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七十六章 宿怨

  算了,Aimee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反正决策权又不在她的手上,只不过...
  骆执屿刚才见到郑真诚的表情非常难看,说出的话也比较刺耳,这中间到底有什么事呢?
  初伊的心里装着事,后半段的饭吃的那叫一个心不在焉,郑真诚在心里合计自己的事情,话也变得少了许多。
  Aimee夹在中间被两个人弄得有些无奈,几个人的话题也没有之前热络。
  以她对初伊的了解,她没有急烈的反对,那么郑真诚的事情便有的谈,至少她没有当场就拒绝。
  她用余光看着郑真诚的脸,心里的石头稍稍放下了些,这次总算能帮上他了。
  最不希望看到他变得落魄的人,便是Aimee。
  爱一个人便是在他遇到苦难的时候,倾其所有帮助他度过难关。
  如果没有办法,那边自己创造办法。
  -
  Aimee将车子停到单元门的位置,对初伊说道:“我今天不上去陪你了,明早有会,你回去早点休息。”
  初伊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便要下车。
  Aimee再次叫住她,“初伊。”
  她侧过头疑问道:“怎么了?”
  “别想了,早点睡。”
  “嗯,放心吧!我没事!”
  她撑起一丝勉强的微笑便下了车,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没事,走路的时候还欢快的跳了两下。
  初伊到家的时候路方舟正蹲在茶几旁吃泡面,初伊皱了下眉头,“你怎么又吃泡面,不能自己煮点吃的?”
  路方舟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哎,这东西方便,我懒得做。”
  初伊窝进沙发里,神色有些疲惫,路方舟好奇的问道:“你干嘛去了才回来?快给我瞧瞧,参加什么场合啊?还穿上裙子了?”
  初伊低头看着和自己异常不符合的衣服,好像借来的一般。
  “我去见Aimee的男朋友了。”
  路方舟的嘴惊讶的快要咧到耳朵后面了,“啊?她那黑脸女金刚还有人要呢?”
  初伊白了他一眼,“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你们不合适不代表别人不合适,我瞧Aimee在对方面前特别小鸟依人呢!”
  “小鸟依人???
  姐妹儿,你说的是那个男人小鸟依人吧?
  打死我也不信李海媚还会小鸟依人!!!”
  “真的!我瞧着蛮合适的,那个男人...嗯...也不错。”
  路方舟因为初伊夸了前男友的现女友有些不爽,“干嘛的啊?怎么就不错了?”
  “做游戏的,和你们同行。”
  路方舟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搞笑。我们公司现在是最有潜力的公司,他哪个公司的?”
  初伊想了半天,还真不知道对方公司的名称,“不太清楚,以前NSS的老板,叫郑真诚,你知道吧?”
  路方舟放下手中的一次性塑料叉子,惊讶的问道:“谁?你再说一遍?”
  “郑真诚,干嘛一副吃苍蝇的表情。”
  他再次确认道:“你今天,是和郑真诚去吃的饭?”
  初伊点了点头,“是啊!还遇到骆执屿了,他带着一个女孩。”
  “啊?还有这么尴尬的事?没打起来吧?”
  初伊一脸茫然,“为什么要打起来?”
  路方舟一脸八卦相,“你不知道这其中的故事啊?”
  初伊摇了摇头,“不知道,到底怎么了?说话这么费劲呢!”
  “他们俩是千年宿怨!当年骆执屿是整队人马离开的NSS,闹的十分不愉快。
  你没瞧着这次的季赛是骆执屿亲自带队上场的么?按照正常来说他的年纪完全可以不用亲自上阵了。
  但他有执念,就是要打垮NSS,其目标当然便是郑真诚了!
  我说Aimee那天为什么看比赛看得那么认真呢!
  原来她支持的是男朋友的队伍,她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有次可见她不希望你和骆执屿在一起多半是因为这个。”
  初伊瞬间了解其中的关系,她以前也知道一些,但是没串起来想过,这么一听好像明白了许多。
  她喜欢的人,和自己喜欢的人是敌人...
  她好像一下子明白了当时Aimee的犹豫和焦虑。
  她要是真的和骆执屿在一起了,那她们小时候一起幻想的两家人要住的很近,没事就小聚的计划也就泡汤了。
  “Aimee也没不同意,她现在蛮支持我的。”
  路方舟冷哼了一声,“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那男人离婚的消息刚爆出来,占满了热搜榜,她转手便接了过来,你说她脑子是不是有包啊?”
  二婚?!
  这个初伊还真的不知道,她很少关注这些信息!
  “Aimee有她自己的想法,我们便别参与那么多了,等她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在她身边就够了。”
  路方舟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你是真傻。不过按照Aimee的性格,她怎么会带你见他?你们都聊什么了?就是普普通通吃了个饭?”
  这个话题有点敏感,初伊一下子便想到郑真诚有意想买她手里这本书的事情。
  不过她没有说,怕路方舟把Aimee想歪了。
  “嗯,就是简单的吃了个饭,什么都没说。”
  路方舟还一脸纳闷的念叨着,“这就奇了怪了。”
  初伊还想劝他几句,不要把Aimee想成那般功利的人,话都还没说出口,电话便响了起来。
  骆执屿的名字在手机屏幕上闪烁,她的心瞬间紧成一团。
  “喂。”
  “到家了吗?”
  骆执屿的语气有些疲惫,声音也不是很大。
  “到家了。”
  “下楼,我在你家楼下。”
  初伊跑到阳台处,看到那辆熟悉的吉普车灯发出刺眼的光芒。
  “好,我这就下去。”
  她挂掉电话转身要离开,路方舟问道:“谁啊?”
  “骆执屿。”
  “他来找你啊?”
  初伊耸肩的瘪了下嘴,没有回答便直接出了门。
  到楼下的时候骆执屿正开着车窗抽烟,见她上了车立刻将烟掐灭。
  初伊有些紧张的坐在他的身边,因为自己刚和郑真诚吃过饭有些心虚。
  吃饭的时候不知道还好,知道了以后心里更虚了!
  难怪他说话那般咄咄逼人,现在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是在和自己生气吗?
  “我那个...我...”
  她语无伦次的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但还想和他解释解释。
  骆执屿盯着她有些犯傻的模样,一时没忍住,竟然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