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六十五章 他竟然同意了

  Ann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大义凛然的说道:“为了队长的终身幸福,我挨骂也认了!他都没有谈过恋爱,完全不懂女孩子的心,这么不主动下去,什么时候能抱得美人归?”
  戴夫梵妮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祝你好运。”
  Ann鼓足勇气向水吧的方向走去,在骆执屿身边来来回回的打转。
  骆执屿感受到他的存在,将目光投向他。
  抿着极薄的唇角,问了句:“有事?”
  Ann紧张的搓了搓手,“啊!我来拿瓶水喝!”
  骆执屿听后便没再搭理他,Ann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打开,坐在了骆执屿的身边。
  “队长,还有两场进入半决赛,这是你最后的几场比赛了,你现在心里什么想法?”
  骆执屿并不恋战,他知道什么时候适合将火炬传递给合适的人,他现在工作在打比赛确实也忙不开。
  他的目标只有帮宋峻报仇,将NSS踹下山崖,这就够了。
  “没什么感觉,不服老不行,尽力而为吧!争取能在退役之前拿再拿一个冠军。”
  Ann信心十足的回道:“冠军一定是我们的。”
  骆执屿勾着嘴角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用余光看到戴夫梵妮他们都在悄悄的打量了他们俩的谈话,心里便泛起了一丝疑惑。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说?”
  Ann傻笑了几声,“什么都瞒不了你哈?”
  “说。在我还有耐心之前。”
  “我那个...我觉得你看啊!我们最近训练也很辛苦,我想着周五办个聚会,您觉得怎么样?”
  骆执屿点了点头,“你们想办就办啊!怎么?没钱?”
  Ann嘿嘿笑了笑,“不是钱的事儿...”
  “那还有什么事?”
  “我邀请了歌姐...”
  骆执屿愣了下,反应了半天才反应到这个歌姐是谁...
  笙歌。
  骆执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手机解锁,问道:“她有时间来陪你胡闹么?”
  Ann的头快速的点着,“她有,她有!已经约好了!”
  骆执屿抿着嘴点了点头,“嗯,行。”
  Ann早想了一大堆对付骆执屿的话,没想到轻轻松松便同意了。
  他还觉得意外呢!
  “真的行?”
  骆执屿斜着眼睛问道:“我说行不是你想要的答案?”
  Ann连忙摆手,“怎么可能!我就是太高兴了!太惊喜了!太意外了!”
  “不过事先说好,下次比赛要是敢输,进不了四强,以后这一年都别心思玩闹,天天给我埋头苦练知不知道?
  还有那几个小朋友,你们平日里带着些,下一季赛季他们就要上战场了,我发现你们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呢?”
  Ann站的笔直对骆执屿敬了个礼,“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
  他激动的跑回训练室,戴夫见他好好的回来还一阵惊叹。
  在听到Ann说完前后对话的过程后,大家更觉得笙歌这两个字就是他们的福星!
  以后如果有她在,他们的日子绝对能好过不少!
  -
  周五。
  Aimee当日晚上有一个会,所以不能和他们一起去玩。
  所以,初伊和路方舟简单的准备了一下,便去了商场。
  虽然是被邀请过去玩,但是空手总归不太好,总要给大家买些东西。
  他们两个从超市出来的时候骆执屿的电话拨了过来。
  她看到名字时,忍不住牵了一下嘴角。
  “在哪儿?”
  初伊回头看了下商场的名字,如实汇报了自己的地址。
  骆执屿低头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对她说道:“你站在那等我,我五分钟就能到,带你一起过去。”
  “不用麻烦了吧?我自己打车也可以!”
  “我离得很近,带你一起吧!正好我也忙完要回去了。”
  “那好吧!你慢些开。”
  她挂掉电话后,路方舟八卦的问了一嘴,“谁啊?”
  “骆执屿,他说顺路捎我们过去。”
  路方舟听到骆执屿的名字眼睛都亮了!
  他夸张到走到有玻璃的地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好像小女孩在等待着男朋友的架势,既开心又期待。
  当骆执屿的车停到路边时,见到他们买了许多的东西,便下车帮忙一起搬。
  路方舟打招呼道:“偶像,我们又见面了!!!”
  他痴迷的表情弄得骆执屿有些不自在,他笑了笑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他扫了一眼物品,一边搬一边说道:“他们都准备好了,你还买东西干嘛?”
  “买都买了,你们平时训练也蛮累的,那地方又偏僻,省得出来买了。”
  骆执屿心里顿时闪过一句话,还蛮贴心的。
  搬好东西后,路方舟将初伊推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自己主动坐了后面,这个举动意图太明显了,搞的初伊的脸一下子便红了。
  上车以后骆执屿问道:“什么时候过来的?”
  “有几天了。”
  “还走吗?”
  路方舟从后面探到前面来,抢着回道:“不走了!以后我们俩个就在这边开始北漂了。”
  骆执屿看向初伊,等待她的回答。
  初伊附和着点了点头。
  “那以后可以经常见面了。”
  初伊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手心里不满细密的汗珠,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个什么劲。
  路方舟倒是爽快,直接回道:“是啊!以后要经常联系啊!对了偶像,我的梦想就是和你打一局游戏,你什么时候能满足我的梦想???”
  骆执屿被他逗笑,“这也不是大事啊!一会回俱乐部就开一局试试手。”
  “真的吗?太好了!!!”
  路方舟在后座上高兴的几乎要从车里蹿出去了,初伊一直沉默着话很少。
  下午的夕阳从窗子透了进来,打在她的脸上肌肤呈现一种透亮的光彩,看着有些醉人。
  这一路上路方舟的话就没停下来过,初伊从来没发现过他的话痨本质。
  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路方舟再说,骆执屿负责答,他今天出了奇的有耐心,初伊对他的印象有改观了一些。
  他好像...也没有他们说的那般可怕。
  不过他身上确实有和某人相似的影子,他是站在山巅上俯视众人的神,偶尔平易近人一下,恨不得感恩戴德到痛哭流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