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六十二章 当年的真相

  骆琦心里有疑虑试探的问道:“你们当年一起打手游的奖品即使那个钥匙扣?主板商是不是太抠了?”
  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是荣誉啊!你游戏的人物永远都会挂在荣誉墙上的。”
  “我哥当年打比赛那么忙,还有时间玩手游。”
  飞回道:“那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他就是职业赛的队员,还以为他是Night神的一个小迷弟而已。”
  飞说完骆执屿的目光便飞向他,他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喝醉了酒,说错了话。
  因为这场局里不仅仅有骆琦,还有李冉冉。
  李冉冉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骆执屿,“你为什么骗她?”
  骆执屿拿起外套想离开,冉冉站了起来拦住了他。
  她此刻也顾不得他是不是自己的老板,大声的质问道:“你为什么骗她!”
  “我有我自己的理由,我没有义务告诉你。”
  冉冉的胸口气的上下浮动,“那既然你回来了,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你这次见面为什么不告诉她!
  你到底知不知道她有多喜欢你?
  你知道吗?
  以前的时候她连给你回复消息的每一个字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小心翼翼的。
  她每天白天随时等待着您老的召唤一起去开荒,晚上拼了命的熬夜工作!
  有的时候还需要等你睡着了以后再悄悄爬起来打开电脑!
  网络是不靠谱,但是人家认真的喜欢了你这么久,你骗人家对吗?
  在和你见面的那晚,她等到餐厅打样!
  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泣不成声的告诉我,你不会见她了。
  她一直在问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了?
  她从来都没有怪过你,把责任都拦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个女孩做到这,真的到份了!”
  骆执屿听完了沉默了几秒,随后走出了房间。
  大家都知道冉冉说的是谁,也明白骆执屿为何落荒而逃。
  他不解释不代表他觉得自己理直气壮,他只是没有办法面对。
  骆琦将那些话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耳朵里,结果和她猜测的一样。
  他就是初伊在寻找的人。
  她将额前的发撩到了后面,看向了Xm,“垭惟,到底怎么回事!”
  “骆琦,冉冉,你们听我说,如果我说完了你们不能理解,还是想要告诉笙歌真相,我不拦着,可以吗?”
  冉冉气愤的坐在了椅子上,“你说吧!我听听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
  “当年NSS因为宋峻的个人成绩不高,所以要换掉他聘请外援。
  执屿那时候坚持不同意,而且他们几个的合同也到了期,便决定共进退一起离开NSS。
  执屿那个时候便想自己办俱乐部,他那个时候手头根本不宽裕,便去你国外找你父亲,想请他帮忙。
  你还记不记得那年你父亲做了一个手术?大概就是那个时候的事。
  老爷子也是犟,你还不知道你们家的情况吗?他怎么能喜欢让执屿碰这些行业?
  家里一大把的产业需要接手,所以执屿在那边吃了闭门羹。
  后来他留学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知道了他这种情况,便打算借他一笔钱。
  他那个时候确实被这些事情闹的焦头烂额,那个时候我们都不大,也没有现在处理事情这么成熟。
  他订好了回来的日期,那时候正好答应和笙歌见面,就定在了同一天。
  他刚下飞机本打算去饭店找笙歌的,但是宋峻出事了。
  他总是自责是他还大家都没了工作,至于还好一些,其余几个人,家里还有老人要养,压力都不小。
  他那阵总是喝酒,没有一天清醒的时候。
  就在见面的那一天出了车祸。
  执屿已经到了饭店的门口,被他们一个电话喊了回去。
  在一起这么多年的兄弟生死未卜,你会怎么选择?
  到了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了,宋峻抢救无效去世了。
  之后的时间执屿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创办俱乐部,就是要打败NSS,他为此为这几个朋友一直在努力着。
  他刚打开的心,又再一次的合上了。
  他在国外准备了两年,如今重新回来,便是为了今日。
  但是我了解他,他这次见到笙歌不是不想开口承认,他是不敢开口,他没有办法面对一个被自己无意间伤害的人。
  而且我觉得,他是喜欢她的,只不过在这别扭着。
  他们两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好不好?我们大家都别跟着掺合了,会越来越乱的。”
  Xm的一番话,知情的人都陷入了深思,骆执屿这段时间忙到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他们是看在眼里的。
  他对兄弟的这份情谊都这么深厚,更别说对自己喜欢的人了。
  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而已。
  骆琦也记得在宋峻去世的那段日子,骆执屿就跟活死人一样,他那个时候什么心情都没有。
  为了足够的资金,他去国外待了两年,和自己的父亲做了一个交易,父亲才答应他再次回国。
  他有错,但也不是不能被原谅。
  飞飞神象拍了拍冉冉的肩膀,“知道你和笙歌关系好,当年我们也没有起到好的作用,这里面每一个人都是帮凶,如果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我们一定会和她说句对不起的。
  至于执屿的事情,麻烦你帮他保密吧?行吗?”
  冉冉心里并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而且平时骆执屿的一言一行确实也不像渣男,在他身边工作的日子里,也没见过他和哪个女生有过联系。
  她犹豫的说道:“可是笙歌也是我的朋友啊!我怎么能看着她...”
  Xm缓解气氛的说道:“他会自己公开真相去道歉的,我们别跟着操心了,来来来喝酒。”
  冉冉心里还是犹豫,但是她被绑在了这一条大船上,上不去也下不来。
  骆执屿从庆功宴上出来以后,一直在路上走着,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冉冉的每一声质问都砸在了他的心窝上,让他羞愧不已。
  他掏出手机打开初伊的微信聊天框,问道:“到了吗?”
  初伊看到他给自己发来信息的时候,心里除了惊讶还有一丝窃喜。
  她快速的回道:“嗯,下午的时候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