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五十章 重大新闻

  初伊环视了一圈听着Xm对她简单的介绍,大致的对这里多少基本上熟悉了些。
  Xm对骆琦说道:“执屿在餐厅,我现在领你们过去?”
  骆琦转了下眼珠,看了眼初伊,随后说道:“走吧!一会被他发现我们在这闲逛又是个事儿了!”
  Xm赞同的看了看骆琦,心想道,知兄莫若妹啊!
  他是这里的王,来到人家的地盘自然要先打一声招呼。
  她们跟在他身后像两个犯了错的孩子抬不起头,骆琦用喉咙硬挤着出了一句话:“笙歌,靠你了!”
  她们见到骆执屿的时候,他正低着头看报纸...
  手边放着一杯喝光的牛奶,盘子里还有些煎过的火腿片。
  他听到动静侧过头来时,恰巧撞见初伊和骆琦低着头窃窃私语。
  Xm突然站住脚,初伊的目光并没有看向前方,直接撞到了他的后背上,差点没把Xm撞出去。
  他忍着后背的疼痛回头看了她一眼,提醒道:“小心。”
  初伊揉着泛红额头,尴尬的回了句:“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儿,你没受伤就行。”
  骆执屿极力的忍住了笑意,见她双眼通红的窘迫样儿还蛮让人心疼的。
  不过心里还是忍不住念叨句:“真的笨。”
  当他看见骆琦那张心虚的笑脸时,立刻想起昨晚的场面,只一瞬便黑下来一张脸。
  “哥,吃饭呢哈?”
  骆琦迈着小碎步走上了前,站在骆执屿的身后殷勤的帮他敲着后背。
  骆执屿的眼神恨不得能喷出火来,“我的卡呢?”
  骆琦连忙从包里找出一张黑卡,放在手心里双手奉上。
  “这里,这里。”
  骆执屿接过卡随意的丢在餐桌上,骆琦不断的和初伊使眼色叫她过来。
  整个屋子里的气压低到不能再低,初伊硬着头皮向前走了几步,摇了摇手尴尬的说了声:“嗨。”
  说完她便后悔了,嗨什么嗨啊!好傻啊!
  骆执屿的目光重新投回在桌上,初伊尬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正巧这时,冉冉的声音如百灵鸟一般袭来。
  “借过,借过!快帮我接一下,我请大家喝咖啡。”
  她双手拎着两个大袋子,放到了餐桌面前,从里面找出一个递到骆执屿的面前。
  “嘿嘿,老板,咖啡。”
  骆执屿打量了她一番,冉冉立刻跟个小太监似的猫着腰介绍道:“美式,,加冰,无奶无糖,我都记着呢!”
  骆执屿接过说了声:“谢谢。”
  冉冉见他和平时差不多的样子,没有提及昨晚的事情,便主动说道:“客气了,老板...那个...昨日吧!哈,我喝多了!我说什么混账话,您可千万不能往心里去啊!那点酒全喝狗肚子里去了!”
  骆琦刚从袋子里拿一杯咖啡喝,这一口还没等咽进去,全部喷了出来。
  这丫头表忠心的态度是不是有点太狠了?
  她是狗,那她和笙歌是什么?
  敢情昨晚是三只狗一起喝的酒?
  初伊也想笑,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骆执屿怎么可能和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
  他知道他们背地里也不会说他什么好话,但是这个姑娘也挺有意思的,竟然敢趁着酒意便肆无忌惮的说了出来。
  “你不是请我喝咖啡了么?昨晚的事情我都忘了。”
  冉冉一听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她拍了拍胸口长舒了一口气,她的这关算是躲过去了。
  她笑着回道:“您真是大人不记小人过,那我去喊他们来喝咖啡。”
  骆琦见冉冉一杯咖啡就能搞定骆执屿,自己也上去试了试。
  “哥,那你...你也不生我气了吧?”
  “我是让你带着她们吃饭,你带两个女孩去喝酒?还喝的酩酊大醉?”
  骆琦坐在椅子的扶手上,双手搂着骆执屿的脖子,刚要撒娇,骆执屿哼斥道:“别在这儿动手动脚的,给你三个数下去。”
  骆琦脸上不甘的站直了身子,嘟着嘴一副赌气脸道:“哥,我错了还不行么?”
  她的手背在身子后面,对着初伊招了招,让她上来帮忙。
  初伊立刻会意,上前一步道:“骆先生,我昨天是不是把你的衣服吐脏了?”
  骆执屿瞬间联想到昨晚的场面,仿佛那个味道现在还清晰可闻。
  他放下咖啡的杯子,一点食欲都没有了。
  “嗯。”
  初伊心里一紧,真的不是梦...
  她双手摆在身前,手指搅着,歉疚的说道:“我拿去帮你洗了吧?”
  “不用了,酒店已经送去洗了。”
  初伊瞪大了眼睛,喉咙上下动了动,酒店...
  他昨晚真的在酒店...
  她解围的说道:“你别和骆琦生气了,你在我脸上画画,我不也没生气么?”
  骆执屿侧过头面色有些不解,画?什么画?
  他还没等问,初伊又再次问道:“还有,就算我的衣服也吐脏了,你也不该擅自帮我换掉吧?”
  她的话恰巧被赶来的队员们听到,大家站在Xm的身后不敢向前。
  我的天啊!
  这可是大新闻啊!
  老大帮一个醉酒的女生换了衣服,还在人家脸上画画?
  是不是有点变态?
  他们几个互相看了看,眸子里探寻着对方能不能领会其中的意思...
  他们极力的忍着笑,Xm虽然也是同样的表情,但还不忘回头看他们一眼,提醒他们不要幸灾乐祸。
  骆执屿看初伊的眼神十分的莫名其妙,她到底在说什么?
  他怎么可能帮她换衣服?还在她脸上画画,他有那么变态吗?
  骆琦添油加醋道:“我看到了!哥,别说!你真是太猥琐了,在人家小女孩脸上画王八?人家都没和你生气,你板着个脸给谁看呢?”
  骆执屿一记眼刀飞了过去,提醒她要再敢说一个字试试?
  初伊抿着嘴等着他的答案,不过他的模样看起来好像有些懵...
  “叮...”
  屋子里响起了电话的铃音,骆执屿用下巴点了她一下,“你电话响。”
  初伊这才回神,她看骆执屿看得太过专注,根本不知道一直在想的竟然是自己的电话。
  她红着脸接了起来,Aimee在电话那头得意的说道:“醒了?有没有看到我给你留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