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五十七章 好友来探

  她的眼泪因为那句家的字眼,随之如开了阀门的水龙头。
  她伏在初伊的肩膀上大声的哭嚎,初伊轻声安抚着,“想家我们就回去,这里不开心的话,我们就找个能让自己开心的地方。”
  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不能走,我走了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就白费了!你知不知道我付出了多少才坐上了今天的位置,不,你不知道...”
  “我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呢?那你也不用给自己逼成这样啊?”
  她眼神迷离的胡言乱语着,“初伊,我们是不是好姐妹?”
  “当然啊!你这问的是什么话?”
  “那你为什么不来陪我?我们在一起多好啊?这样我们就能生活在一起,不好吗?”
  Aimee再次提起了这个话题,初伊为难道:“我现在要敢离开家,我妈一定会气死的,你知道她盼着我过她那边,我一直拒绝她,现在突然跑来了这里,她一定会多心的。”
  “你的事业在这啊!你这样参加活动也就不需要来回跑了,在我身边我能照顾你,阿姨会同意的,你试一试好不好?”
  初伊为了安抚她的情绪,只好点头道:“好吧!我试试,但是...不一定行得通。”
  她伸手亲昵的搂着初伊的脖颈,“你真好,初伊,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是不是?你永远不会骗我,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当然,你这是问的什么话?”
  “我害怕...大城市的感情太脆弱了,我在这里不敢交朋友,因为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太脆弱,你能理解那种感觉么?”
  “我懂,我都懂,但是Aimee你不能把自己封闭起来啊?你敞开心扉的同时,别人才会对你敞开心扉啊!
  人心换人心,不是每一个人交朋友都是为了利益的。”
  Aimee傻笑着看着面前那位还愿意相信时间有真情,将心比心的姑娘。
  她心里还愿意相信那份美好,而Aimee心里的美好,早已经被这个社会磨的一干二净。
  “初伊,你喜欢那个骆执屿吗?”
  初伊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和自己提起他,连忙解释道:“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可是你看他的眼神不同啊!我了解你,你心里对他是不一样的吧?”
  “大姐,你别在这说醉话了,我们才见三面而已,怎么就谈到喜欢了。”
  “那你和你的那个网友一面还都没见到呢!喜欢不喜欢是见几面决定的吗?
  照你这么说,世上还没有一见钟情了?”
  初伊无奈的扶额,这位大姐逻辑思维真是强,即使喝醉了也能把她说到哑口无言。
  她连连点头,“对,你说什么都对,来,我服你躺下,我找个毛巾给你擦一擦。”
  她费力的将Aimee丢到床上,起身想去浴室的时候,看到Aimee指着她,“对了,忘了告诉你,你的大纲我不同意!”
  初伊白了她一眼,心想道,你爱同意不同意!
  不过这句话可没敢说出口,她醉了酒,万一冲动揍她一顿可没人拦着!
  -
  初伊醒来的时候身旁的床位早已经空了。
  即使头晚喝多了,Aimee依旧能够早起收拾自己,精致的化好妆去上班。
  她点开手机看到她的微信,“先走了,晚上一起吃饭。”
  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她本以为是打扫的阿姨,便将凌乱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便去开了门。
  没想到开门后,她惊讶的向后退了一大步。
  路方舟?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老子来啦!”
  路方舟对着她张开手臂,她愣了几秒高兴的跳到了路方舟的怀抱里。
  “你怎么来了?怎么都没告诉我一声啊?”
  “我昨天看你生病了,当然得过来照顾你啊!”
  “啊啊啊啊啊!瓷,你可真好!我太感动了!”
  她心里高兴的开了花,紧接着骆执屿开门出来,头上戴着鸭舌帽,肩上夸一个书包,穿的特别休闲,见到初伊正以熊抱的姿势挂在路方舟的身上。
  他愣了一下,尴尬的点了下头,直接走到了电梯的位置。
  初伊连忙紧张的从路方舟身上下来,刚要和他打招呼,对方直接进了电梯,连头都没回。
  路方舟疑惑的问道:“认识?”
  初伊心虚的笑了笑,点了点头,“嗯,认识。”
  “看着挺拽的吗?眼皮子都不撩一下,装什么酷啊!”
  初伊拍了一下肩膀,“话怎么这么多呢!走,进屋,我一会带你去公司找Aimee。”
  路方舟拉着行李箱进门,“找李海眉干嘛?你不知道前任见面分外眼红吗?”
  “眼红你大爷!怎么着?一辈子不见面了?当不成男女朋友,不还是朋友吗?咱们之间的感情,那能是说放就放下的么?
  你不知道Aimee也很可怜的,昨天喝多了还哭了呢!她真的蛮不容易的!”
  路方舟的心最软了,听初伊这么说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行吧!行吧!反正我对她也没有什么敌意。你还要待几天啊?
  我和我妈说了,到时候和你一起回去。”
  “我还不知道呢!这几个签售会结束就回去。”
  初伊扔给他一瓶矿泉水,“你先喝着,我去换个衣服收拾一下,然后我们就出发。”
  “瓷,我好不容易来一次,你不得领我到处转转啊?”
  初伊在浴室大声的喊道:“你想去哪啊?可以啊!我没事的时候可以带你去啊。”
  “行,你先收拾吧!省得你还得喊!”
  -
  骆执屿进了电梯后用力的按了一楼的键字。
  一次不解气连连按了好几次。
  大清早的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搞什么鬼!
  那男人拎着皮箱,难道是特意来找她的?
  他们俩什么关系能这么亲密?
  他的鼻子到现在还痛呢!一出门来了这么一出!
  真是闪瞎他的眼...
  他也不知道胸口那股气是从何而来,反正就是很不爽!
  他约了俱乐部的队员们今天出去运动打球,现在他不想打球,竟然有点想打人。
  他取车一路飞快的赶往篮球馆,到那以后发现大家早就早了。
  Xm见到他黑着一张脸,连忙背对着身,用唇语提醒大家,“小心!心情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