光!丁香你快去清理干净!”寒歌吩咐吩咐一声转头跟慕卿歌说:“你若是没睡醒,就继续睡吧。”
  慕卿歌却爬了起来:“什么情况啊?”她穿好了鞋,披上了外套,揉着眼睛就往外走。
  好不容易把模模糊糊的视线揉清楚了,定睛一看,好家伙!一条狰狞的血迹从屋门口直接延伸到视线尽头,看样子血流量很大啊,也不知道是不是人血。
  想到这里,她吓了一跳,昨晚发生了凶杀案?!!
  “阿弥陀佛,无意搅扰了夫人安眠!还望夫人见谅。”问候的正是无心。
  慕卿歌赶紧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这是什么玩意的血啊!”
  “施主莫慌,贫尼已经派人去查看了。”无心又了一句:“山中多有猛兽,闻这味道,应该不是人血。”
  “无心师太!无心师太!”一个小尼姑跑了过来:“查探清楚了,是一只五彩斑斓的镇山兽!就在溪桥边,已经死了!”
  慕卿歌一听到镇山兽,瞬间意识集中无比清醒,镇山兽何许兽也,可不就是大老虎吗。
  天泽国丛林密布,猛兽颇多,在城郊都能听到老虎吃人的传说,今天居然遇到了,可不得去亲眼看看!
  想着心绪就沸腾了起来:“靓仔!快快快!有肉吃了!”
  灵猫早就被她们吵醒,正迷迷糊糊一脸的不高兴,一听到主人叫自己的名字耳朵就竖了起来,跟着跳下窗沿出去了。
  沿着血迹一路追寻,没走出三十米,慕卿歌就在溪桥边看到了一只花斑大老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已经僵硬。只有那浑身蓬松柔软的毛,在晨风中轻颤。
  周围围着不少姑子,慕卿歌拨开人群凑的更近,只听周围有人议论道:“你看你看它腹部有疤痕,好像就是三年前咬死灵慧师太的那只!”
  “哟!还真是,不会那么巧吧!”
  “准是那只恶虎没错了!”
  跟来的灵猫惊叫一声,冲到了老虎身前,凑近嗅了嗅,站在了老虎头顶,巴巴的望着慕卿歌。
  慕卿歌蹲下细细查看,灵猫的爪子里尚存一丝血迹,用力搬开老虎的头一看,它脖子上的伤口并不大,只是刚好被利器撕裂了血管,流了一大摊血。有的淌进了溪水里,一条血迹在碎石草叶之间,已然凝固。
  慕卿歌不敢置信的掰开灵猫的嘴巴,量了量它两颗半指长的獠牙。又在老虎的伤口上比划比划,越发的不敢相信。
  灵猫蹭了蹭她的手掌,又把一只前爪按在老虎头上,低低的叫着“喵喵喵~”
  慕卿歌一屁股坐在地上,丁香赶紧去扶她:“小姐!您怎么了这是,快起来。地上凉!您要是害怕,咱就别看了,奴婢扶您回去休息。”
  “不不不。”慕卿歌跪坐在地上捧起了灵猫:“我的祖宗哎!你不要告诉我,这老虎是你弄死的吧!你丫也太猛了!你这小身板怎么做得到啊!”
  灵猫看着也就比成年的布偶猫大一点点,怎么看也不像是能撂倒比它重数十倍的大老虎的生物啊!
  可是它这一副邀功的样子。。。
  “你丫是不是开挂了!”。
  慕卿歌突然想起来,这货有毒啊,剧毒!随后又翻看起了老虎的伤口,果然和那些被它咬过的人有些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