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五十五章 委屈的Aimee

  郑真诚沉默了很久,Aimee感觉自己毕生的耐心都用在了这几分钟上。
  他想来想去最终由一声叹气,展开了话题。
  “Aimee无论你信与不信,我对你的感情从未掺过假。”
  Aimee控制不住的冷哼了声,好一个没有掺过假,她自然不信!
  他见她的态度十分强硬,无奈着继续说道:“我认识你的时候,我们已经分居了,只不过因为瑶瑶才没有领那张证而已。
  那个时候我怕你不同意我的追求,所以欺骗了你。”
  “郑真诚!你没有离婚为什么还要来追求我?我最好的青春都他m给了你!整整三年,你让我一点一点的挖掘出真相,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你对我太残忍了吧?”
  “Aimee你能不能冷静一点?”
  她不可置信的看向他,“你当我是什么?我是个人!你现在大言不惭的叫我冷静?”
  “那现在是怎样?你要听解释,又不让我说话,我说了你又不信,Aimee那你到底要怎样?”
  她深吸了一口气,确实,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试图妥协的摆了摆手,“好,你说!我不打断你!”
  “我们夫妻的感情一直处于崩溃的边缘,但是瑶瑶不同,她是我的女儿,我心里最可爱的天使,她每次哭着求我的时候我真的受不了。
  有些话身为男人,我不想说,我也觉得丢人,但是为了能让你理解,我今天也豁出面子了。
  俱乐部出现一些问题,这两年一直处于亏空的状态,那是我的心血我不能让它付之东流,她的父亲能够给我资金上的支持,为了感激她...所以我...”
  “所以你回去吃软饭,对么?你们一起参加活动搞舆论,也是为了你的事业?
  我不能给你事业上的帮助,所以选择放弃了我?
  说来说去,你和她关系好不好,你的事业好不好,全部都基于你自己的考量上,你从来没站在我的角度想过一分一毫,对么?
  那你还不如直接消失了,又回来干嘛?”
  郑真诚上前拉着Aimee的手乞求道:“我不祈求你能原谅我,但是我现在真的难在了这里,你能不能帮帮我?”
  Aimee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爱了这个男人这么多年,现在看他的脸却是那么陌生。
  “帮忙?要钱吗?你知道我年薪有多少,你想要多少?”
  郑真诚连连摇头,“不是要钱,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个有名气的作者,写一本关于游戏的书,到时候如果俱乐部这边不行,我们还可以开发游戏,这个忙只有你能帮我。”
  Aimee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他提出的竟然是这种要求,粉丝效应,他想的可真好!
  “Aimee,帮帮我,好不好?”
  她一腔热血的激情,被他一点一点磨到冰冷刺骨。
  他连出现并且和她解释都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而不是顾及他们之间的感情。
  郑真诚,你配得上你的名字吗?
  真讽刺啊!
  她指着门口,淡淡的说了句:“滚。”
  郑真诚没想到她直接开口撵人,她见他没有动作,撕心嘞肺的喊了句:“滚啊!”
  他叹了口气,起身穿上那件名牌的西服,“Aimee,我不着急,你再考虑考虑,我今天就先走了。”
  当关门声响起的时候,Aimee的手用力的抓住了自己的头发。
  她觉得自己浑身冷的发抖,果然,城市越大,感情越缥缈。
  一直觉得自己碰到了可以依靠的港湾,没想到,只是条谁都可以踏足的码头。
  谁买了票,都就可以入内。
  她胃里搅动着,止不住的觉得恶心,恶心自己爱了一个人渣!
  她起身去酒柜找出了一瓶威士忌,从冰箱里拿了一块圆形的冰块放入了方杯。
  酒和冰块的搭配是她喜欢的,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不去想那个渣男,只能找些事情让自己忙起来。
  她打开电脑登录邮箱去看初伊白天给她发的大纲,而令她意外的是...这个题材...是游戏。
  一瞬间郑真诚的脸又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这个丫头写什么不好,改去写冷门?
  她抬头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烦躁的关掉了电脑,一杯接着一杯...
  -
  “初伊,你开门啊!!!”
  “初伊,是我!!!”
  “砰砰砰...开门啊!我带你出去潇洒...”
  走廊里的吵闹声,惊动了骆执屿,他拉开房门见到笙歌的那个女朋友正跪坐在地上,身体靠着门框在砸门。
  她的脸红的和猴屁股一样,眼神迷离,一眼便能看出她是醉了酒。
  “喂,你怎么坐在地上了?还光着脚?”
  她看到骆执屿出来,立刻对他招了招手,“你帮我喊初伊出来,这丫头怎么不给我开门啊!”
  骆执屿上前扶起她,门就在那一瞬间开了。
  初伊穿着卡通睡衣,迷迷糊糊的看着他们,她是听到了一些动静,刚开始还以为是做梦呢!没想到真的有人敲门。
  当Aimee披头散发的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立刻清醒了,“Aimee?你怎么在这?”
  “初伊,走,姐妹儿带你出去叙摊。”
  初伊一脸懵的看着她,“叙什么摊啊?你怎么喝成这样啊?”
  她伸出手准备将Aimee从骆执屿手里接过来,谁知道Aimee想上前抱她,一甩手直接打到了骆执屿的鼻梁上。
  一滴血瞬间滴在了酒店的地毯上。
  初伊深吸了一口气,“我的天,你有没有事啊?”
  骆执屿仰头用手指堵着鼻孔,心里一万只小马在奔驰...
  “你们姐妹一个昨天吐我一身,一个今天打到我出鼻血...是不是克我啊?”
  初伊内疚双手合十摆了摆,Aimee还醉醺醺的挂在她的身上,“抱歉啊!我先把她带回去,明天亲你吃饭,真的不好意思啊!”
  他摆了摆手,示意没事,便离开回了自己的房间处理鼻子。
  Aimee醉的根本站不住,初伊扶起她她又滑了下去,连续几番才强行给她拖进屋子。
  “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鞋呢?怎么光着脚就跑出来了?”
  Aimee跪坐在沙发上,头发上的大卷早已经乱成一团,眼睛里有星星点点的泪意,忍着不哭的样子让初伊心里一痛。
  她坐在她的身边,安抚的轻拍着她的后背,“怎么了啊?你和我说说心里能不能好受些?”
  她瘪着嘴,像一个委屈的孩子。
  “初伊,我想家,我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