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九十八章 只有一个房间

  骆执屿淡淡的回道:“你求的东西。”
  初伊一时想不起她求了什么,打开公文袋一看,是一沓YG所有队员的合照,上面还有大家的签名。
  她惊喜的给骆执屿一个拥抱,早晨来的时候见到桃子还有些愧疚,没有帮她要到,没想到他这便给她送来了。
  桃子和几个女生正在躲在后面对着骆执屿淌口水,初伊用眼神扫了一圈,最终发现了她们几个的身影。
  初伊对着她们招手喊道:“过来。”
  桃子和几个女生害羞的迈着小碎步跑来,初伊将公文袋交给桃子,“诺,给你。”
  桃子一看惊喜的下巴都掉了下来,“哇,全签名!!!”
  “Night,你明天比赛,一定加油啊!!!”
  “是啊!我们都支持你!!!”
  骆执屿拦着初伊的肩膀,对着她们点了点头,“谢谢。那我们先走了,要赶飞机。”
  大家纷纷道:“快去吧!一路顺风!”
  骆执屿牵起初伊的手,两个人刚走了几步,后面又有人喊道:“Night要对笙歌好啊!不然我们娘家人集体变成黑粉喷你!”
  骆执屿回头比了一个放心的手势,初伊侧头看着他,第一次有那种油然而生的幸福感。
  但同时她也心疼骆执屿,他们要赶很久的飞机,几乎半夜才会到达那个城市,明天又要比赛,他会不会休息不好影响发挥?
  到时候输了比赛,该怎么办?
  她这个想得太多的毛病,总在感性之后立刻浮现,将所有浪漫转换成现实。
  这些都是他们需要面对的,逃不掉。
  初伊在机场候机的时候,一直在看大家的评论,骆执屿看她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伸手将她的手机关掉,“别玩了,看那些东西做什么。”
  初伊怕那些负面评论影响他比赛,摇着头说:“没有,我就随便看看。”
  “什么人说什么都不重要,你就记得明天在赛场的时候大声为我喊加油。”
  初伊笑着点头,“好!加油!”
  他们在飞机上时天都已经黑了下来,骆执屿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忙了一天一定累了,睡会吧!”
  初伊将头靠在上面,从未有过的踏实感在心里蔓延,她真想一直一直这样下去,不要分离。
  到地方以后垭惟在酒店楼下接他们,因为房卡在他手里,他看着初伊跟着过来没有丝毫的惊讶,不过尴尬的是,酒店没有房间了。
  他将那一张房卡递到骆执屿的面前时,骆执屿黑着一张脸问道:“搞什么?怎么就一张?”
  垭惟解释道:“大哥特殊时期,将就一下吧!人家只带一队,最多几个替补,你整整呆了两队,酒店满员,赞助商给的根本不够住,我想再开没有房了,那几个孩子都是两个人一个房间,你有地方住都不错了。”
  骆执屿并不想接那张房卡,拉着初伊的手要走。
  “我带你去别的酒店。”
  初伊站站在原地没动,“执屿,明天还要比赛,现在很晚了,而且全过各地的人来看比赛,别的酒店也不一定有房,就在这睡吧!”
  骆执屿想了想,看着初伊有些憔悴的脸,还穿着她最讨厌的高跟鞋,一路上不知道崴了多少次脚。
  “行吧!你自己住,我和垭惟对付一晚。”
  垭惟立刻摇头,“我和戴夫一个房间,没你地方了。”
  初伊连忙说道:“没事的,走吧!”
  他们三个坐了电梯上楼,骆执屿一直黑着一张脸,对垭惟的安排非常不满意。
  垭惟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你们是男女朋友,在一个屋子也没什么啊!”
  骆执屿一记眼刀飞过去,颇有点你再说一句试试的意味。
  初伊有些害羞,将头深低着,脚上很难受,她真想立刻把鞋子脱掉,奈何这两位大神站在身边,她一个女孩子也不好意思。
  骆执屿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她的场面,她拎着高跟鞋要从电梯里出来,那个时候他还在想,这个女孩的脑子是不是不太好?
  鞋不好穿为什么要穿出来?不舒服又要拎在手里提着鞋光着脚到处走。
  他低头看着她不停变换站立的双脚,是自己想的少了,签售会完事便带她去了机场,连买个鞋子的时间都没有。
  下电梯后垭惟便挥了挥手,回了自己的房间,初伊和骆执屿去找他们的房。
  进门后骆执屿将皮箱打开,拿出一套睡衣丢给她,“去洗澡吧!”
  初伊看到他的皮箱里多出一套粉色熊的睡衣是那么违和,“你在哪里弄的?”
  “我去签售之前买的,本想着直接带你过来,买了明天要换的衣服,但是没有买鞋子。”
  初伊心里直呼,他好贴心啊!
  她拿着睡衣,换了拖鞋便去浴室,等洗漱出来以后她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
  骆执屿夹着烟站在窗台边,看到她出来问问道:“好了?”
  初伊擦了擦湿润的头发,“嗯。”
  “我给你叫了面,吃一口再睡,飞机上你都没怎么吃。”
  她就是闻着面的味道出来的,“你不吃吗?”
  骆执屿摇了摇头,“我不饿,我去洗澡,你坐着慢慢吃。”
  初伊看着面前的碗恨不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带骆执屿进浴室后,她大口大口的‘秃噜’起来。
  吃饱后在睡觉的满足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骆执屿出来的时候只为了一条浴巾,身前健硕的肌肉线条呈现在初伊的面前,她那一口面吃也不是吐也不是....
  就一直僵在那里,呆呆的看着。
  骆执屿看着她问道:“不好吃?”
  她嘴里的东西差点没喷出来,呛咳了几下,涨红的脸回道:“没有,很好吃。”
  骆执屿带着解释的意味说道:“我没想到只有一个房间,所以我并没有给我自己买睡衣。”
  初伊连连摆手,“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泳池里不都这么穿么?呵呵呵。”
  她笑的自己都想抽自己两个嘴巴!!!
  简直就太尴尬了好吧!!!
  她吃完面又去刷了一遍牙,等回来的时候骆执屿已经躺在了床上。
  她有些束手束脚的上去,拘谨僵硬的躺在另一侧,心脏一直噗通噗通的狂跳,声音大到她自己都可以清楚的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