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八十一章 让我帮你

  骆执屿能想象的到她紧张害怕的模样,心里不免一阵心疼。
  他站起身和石墨道谢,轻轻拍了一下石墨的右臂,“那我先走了,等下周我在带她过来。”
  “好,我没有告诉她真实情况,我怕说了她自己的精神压力会更大,甚至会抗拒治疗。”
  “嗯,谢了。”
  骆执屿刚打开门,石墨在他身后问道:“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骆执屿回头看了他一眼,“朋友。”
  石墨点了下头,微笑着没在说话。
  骆执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石墨坐回椅子上用电脑打上初伊的名字,网页上出现无数条搜索结果,笔名笙歌,著名畅销作家。
  他浏览了一圈,手指卡在鼻息间,想起当年他与骆执屿在国外相识的场景。
  那时候的骆执屿比现在的初伊还要狂躁,基本上可以说沾火便着。
  而石墨是那种温文尔雅如书生般气质的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极端的人能做成朋友。
  他听过骆执屿在一次醉酒后,提起过一个叫笙歌的女孩。
  原来,就是她。
  -
  路方舟带着初伊取好药,在一楼闲聊着等骆执屿下来。
  他笑嘻嘻的对初伊问道:“大夫怎么说?”
  “他说我就是睡眠不好,叫我按时吃药。”
  “你瞧,我就说是这么回事吧?你还不信,自己吓自己。
  一会儿我送你回去,你好好睡一觉,晚上我下班回来我们吃火锅好不好?”
  初伊听到火锅眼睛顿时凉了,“好,成交!”
  “聊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骆执屿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人兴奋的击掌,路方舟解释道:“没什么,就说晚上吃火锅的事,Night神,你晚上也一起呗?今天还用训练吗?”
  骆执屿想了想,“晚上应该不会训练,那这样吧!笙歌,你跟我去俱乐部休息,晚上在俱乐部一起吃,正好ANN那天也说想吃火锅。”
  “去俱乐部?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就这么定了,走吧!我先送方舟去公司,随后你和我去俱乐部。”
  初伊还没等拒绝,便被骆执屿强行的拉走了。
  他的手很有力,可能是常年训练的关系,骨节分明纤长好看。
  骆执屿贴心的帮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路方舟自己主动的坐在了后面。
  路方舟并不知道初伊的情况,还以为真就如初伊说的那样只是睡眠的问题,所以并没有展现过多的担心,反而因为骆执屿对初伊的态度变得殷勤而高兴的合不拢嘴。
  他到了公司准备下车的时候,骆执屿对他吩咐道:“告诉飞他们晚上一起过来吧!”
  路方舟答应道:“好,我们下班一起过去。”
  他关上车门后,骆执屿再次的启动车子。
  他时不时看右面倒车镜的时候也能瞧到初伊的神态,他出声问道:“困了?”
  初伊点了点头,“有点累了。”
  “一夜没睡能不累么?一会过去好好睡,什么都别想。”
  “嗯,不会打扰你们训练吧?听说马上半决赛了?”
  “不会,他们要是那么容易受到干扰,叫什么职业队员?倒是你,你昨晚到底因为什么那么烦躁?”
  初伊的脸上一红,有些羞涩的回道:“我写一个大地图,写不出名字....总觉得叫什么都不合适?”
  “写游戏难吗?”
  “难,我没想过自己写游戏题材会这么难,可能我高估自己了。”
  “我给你些建议?你要不要听听?”
  游戏大神要给自己建议,那还不赶紧答应?
  她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当然好了!”
  “以后你白天就来俱乐部写作吧?这样技能方面技术方面有不懂的大家也能帮你提个建议,省得你自己在家想得头痛。”
  他在说什么?!!!
  他说去俱乐部码字?
  初伊惊讶的长大了嘴,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干嘛这个表情看着我?不想去?”
  初伊连连摆手,“不是,我是觉得我在那会打扰你们。”
  “怎么会?你也不在训练室,我单独给你整个屋子,大家休息的时候你有不懂的便可以问,等这次决赛过后我就退役了,时间上也很充足。”
  “我真的可以去?”
  骆执屿点了点头,“嗯,白天工作,晚上回去好好睡觉,怎么样?”
  “为什么?是不是石墨医生和你说了什么?”
  初伊的脸上突然充满了防备的表情,她现在的心思特别敏感,生怕自己有什么事情不知情。
  “你就当我看中了你小说的题材,想以后收入囊中,所以我不允许它不完美,可以么?”
  初伊心知他不会是这样的人,他是在关心自己,但他不会将话说的那么好听罢了!
  “好吧!我要是遇到难题了就去。”
  她并内有直接答应天天过去,只是说遇到难题了会过去。
  骆执屿也不急着催她立刻同意,什么事情都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他们俩个回到俱乐部的时候,因为骆执屿不在,他们老队员没有在训练,倒是新队员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鼠标,艰苦的训练着。
  他们以后退下来,就要由这些年轻人顶上去,下一场战役就要由他们来打,前辈们让YG一战成名,他们这些人不容有失。
  刚一进门冉冉便扑了过来,“歌歌,你怎么来了?”
  “啊!我来,我来随便看看。”
  她没好意思说自己来这儿睡觉....
  骆执屿抬起胳膊看了下时间,“走吧!你得睡觉了。”
  冉冉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睡觉?
  上午十点?睡觉???
  初伊的脸腾一下子便红了,他还真是直接,就不能委婉一些吗?
  她在骆执屿的身后跟着,骆执屿大步流星的向前走,经过的这一路Ann、戴夫梵妮纷纷和她打招呼,大家也好奇队长起早出去干嘛去了?
  还将笙歌带了回来?难不成一大早就出去约会了?
  他们队长还真是没情调,不会约人姑娘晨跑去了吧?
  他们几个挤眉弄眼的看着笙歌进了骆执屿的房间,哇!!!
  队长的房间一般人可是进不去的!
  垭惟从外面进来见他们几个扯个脖子偷看,伸手拍了一下Ann的头,“看什么呢?不带着训练?一会执屿回来又该发飙了!”
  Ann指了指骆执屿的房间,“队长已经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