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四十四章 防备

  飞在心里赞叹道:“还是老大有办法……厉害,厉害啊!”
  骆执屿看着已经出神的飞蹙眉问道:“想什么呢?听不见她电话一直响吗?还不帮忙接一下!”
  飞瞬间回了神,手忙脚乱的跑过去,“哦,我找找她电话放在哪了?”
  骆执屿无奈的仰头看天,“在上衣口袋里!”
  飞慌慌张张的将手机掏出来,见屏幕上闪烁着,【周扒皮Aimee】。
  他看了眼骆执屿犹豫着问道:“要接吗?”
  “估计是她朋友吧!接一下不要让对方担心。”
  飞按下了接通键,还没等说话呢,对方咆哮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初伊,你干嘛去了!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
  飞:“哦,哦,我是那个,我是初伊的朋友,她喝多了,我正要给她送回去的。”
  Aimee听到是男的声音,胸腔里顿时蓄满了怒火。
  她太了解初伊了,要不是必不得已她绝对不会喝酒的。
  而且对面还是个男的,这更加让她开始担心起来。
  “你们在哪儿?站那别动,我现在去接她。”
  飞小声询问骆执屿的意思,骆执屿甩了句:“告诉她我现在送她回酒店。”
  说完,便抬着两个醉鬼上了车,将三个人都锁在后排的座位处。
  这次骆执屿亲自坐上了主驾驶位,飞飞连忙跟了上去,“我们现在去哪儿?”
  “先送笙歌吧!到时候车给你,你在送冉冉回去。
  我在那个酒店有房间,晚上就让骆琦在那边睡一下算了。
  你送完冉冉在回酒店接我,我回俱乐部去睡。”
  飞连连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在后面昏睡的三个人,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看笙歌。
  虽然她是闭着眼睛的,但依旧能看出她美的让人惊艳。
  有点儿薄荷的凉,又有些石榴果实的透。
  原来她长这个样子,这算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吧?
  以前在手机里无话不谈的朋友,竟然现在才见面,这一刻来的似乎太晚了。
  骆执屿看右侧倒车镜的时候,恰巧余光看到了飞在看着后方出神。
  “在看什么?”
  飞尴尬的笑了笑,“哦,没什么。”
  骆执屿从倒车镜里看到熟睡的女孩,竟也生不起气来。
  他这个人最怕麻烦,最不愿意给自己没事找事,所以向来都是独来独往。
  他眼尖的看到她脖子上的项链,这个应该就是骆琦做给她的,按照他的意见做了一个鸽子的图案。
  她将它戴在脖子上,应该会是很喜欢吧?
  他们到了酒店后,飞下车调到了驾驶位置,骆执屿一手架着骆琦,肩膀上扛着初伊,艰难的向酒店大堂走。
  飞在车里大声问道:“用不用帮忙?”
  他并没有停下脚步,回了句:“不用了,你一会在这等我就可以。”
  他刚入酒店便看到Aimee手握着电话焦急的在酒店大堂来回渡步。
  她看到初伊是被扛回来的造型时,顿时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她大步流星的走向骆执屿,质问道:“她怎么了?”
  “她喝醉了,我帮你送回房间去吧!”
  Aimee白了她一眼,执意要把她从他的肩上扶下来。
  可能是动作撕扯的有些大,初伊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她双手扶着Aimee的脸,笑嘻嘻的问道:“是Aimee吗?李海媚……我看你怎么是三个影啊?
  你别晃啊!我好晕啊!”
  Aimee心里生气但又无可奈何,将初伊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她看着骆执屿身边还有一个醉酒的女孩,对骆执屿说道:“我家初伊不会喝酒,希望下次别弄成这样回来。
  哦,对了,以前的事情她要是能忘就别让她再想起了,我根本不想看到她回到那段日子,还请拜托你不要再和她提起那个人的事了。”
  她说完便拖着初伊离开,骆执屿看着两人艰难行走的身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在转头看着满脸酒红的骆琦,烦躁不安的情绪顿时涌上心头。
  一天就给他找事儿,没一刻能消停的时候。
  他的房间和初伊的房间在一个楼层,他下电梯的时候正巧看到初伊双眼呆滞的站在房门前看着他。
  他蹙眉有些担心的问道:“你怎么出来了?你朋友呢?”
  初伊傻笑着没有回答,眼睛里有些红,泛着一丝泪光。
  骆执屿见到她摇摇欲坠的模样,连忙上前想要去扶着她,她笑着晃晃悠悠的向前走了几步。
  骆执屿再次询问道:“你朋友呢?”
  初伊的胸前起伏了几下,骆执屿惊恐的瞪大眼睛,本能反应是想后退,没想到骆琦挂在他的胳膊上,身手变得不那么灵敏,初伊又上前抓住了他的衣服……
  “呕~”
  骆执屿认命的闭起眼睛。
  浓烈的酒精味道有些刺鼻,骆执屿心里仿佛有一万只蚂蚁在啃咬他。
  “呕~”
  又来!!!
  她是把自己当作垃圾桶了吗?
  “初伊?我的姑奶奶,你怎么跑出来了?”
  Aimee的袖子卷起,手上还有水渍,看到面前的一幕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尤其是骆执屿那一张痛不欲生的脸,心里更是爽快了。
  活该!
  让他带初伊去喝酒,这叫自食恶果。
  骆执屿见她幸灾乐祸的表情,眯着眼问道:“你还不把她带回去吗?”
  Aimee踩着极细的高跟鞋脚下生风的走在他面前,扶着初伊故意说道:“我就给你放个洗澡水的时间,你怎么偷偷跑出来了?
  瞧瞧还把人家衣服吐脏了。”
  初伊除了傻笑也听不进去什么,Aimee装着教训完初伊,目光看向骆执屿一副客套的表情,“真是抱歉,骆先生别介意啊!您把衣服交给我,我帮你送去干洗?”
  骆执屿自认倒霉的说了句:“不用了!”便拉着骆琦进入到旁边的房间。
  Aimee看着他的背影勾起了嘴角。
  她承认他非常帅,而且自身带着独有的魅力,穿着到谈吐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良好的教养。
  如果他只是一个路人,她会赞成初伊和他走的近一些。
  但只要是沾上了某人的名字,Aimee顿时会激起自己的保护欲,不能任由初伊重新跳入那个圈子,想起那段灰暗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