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八十七章 热搜

  这次初伊没了压力以后,到比上次打的凶。
  塔抱着一同冰淇淋在后面观看表情极其认真,甚至屏住呼吸连东西都忘了吃。
  Ann嬉皮笑脸的说道:“奶妈给我歌姐奶好,这伤害绝对不比我家Night神低啊!”
  初伊屏蔽了所有人的声音,她全当面前的怪兽就是那些黑粉,每处一招都像是一种反抗。
  塔咽了口口水,自言自语道:“这也太凶了吧!?”
  对面六小只突然感觉到了压力,以前有队长和塔的克制已经很难了,本想这次能轻松些,可是初伊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好对付。
  一个女孩子这么凶干嘛?
  一点都不淑女好吗?
  他们紧紧盯着屏幕,表情十分严肃,恨不得额头已经开始布满了密汗。
  五局,对面只赢了一局。
  有一局的MVP还是笙歌。
  骆执屿都没有想到她会打成这样,她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他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水平在哪里?
  但这种好成绩,真的让他感到意外。
  Ann开心的和戴夫击掌,对初伊奉承道:“鸽子,你真的太棒了!”
  初伊皮笑肉不笑的缩了缩脖子,连忙起身给塔把位置倒出来。
  六小只的其中一个哀怨道:“姐,你为什么不能手下留情啊!我们的假期啊!!!”
  初伊还没等说话,骆执屿起身看着他们,“连一个业余的女孩子都没有打过,很丢人哦!还不抓紧训练!”
  “哎!!!”
  紧接着一片唉声叹气,美好的下午又泡汤了!
  “你们训练吧!我也回去工作了。”
  初伊转身离开,大家看着她的背影互相对视了一眼,她最近好像越来越不爱笑了。
  还记得初伊第一次来的时候,是那么爱笑,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可现在像一朵欲要枯萎的花。
  “你们训练吧!我带她出去一下。”
  骆执屿起身去寻她,进屋发现她面无表情的敲着字,好像是一台码子的机器。
  “我们出去转转?”
  “不了,最近都没怎么好好工作,存稿也快要没了。”
  骆执屿上前握着她的手,停止她的动作,她抬头看着他,缓缓开口道:“我没事,你别这么特殊的对我。”
  “我知道你没事,我就是不想你为难自己。”
  “骆执屿,我一定能好起来的,我只是暂时控制不住我自己而已。”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带你去和石墨聊一聊,你有什么不开心的都可以吐给他,好不好?”
  初伊摇了摇头,“别逼我了成吗?”
  骆执屿见她十分的抗拒,叹了口气,松开她的胳膊,“好,那我在这陪你一会,你工作吧!当我是透明的。”
  骆执屿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专注的看着新闻,初伊开始继续工作。
  没过一会儿,骆执屿听到抽泣的声音,一抬头看到桌上许多擦鼻涕的纸巾,而初伊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泪流满面。
  骆执屿装作没有看见一般继续低着头,创作的工作太难了,难怪她的心理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人物开心她要跟着笑,人物难过她要跟着哭,她的心情随着人物的喜怒哀乐一起度过,仿佛活出了另一个人生。
  他没有选择安慰,是怕她尴尬,而选择了视而不见。
  听路方舟说,像她这种哭哭笑笑的时候经常都有,她只不过是写进去了,那个情绪一直出不来而已。
  她说过,只有你自己感动了,看你书的人才能泪流满面。
  这不是套路,是把你的真诚袒露给众人看。
  骆执屿觉得她很了不起,不管多少人否认她,至少他是这么认为。
  -
  眼看着半决赛要开始了,骆执屿他们这边也紧锣密鼓的筹备着。
  初伊感受到了大家的紧张,工作之余也会帮他们准备一些吃食,偶尔订些下午茶让大家放松一下。
  骆执屿最近太忙了,看着她的状态不错便也没有多想,可她越来越厚的粉掩盖着浓重的黑眼圈,代表她现在并不好。
  她只是不想让骆执屿跟着担心罢了!
  她拒绝骆执屿每天的接送,而是自己坐地铁过去,她不想浪费骆执屿的每一分每一秒,退役之前的比赛对他来说无比珍贵,他应该好好的准备。
  有天初伊刚到俱乐部大家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骆执屿还问她:“没事吧?”
  她有些不解的问道:“有什么事?”
  骆执屿笑了笑,“没什么。”
  初伊感觉到了大家的异常,没说什么直接走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后习惯的登录微博,没想到她的私信瞬间就爆了。
  上面那些话不堪入目,她被明晃晃的挂在了热搜上,某作者与读者互撕,毫无素质。
  上面的图片确实是她和一个读者在争论,但她觉得她做的没错。
  无数的谩骂瞬间袭来,电脑界面卡的无法动,她麻木的看了一会,直接按了重启键。
  电脑可以重启,人脑不行。
  Ann被垭惟在身后推了一把,他瞬间被挤进了屋子。
  他尴尬的挠了挠头,“你别看那些人瞎说,他们什么都不懂,只会无脑的喷。”
  “嗨,我没事儿,你们快去训练吧!”
  Ann试探的又问了句:“没事?”
  她极力的睁大眼睛,想让对方相信自己说的话,“嗯,没事。我都习惯了,她们骂去吧!”
  “哦,那我先出去了,别想那些不开心的,要是想发泄我们陪着你。”
  初伊感动的点了点头,Aimee那边的电话打了进来,她伸手接了起来。
  Ann瞧她接电话便退出了屋子,骆执屿一直在门外,见她勉强的笑着有些心疼。
  他在出事的第一时间便了解了情况,原因是有个人给她发私信说:“你写的东西真烂!就你这个水准还写游戏类的东西?你配吗?滚回去写你的言情吧!”
  初伊给她回复的是,“你不想看可以不看,我并没有强求你看,我写我想写的东西,不需要你来指点我该如何写写什么。”
  就简单的两句话,两个人便争执了起来,随后贴吧微博这些网站就爆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谁的有心之举,瞬间标签就贴了起来,没素质,装x铺天盖地的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