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九十五章 我们是朋友

  初伊似乎有些挣扎,她很难受的不停的摇头,双手紧紧的抓在一起,手上的青筋显而易见。
  “鬼,恶魔,好多的恶魔,他们要吃了小女孩,他们一直在奸笑,不,不要,别伤害她!”
  她从椅子上突然起身,,满头大汗的直喘粗气。
  石墨有些意外她会这样惊醒,贴心的伸手轻拍着她的背,“不怕,我在这儿。”
  她感受到自己哭了,伸手擦了擦眼泪,石墨从茶几上将纸巾递给她。
  “鬼,是什么鬼?”
  初伊还没有从那个梦里走出来,身体有些轻轻的颤抖,“很多很多的鬼。”
  “初伊,你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侧过头看向他,有些意外的说道:“您没看微博吗?”
  石墨笑着摊手,“不好意思,我没有微博。”
  初伊恍然大悟的点头,“哦,我前几天被爆和粉丝争执,很多人来骂我,导致我情绪一度的失控。”
  石墨了然,“他们就是你心里的鬼。”
  “我怎么能摆脱他们?”
  “我要是说不看,不听,不想,你能做到吗?”
  初伊摇头,“做不到。”
  “那看到麻木,看到毫无感觉,看到习以为常呢?”
  初伊依旧摇头,“做不到。”
  石墨笑了笑,“你就做你自己,别人不认同你说出的言论伤害了你,但至少你没违背你心里的意愿。
  你改变不了世界,和人类性格的多元化,但至少他们也没有改变你。
  你活着不是为了取悦任何人,何必管他们如何说呢?”
  “那些不带脏字的讥讽是最让我受不了的,还有就是站在他自己的角度教育别人的人,他们凭什么决定我怎么活?我的人生?”
  “你瞧,你都明白这个道理,他们什么都改变不了,干嘛要去理会?”
  “成千上万的谩骂,我真的受不了,可能我的内心不够强大吧!”
  石墨摇头,“谁都会受不了,我是心理医生,我不敢保证我自己能不能应付的来,所以我的逃避方式是不看,你应该有一个你自己的处理方式。
  初伊,在我眼里你是很棒的女生,不要听信那些不认识你的人如何评价你,多听听身边的声音,他们才是接触到你本人的人,他们才最有发言权。”
  “石医生,谢谢你,和你聊完感觉心里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不用叫我石医生,叫我石墨就好,我们是朋友了,对吗?”
  “好,石墨。”
  “那我们今天就到这儿,你休息一会,想走的时候再走,我把你今天的报告打出来存档。”
  初伊想着家里还有她为粉丝准备的小礼物需要包装,便没有停留,直接跟着站起了身,“我还有工作要做,就不打扰了。”
  石墨没想到她这么快便要走,但也没有过多的挽留,“好,适当的休息,一定要早睡,晚睡的话也很容易心情暴躁,胡思乱想。”
  “知道了,谢谢你。”
  初伊整理了一下仪容,拉开么把手又折返了回来,“石医生...”
  “石墨。”
  她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该去哪里缴费?”
  “不用,你是执屿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不用这么客气。”
  初伊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你忙,改天一起出来吃饭。”
  她离开后将门关好,想找一个护士问哪里可以缴费。
  正巧碰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女人将头发盘在脑后,脚上一双职业的高跟鞋和她的衣服有些不太搭,但是不得不承认她很漂亮,职业性的漂亮。
  “医生,麻烦问一下哪里可以交费?”
  女人愣了一下,心里念叨着,不是先交费后看诊的吗?
  她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孩,看着有些眼熟,便问道:“看得石医生的诊?”
  初伊点了点头,“嗯。”
  “看完了?”
  初伊觉得奇怪,她只是想知道交费处,怎么还要问这么多问题的吗?
  女人见她异样的眼神,随后笑道:“一楼药房旁边便是交费处。”
  初伊连忙道谢,便转身离开了。
  女人看着她的背影歪头想了一会儿,之后到石医生的办公室直接推开了门。
  石墨抬起头看到她的时候,眼神里期待的光暗了下去,这点对心理医生来讲不难察觉。
  “进来怎么不敲门?”
  石墨继续低头敲击着键盘写报告,女人坐在了他的面前。
  “你以为进来的人是谁?”
  石墨依旧认真的忙着,“没谁。”
  “刚才一个女孩问我交费处在哪里,你的病人?”
  石墨突然抬头,连忙拿起座机打到收费处,“初伊的诊费不要收。”
  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回道:“她已经交完了,人刚离开,交了十次诊费。”
  石墨直接挂断了电话,他从椅子上起身,低头看着那个女孩裹着外套似乎有些冷的站在路边等着打车。
  他从衣架上拿起外套便要出去,女人一把拉住了他,“什么病人这么重要?诊费不收,还要做免费的司机?”
  “粟倩,你别闹了,她是我朋友。”
  她继续不依不饶,“你很紧张你的朋友?”
  石墨推掉她抓着自己胳膊的手,“我真的有事,有什么回来再说。”
  石墨急匆匆的下楼,等到路边的时候那个孤零零的身体早已经不在了。
  他用力的甩了一下手,两手掐腰有些失望,到底是下来迟了。
  他所有的举动都被楼上的粟倩看得一清二楚,女人掏出手机在搜索上打了两个字,初伊。
  初伊的信息立刻呈现出来,她勾起嘴角笑了笑,难怪她觉得这么眼熟,原来是前几日那个没素质的作者。
  怪不得要来看病,被网络暴力过的人有几个心理能一点事情没有的?
  石墨说他们是朋友?
  她从未听说过他在国内有异性朋友,而且是能让一向稳如泰山的石墨有如此着急的神色,他们俩是什么关系?
  她没等石墨回来便回了自己的诊室,打开电脑在上面搜集了很多关于初伊的信息,这个人突然让高傲的她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危机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