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变王妃关不住 > 第一百零七章 山珍野味

  收到寒歌的信之后,慕成佑提前派了人来接夫人回府。
  日头蒸发了兰草上的露水,驱散了晨间的凉意。负责迎接夫人回府的队伍,也到到达了庙门口。
  慕卿歌一见到上次护送自己上山的护卫,就笑开了花:“好久不见啊大兄弟!”
  她拍了拍领头的胸膛,啧啧道:“你们来的正好,我们昨夜里打了一只老虎,正等着你们来抬呢!”
  领队一愣:“小姐,您说笑吧,这老虎那么凶猛的野兽,您这小身板怎么可能。。。”
  “阿弥陀佛,你们就快把这老虎弄走吧!”无缘走了过来:“这两天整个寺院都人心惶惶的,不过这头吃人的恶虎总算是死了,佛祖保佑啊。”
  寒歌一行人早就收拾妥当,等着他们扛起了老虎,就跟在后面步行下山。
  好在下山路不算难走,一大队人只花了半个多时辰就到了山脚。
  山下已有两辆马车,等候多时。
  慕卿歌扶着母亲上了其中一辆,然后招呼了丁香上了马车,自己则看上了护卫领队那匹高头大马。也不是不会骑马,不过来到这个世界还真就没自己一个人骑过。她朝领队摆摆手,然后一抬腿跨了上去。
  领队有些不放心:“小姐您当心啊,山路不是很好走。”
  “知道了,我慢一些就好了。靓仔,快上来,麻麻带你兜风。”慕卿歌话音一落,煤球一般乌黑的灵猫就冲自己跑了过来。
  黑影一闪,就爬上了马,钻进了慕卿歌怀里。
  子溪子鱼跑了过来,十分的不放心。
  “小姐!您别闹了!快下来,您小时候被马踢过,不是向来都害怕马的吗。快下来吧!别让奴婢们操心呐!”子溪苦口婆心劝着。
  慕卿歌不耐烦的摆摆手:“你们去坐马车吧,不用管我。”然后一挥鞭子,马儿疼了撒腿就跑。
  开玩笑老子不会骑马?每交一个男朋友就学一个新技能知道吗?慕卿歌如是想着,双手却死死的抓紧了缰绳,两腿也是十分用力的夹紧了马腹。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到了城里,由于那只捆绑在大老虎太过引人注目,甚至有不少人尾随。
  穿街过市,慕卿歌身穿一身利落的白色劲装。长发被扎成一个高马尾,只是简单的别了一支木雕的发簪,长眉入鬓,猫眼妆更是像极了怀里的灵猫。
  她此刻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懵懂少女,倒像是一个春风得意的新郎官。
  直到进入北城区,街道才变得宽阔起来。
  听到夫人快到家门口的消息,慕成佑放下了茶盏,笑眯眯的迎了出去。
  阔别一个月没有见到自己的宝贝大美人,甚是想念。
  慕卿歌在队伍最前面,一到家门口就跳下了马:“爹!你怎么在家,今天沐修吗?”
  “知道我的宝贝女儿今天回来,特意请了假。爻儿,你怎么是骑着马回来的?”慕成佑打量一圈慕卿歌:“什么时候学的骑马,爹怎么不知道?”
  慕卿歌从包里掏出一个香囊:“您公务繁忙,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不提这个,你看,这是女儿给您绣的香囊。里面可是有我和娘亲手抄写的佛经,还在佛前供奉了七天呢!”
  慕成佑收到礼物自然是很高兴,直接就挂在了腰间。
  丁香扶着寒歌下了马车,缓步走上了台阶。
  慕成佑见她脚步虚浮,赶紧走近要去搀扶:“寒儿!这一个月过去了,你怎么瞧着比之前还虚弱。”
  寒歌轻轻抓住他的手臂:“前几天夜里着了凉,有些头晕罢了,不碍事的。”
  “三姨娘还真是我见犹怜呢。”一个脆生生的女声传入耳中。
  慕卿歌转头一瞧,悠哉悠哉的福了福身子:“姐姐回来了,还真是好久不见呢!”
  “你还认得我这个姐姐,哼~”慕卿欢斜睨了她一眼:“妹妹好大的仪仗,姐姐还以为,是有皇子啊公主之类的贵人造访我们慕府呢~”
  慕卿歌却不以为意:“怎么会呢!姐姐真是喜欢说笑。”
  随即背过身不再理会,拉着慕成佑的手说:“爹爹,女儿这次从山里出来,给您准备了一道好菜!”
  慕成佑看向女儿:“难道是,逮到了什么山珍野味?”
  “爹,您看!”慕卿歌遥遥一指。
  慕成佑这才看向队伍的末尾,那斑斓的花纹一入眼,他就不由得迈着小短腿跑下了台阶。凑近一看,真真是好大一只老虎,他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半晌才回头问道:“爻儿,这老虎!你是怎么得来的?是跟山里的猎户买的吗?这得多少银子,你哪来那么多银钱?”
  他有转过头去,犹自震惊不已。
  慕卿歌抱着灵猫走近,它现在是越来越沉了:“不是买的,是我溜猫的时候打的。”
  慕成佑不相信:“哈哈哈哈爻儿你可别逗弄爹爹了,这么大只猛兽,,,”眼见慕卿歌唇角微勾,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样子,他又看了看黑猫:“爻儿,你说的,都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寒歌含笑走了过来:“爻儿为了抓这只老虎,还险些受了伤呢!这就多亏了十方恩公教的一身好轻功。”寒歌摸了摸灵猫的头:“呶~这个小家伙就是打虎的主力。”
  慕卿歌大言不惭的说道:“我们娘俩在庙里啊,听说这叠翠山一直有老虎出没。几年前还咬死了一个尼姑呢!我们一直以为是传说,谁晓得那天晚上在林子边赏月,就给撞上了!女儿胆小,运功就跑。可是这猫儿居然是毫不畏惧,甚至还想冲上去与它玩耍!
  爹你知道的,这灵猫可是女儿的半条命啊!曾经对女儿有过救命之恩,我断然是不能抛下她就跑的,就飞上屋顶劝它回来。它却是不听,,,”
  王迎和池玉岫相继从大门里出来,一见这场面吓了一跳。
  “啊呀!哪来的大老虎啊!”王迎说着就要往前看个仔细。
  慕卿欢一把拉住她:“娘,且慢。”
  王迎不解的看向女儿。
  慕卿欢抿了抿嘴唇:“听她们的意思,那老虎是慕卿歌和它的猫一起打死的。”
  王迎用帕子捂住了嘴:“怎么可能!”
  “那母女本就邪性的很,说不准真是山里的狐狸成了精,您就别往前凑了。”慕卿欢斜眼看着她们,眼色也带着几分忌惮。
  “呵呵呵呵~”池玉岫捂着嘴从她两身边走过:“哎呀妹妹可算回来了,卿歌啊,小惟可想你做的酸奶布丁啦!”
  慕卿歌转过头,却没见着小惟:“哎?小惟呢?”
  “他半个月前去武馆学武了,说是家里只有个师父没人陪练,无聊的紧。要晚膳前才能回来呢!”池玉岫走近板车,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她看向那只身上依然大片血污的老虎,不由啧啧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