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七十章 我要追他

  初伊有些失落的说道:“哦,那也好,我这副样子出去确实也不太好。”
  骆执屿摇了摇头,“不是样子的事,你需要挂水,之后好好睡一觉,我就不在这打扰你了。”
  他站起身后对路方舟说道:“等她好了你再去吧!我和人事部说完了,不急。”
  路方舟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嘻嘻的感谢道:“好的,那就谢谢老板了。”
  “不用叫我老板,叫名字就行,没有那么多事。”
  初伊还一头雾水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路方舟要叫他老板?
  她刚想张口询问,Aimee便主动说道:“骆先生,我送送你吧?”
  她随着骆执屿一起走出了病房,初伊连忙好奇的问道:“怎么回事啊?你俩...背着我搞什么动作了?”
  “骆执屿说让我去他们那上班。”
  “啊???就你还能打职业?”
  初伊眼睛瞪的极大,对这个消息极为的不信。
  路方舟感受到了她深深的嘲讽,深吸了一口气解释道:“不是俱乐部,是游戏开发。”
  初伊了解的点了下头,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那可真的好,你现在也是有工作的人了,开支了要请我吃大餐,咳咳咳...”
  “行行行,祖宗,你快躺好吧!睡一会儿,少说些话了!”
  -
  “你想要笙歌的版权?”
  Aimee抱着肩膀直言不讳的问道。
  骆执屿笑了笑,“为什么这么问?而且就算我要拿过来,也会前正规合同,有何不可呢?”
  “那你接触她是为了这件事么?”
  骆执屿坦荡的摇头,“并不是。”
  “那是为了什么?”
  “我们是朋友,有共同的朋友圈子,为什么不能联系?、
  你是她的上司也是她的闺蜜,但无论什么关系都不该管她交朋友吧?
  你不觉得你对她的关爱已经有点过了么?”
  Aimee听后有些生气,但她是场面人,不会表现出来自己的不悦。
  “我只是不想我的朋友受伤,她从小到大没有谈过恋爱,唯一喜欢过一个人还是个网友,连面都没有见自己两年没走出来。
  现在我在她的眼睛里,又看见了当年的光。
  如果你不喜欢她,希望你们别在联系了。”
  她说完便转身回了病房,骆执屿勾起嘴角笑了笑,便也离开了医院。
  他这一路都在想,她当年喜欢自己的时候,提起来时也会像现在这般亮么?
  眼睛里面好像有星星一般好看。
  刚才看到她明明眼睛里面还有泪花,却逞强说自己没哭的样子还真的有点让人心疼。
  他拿出手机打了句:“不要哭,生病不可怕,身在异地没有家人不可怕,好好养病,许多人都在关心你。”
  初伊接到短信以后甜甜的笑了出来,随后锁掉手机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第二天在病房正和路方舟吹嘘,“你瞧我就说我是打不死的小强,昨天烧的晕过去今天就好了,哈哈哈。”
  Aimee进门的时候刚好听到了这句话,“谁啊?谁在那吹牛呢?”
  初伊见到Aimee来接他们高兴的扑了过去,“自然是我!我没有吹牛,我是真的厉害。”
  “行,看你生龙活虎的样子应该也没事了,走吧!带你去吃红烧肉?”
  初伊咽了口口水,“行啊!走着!”
  Aimee挑了一家饭馆,据说那的红烧肉做的特别正宗。
  在饭间Aimee无疑间问道:“我问你个事,你和骆执屿怎么回事?”
  初伊吃的满嘴流油,含糊不清的说道:“我要追他。”
  路方舟的筷子都被她吓掉了,这也太直白了吧?
  他对Aimee说道:“你瞧,我就说不是我老板的事吧?”
  Aimee瞪了他一眼,“哪头近哪头远你分不清是吧?一口老板老板的叫的这个殷勤!”
  她转过头对初伊问道:“不喜欢你那个网络小男友了?”
  “你这时候提他很扰心情好吗?不是不喜欢了,是我学会放手了,在怀念起来时我依旧记得他的好,你懂么?”
  Aimee摇了摇头,“我不懂。你说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两次了,都是你主动追人家,你比别人差哪么?你能不能矜持点?”
  初伊呵呵笑了声,“我怎么就不矜持了?而且世界上也没人规定女孩不能主动追男孩吧?那我喜欢他,我就追他,我自己努力到拼尽全力,就算没有在一起我也对自己有个交代了呀!”
  Aimee自知自己说不过她,举手投降道:“好,那为什么是他。”
  “那为什么不能是他?你以前也说过啊!他很帅,又优秀,为什么不行?”
  是啊!为什么不行?
  Aimee沉默了一阵,“好吧!但你要和我保证,如果你们真的不合适,不要让自己深陷泥潭爬不出来。”
  初伊笑嘻嘻的对着她敬了个礼,“谢谢领导支持!”
  -
  在郑真诚的NSS输了那场比赛后,他又联系了一次Aimee。
  那个时候初伊还没有决定过来,Aimee独自在家。
  而郑真诚是带着离婚证过来的,她开门看到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呆住的。
  “Aimee,我们能进去谈谈么?”
  几日不见他连胡茬都没有清理,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堪。
  Aimee的心一软,给他让出了一条路。
  他进门后坐在沙发处点燃了一根烟,那本离婚证明晃晃的放在茶几上,有些刺眼。
  她抱着肩膀看着他,语气极淡的问道:“有事么?”
  “Aimee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我拿出了我最大的诚意,你能原谅我么?”
  她冷笑了一声,“是不是太晚了。怎么?这又是在哪淘来的假证为了糊弄我的?”
  他打开证件,露出里面的钢印,证明自己说的话是真的。
  “我在你这信任度就这么低么?”
  “你说呢?”
  “是,我承认,我以前骗了你,可你得相信我们之间是有真的感情存在的,你也得承认我是爱你的,对吗?”
  Aimee直勾勾的看着他,并不想说话。
  他们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好,几乎从不争吵,而且Aimee觉得他是真正懂她的人。
  “过去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要当做没有发生是不可能的。”
  郑真诚的眸子里闪过歉疚的光,他用力的抱住Aimee,不管她怎么挣扎他都不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