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七十八章 失控

  路方舟转着眼珠思考了一下,随后鼓励道:“你说能不能他顾忌粉丝的心情,不敢公开恋情?”
  初伊白了一眼,“你快算了吧!他又不是演员靠脸吃饭,他有什么不敢公开的?我都敢公开呢!他一个男生有什么不敢!”
  “哎呀!你不懂!以前NSS的合约上可是命令禁止谈恋爱的,第一是怕他们不能专心训练,第二点便是因为他们的女粉太多,怕流粉。”
  初伊疑惑的打量着他,再次确认道:“那么严?”
  路方舟认真的点了点头,“当然。”
  “那现在俱乐部是他自己的,什么规定又有什么关系?”
  “你傻呀!自然是要给下面的人做表率啊!你等这次赛季结束,他退役了以后自然就没有这么多禁忌了。”
  初伊傻笑了几声,“那我在等等,你分析的没错,也许真的是这么回事。”
  她是傻的天真,在感情上面别人说什么她便信什么。
  路方舟拿起手机刷微博,突然嗷的一嗓子,朝着初伊惊呼道:“Night给你点赞了,你看见了吗?”
  初伊一脸茫然,“没有啊!在哪快给我看看!”
  路方舟把手机递给她,“你看!”
  上面显示几分钟前Nihgt曾点赞过她的微博。
  初伊的嘴恨不得咧到耳朵处,激动的吱哇乱叫。
  她点开自己那条的留言板上看着粉丝留言,大家纷纷猜测这句话的含义。
  有几个骆执屿的粉丝在下面好一阵的酸,两家粉丝就这样撕了起来。
  这种跨界的八卦,自然是谁也不服谁。
  路方舟念了几条,“笙歌大大开的新书不会是因为那个男人吧?”
  “Night点赞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句话是他说的?我不信!这女孩很普通啊!要找也该找洛沫那样的美女大神吧?”
  “楼上那个你什么意思?我们笙歌还不稀罕跟这种只会打游戏的人在一起呢!”
  路方舟一边笑着一边念,明显两家粉丝猜测着并且反对他们俩在一起。
  初伊疑惑的问道:“洛沫是谁?”
  “你不知道?”
  初伊疑惑着摇了摇头。
  “她是一个游戏主播,打的非常好,粉丝有一千多万。”
  初伊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一千多万???
  “那他们认识?”
  路方舟憋了下嘴,“认不认识还真不知道,但是他们受邀一起做过一场直播活动,两个人配合打的不错。
  你看没看见这些粉丝激进的这个情绪?
  发现了猫腻立刻开始联想,宁可是别人也不可以是你。
  这要是骆总点赞的事洛沫她们一样不满意。”
  初伊向天翻了个白眼,“哎,正常,她们也是希望自己支持的人找一个最好的。”
  路方舟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想了,她们只是意见,他既然能给你点赞代表他认同这句话的意义,你已经拨开云雾见太阳了,值得高兴!”
  初伊带好她的发带,继续的奋力码字,她最近事情太多落下了好多剧情都没有赶完,看来这几天也是有的忙了。
  路方舟见她认真的工作便也回去看自己的电视,没过一会的时候直听身后哐哐两声巨响,吓的路方舟瞬间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他惊讶的问道:“你干嘛?”
  初伊有些失控的站在桌子的后面,额前的头发有一丝凌乱,面前的键盘被她给砸的键字散落到处都是。
  路方舟从来没见过她这副样子,被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初伊,你怎么了?”
  初伊反应过来的时候看着狼狈不堪的桌面,自己心里涌起了一丝莫名的情绪。
  她怎么了?
  她不过是卡文了而已,只不过是有一个情节顺不下去了而已,她这是在干嘛....
  她连她自己为什么突然这么暴躁的原因都不知道。
  她有些害怕的双手颤抖,说话的时候嘴唇都是抖的。
  “我不知道,路方舟,我怎么了?”
  她蹲下身子抱着自己的头,太阳穴的位置很痛,她痛苦的说道:“痛..给我药,我药在哪儿!”
  路方舟大步流星的跑了过去,“初伊,你不能在吃药了,这半年来你已经吃光一瓶头疼的药了,你不能依赖它!”
  “快点给我,真的很疼。”
  路方舟看着她痛苦的样子也有些不知所措,将桌边的药瓶递给她,起身给她倒水。
  她没有等路方舟的水拿过来,直接拿出亮片吃了进去。
  那些苦味立刻在口中蔓延开来,她用力的闭气眼睛,硬生生的吞了进去。
  “大姐,你真要了命了,别写了,我扶你回房间!”
  他将水杯放在桌子上扶起了她,将她带回了房间。
  初伊的脸色异常的难看,她脑子里全部都是刚才为什么失控的事情。
  路方舟小心翼翼的问道:“铁,你没事吧?”
  初伊扬起煞白的脸对他问道:“我是不是生病了?”
  路方舟坐在床边安慰她,“你就是压力太大了,休息了一年突然接受这种强度的工作心态上有些受不了。”
  “哦,你出去吧!我睡会儿,我没事了。”
  路方舟点了点头,在出去的时候帮她关好了门。
  刚才他只是安慰她而已,她这种样子怎么会没事。
  他拿出手机拨打给Aimee,可能太晚她放了静音,怎么也不接电话。
  最后他转念一动,打给了骆执屿。
  电话只响了两声便被接起,虽然声音有些倦意,但也算清醒。
  “怎么了,方舟?”
  “骆总,初伊出事了。”
  路方舟感受到对方那边有一阵窸窣的声音,好像是坐了起来,语气也更加的清明了些。
  “出什么事了?”
  “她刚才失控了,把键盘砸碎了。”
  “什么意思?”
  “其实在以前的时候,她有过这种情况,写东西和正常的工作不一样,她需要大量的脑力活动,加上压力很大,每天熬夜工作,所以导致她的情绪很燥,偶尔会有偏头痛。
  但是之前那一年里她停下来以后都好了很多了,不知道今天是卡文了还是怎么了,就爆发了。”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她压力太大了,可能生病了?”。
  路方舟连忙说道:“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我找Aimee她可能睡了,我想着明天带她去医院看一看,可又不知道哪家医院看这方面看得好,所以只能大晚上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