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八十三章 小尾巴长大了

  “初伊,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骆琦凝视着她,在看她的眸子时,内心忍不住的赞叹,这双眸子好像深沉的海。
  初伊点了点头,难得见到骆琦这般认真的模样,自己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
  “什么事儿啊?”
  “你说如果你喜欢的人骗了你,你会原谅他么?”
  初伊笑了笑,“两个人在一起谁能做到绝对的一句谎言都没有吗?那要看是骗了什么,也许是善意的呢?”
  “是那种你非常在意的事情,他骗了你,你会吗?”
  非常在意的事情...
  初伊想了几秒,随后摇头,“底线的问题,应该不会。”
  她说完还紧张的看着骆琦,“怎么了?大叔骗你什么了?”
  骆琦垂了下眸子,扯出一抹笑容,“我就是问问罢了,突然想到今天看到的热门话题而已。”
  初伊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样啊!被你吓死了!”
  骆琦之所以忍不住的问,是她观察到骆执屿现在的状态和以前大大的不同。
  虽然他没有明确的答应和初伊交往,可是他的改变完全已经站在了男朋友的角度。
  不然他的眼睛不会从初伊过来放风时就追随着她,从未移开过。
  她在心里着实为骆执屿捏了一把汗,真相大白那天,他该如何解决?
  晚餐结束后,骆执屿主动提出送初伊和路方舟回去,正因为想要送他们所以吃饭时滴酒未沾。
  骆琦和韩旭大叔都喝了酒,垭惟这位贴心老大哥只好帮忙把车开回去,几个人在俱乐部的门口告别,骆琦有一点微醺的状态,临走前抱着初伊在她耳边说道:“歌,有的话一开始不能说,后来就越来越没有勇气说了,别看过去,看现在。”
  初伊心里闪过一丝莫名其妙,不过也只当她在说醉话没有放在心里。
  垭惟将她扶到副驾驶,韩旭大叔主动的坐在了后面,骆执屿看到他们离开才去取车。
  路方舟遗憾的摇了摇头,“不知道骆琦看中那男人什么了哈,感觉她像个女儿一样,那男的也太老了!”
  “你管那么多呢!爱情又不分年龄,况且大叔年龄好像不大,只是风格有些老罢了!”
  路方舟嘻嘻奸笑着,“你看,你也知道他叫大叔了!真的不搭边啊!”
  “两个人相处的合不合适只有两个人自己知道,别人看见的都只是假象罢了!”
  “哎呦,真的是不能和耍笔杆子的聊天,句句出金句,让人无法反驳。”
  -
  垭惟将大叔送回了他家以后,继续送骆琦。
  外面的风有十分凉爽,骆琦开着车窗头发肆意的飞舞,脸色潮红的她眯着眼睛看起来特别性感。
  垭惟时不时的侧头看她,想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问道:“这次打算玩多久?”
  骆琦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反问道:“玩什么?”
  垭惟扬了下下巴,眼睛一直盯着前方,“你那个大叔。”
  “韩旭?哥,你在搞笑么?我没玩啊!有你这么说自己妹妹的么?”
  骆琦是垭惟看着长大的,在她心里垭惟和骆执屿是一样的,都是她的哥哥。
  “你觉得你们合适么?”
  对于垭惟时不时转头眼神的交汇,骆琦有些心虚的问了句:“那你觉得我们哪里不合适呢?”
  垭惟苦笑了一下,“那哥们儿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别让人给你糊弄了!像上次NSS那个小子似的,我可不去再给你出气去了,你自己心里有点数。”
  骆琦听后甜甜的笑了笑,俯身靠近垭惟右侧的胳膊有些撒娇的说道:“韩旭不会的,他的高冷不是装出来的,他对所有女孩都一个表情,不是那种到处花天酒地的人。
  我真的被他艺术气质迷的不要不要的,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嫁给他。”
  垭惟听到嫁给他这几个字时,突然踩了一脚刹车。
  不过正常道路行驶不会过多停留,只一瞬便回过神来继续前行。
  “你个姑娘家家的,嫁这个嫁那个,不嫌害臊是吧?”
  骆琦坐正自己的身子切了声,不满道:“我以前说嫁的都是那些小鲜肉明星好不好?那都是随口说说而已,不过遇到韩旭以后我才知道,我喜欢的人就是这个样子。”
  垭惟哼笑了声,便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等到骆琦家楼下的时候,垭惟将她的车子停好,骆琦问道:“要不要上去坐坐?”
  垭惟摇了摇头,“不了,我回去还有工作要做。”
  “谢谢你了哥,回去还要打车。”
  垭惟瞪了他一眼,“什么时候还学会客气了?你和骆执屿不愧是亲兄妹,连客气都这么的假。”
  骆琦傻笑,随后突然说道:“你回去告诉我哥,别在瞒下去了,我觉得他要是再欺骗笙歌,下场一定会很惨,你劝劝他。”
  垭惟点头道:“现在不是时候,笙歌生病了,所以...我想执屿不会去刺激她。”
  “生病?什么病?”
  垭惟抿了下嘴唇,叹气道:“好像是抑郁。”
  “啊?没看出来啊!”
  “他们俩个今天去的意医院,开了好些抗抑郁的药,不过鸽子好像不知情。”
  骆琦恍然大悟,“我明白了,那我没事多约她出去逛逛,别一个人老胡思乱想。”
  “成,那我回去了!你先进去,我在走。”
  骆琦心里暖暖的,古垭惟就是如此的贴心,有的时候她都会有种错觉,是不是垭惟才是他的亲哥哥,比骆执屿温柔多了。
  他才是她心里完美哥哥的模样啊!
  她轻松的转身进去,古垭惟见她平安进入后,才失落的转身。
  他眼里粘人的小尾巴麻烦精真的长大了,也有自己想要嫁的人了,但为什么,不是他?
  -
  骆执屿临别时对初伊嘱咐道:“今晚不要熬夜工作了,你睡前把药吃了好好睡,明早我过来接你。”
  初伊听话的点头,与他告别后便和路方舟进入了小区。
  她心里十分意外因为自己这次生病,骆执屿的表现。
  他好像比平日里话要多了些,心也更细了些,颇有些男朋友的模样。
  骆执屿虽然口头上没有答应她,可两个人似乎真的更近了一步。
  她和路方舟到家的时候,发现屋内的等都是打开的,Aimee系着围裙像妈妈一样在厨房里忙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