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章 原来,是他

  她去看心理医生的事情被写的沸沸扬扬,就连是在哪个诊所都一清二楚。
  在这个时候她不能影响自己的心情,立刻将那些软件关掉,微信也不敢登录,怕大家问她,没事吧?
  怎么会没事?但也只能回‘没事’。
  她闲来无事打开摄像头本想偷拍一张骆执屿睡觉的模样,谁知相机的喀嚓声响起后,骆执屿立刻睁开了眼睛,吓得她心虚的将手机藏到了身后。
  “干嘛呢?”
  她磕磕巴巴的回道:“没干嘛。”
  “偷拍呢?”
  她嘿嘿笑着,骆执屿的手伸到他面前,她老实的交了出来,并且撒娇道:“别删,我就这一张。”
  骆执屿打开照相机,一手搂过她的肩膀,“干嘛照我自己的。”
  初伊愣神的看着他的侧颜,还没等反应过来,骆执屿直接按了照相的键字。
  “咔嚓,咔嚓,咔嚓。”
  每一张初伊都没有看镜头,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骆执屿将手机已经还给了她。
  她不满道:“我还没准备好呢!”
  “照完了,挺好看的。”
  初伊噘着嘴去翻相册,照片中骆执屿的嘴角轻微的上扬,深邃的眼眸仿佛要把人吸进去,而她,满脸崇拜的看着她。
  仿佛小迷妹现实版,虽然有点傻气,但正因为这样才显得可爱。
  Ann从后面将头伸到初伊和骆执屿中间,阴阳怪气的夹着嗓子说道:“Night神,我是你的小迷弟,我也要照。”
  “滚。”
  骆执屿抱着肩膀,眼睛都没睁,懒得搭理他。
  Ann对初伊挤眉弄眼,这边姿势已经摆好了。
  初伊打开照相功能打算和Ann和做报复骆执屿,谁叫他刚才照相的时候不让自己好好摆个姿势。
  她使用自拍功能和Ann开心的笑着,骆执屿则闭着眼睛和睡觉一般。
  他们俩做了许多搞怪的动作,Ann旁边的戴夫梵妮也加入了进来,几个拍的不亦乐乎,骆执屿不自觉的勾着嘴角。
  他知道他们在干嘛,只不过她开心就好。
  -
  在备场区等候的时候,初伊开始紧张起来,她握着杯子的手不自觉的发力,骨节分明。
  大家说说笑笑的似乎没有任何负担,她一个场下的人倒是激动的不行。
  骆执屿握着她的手问道:“怎么这么凉?”
  “我害怕。”
  骆执屿被她都笑,“怕什么?”
  “我也不知道,就是紧张吧!你们好像不怎么紧张哈?”
  骆执屿摇了摇头,“大家没日没夜的训练,做到问心无愧了,至于结果怎么样,赛后才知道,干嘛要紧张呢?无非就是两种接过,各站百分五十。”
  初伊怕自己的情绪让骆执屿他们有心理压力,站起身说道:“我去个洗手间。”
  她手心全是冷汗,到洗手间洗了洗手,用凉水轻拍下额头,对着镜子长舒了口气。
  这种感觉太奇妙了,既期待又兴奋又担心,五味杂陈的混杂在一起。
  外面的隐约声已经响起,队员马上就要入场了,她才从洗手间出来,不巧的是刚出来准备将擦手的纸巾扔进垃圾桶时,便和对面的人撞到了一起。
  她的额头撞到对方领带的架子上,她用手捂着,吃痛的连连的说道:“不好意思啊!”
  “是我看手机没看路,不怪你。”
  她痛的眼泪差点没掉下来,红着眼抬头,“郑总?”
  面前的人除了郑真诚还能是谁?
  郑真诚并没有展现出多么的意外,她和骆执屿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游戏圈谁不知道?
  “您怎么在这啊?”
  郑真诚含笑道:“我和moi的老板是朋友,我队没进来,所以来他们这凑个热闹。”
  他的队,不正是输给了YG么?
  初伊有些尴尬,“郑总,要进场了,我先回去了,免得执屿找不到我。”
  郑真诚点了点头,“好,哦!你等下。”
  “怎么了?”
  “Night现在还玩那个魇之深渊的手游么?我听说手游过几日可是有大活动,他去么?他要是去我就不去了,免得见面尴尬。”
  初伊震惊的愣在原地,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我,我还真不清楚。”
  郑真诚装作理解的点了点头,“他们几个小子以前在我那的时候,总是抱这个手机玩,真不知道电脑玩不够还是怎么的,跟个孩子似的。”
  初伊:“是吗?我先走了,等回去叫上AImee我们一起吃饭。”
  “好,你慢点,赛场见。”
  初伊就如落荒而逃一般从那里走了出来,等回到休息室的时候脸色已经白的如纸一般。
  骆执屿看向她,见她回来便率先起身,“走了,伙计们。”
  大家齐刷刷的起身,聚在一起互相抱着肩膀,喊了一声,“加油!”
  初伊的眼泪差点没飚出来,不知道因为激动,还是因为郑真诚的话。
  骆执屿走到她身边对她说道:“一会你就和垭惟坐在一起,不要到处乱跑,等我下来。”
  初伊乖巧的点头,什么都没说。
  骆执屿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跟我说声加油。”
  多少年前,Night发微信说过一模一样的话:笙歌,和我说一声加油。
  是他,他是Night。
  初伊含着眼泪硬撑着笑容面对对面的男人,说了声,“加油!Night,加油!”
  骆执屿看到她眼中的碎泪,根本不知道她是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
  “额头怎么红了?”
  初伊躲闪的回避道:“去厕所的时候撞门上了。”
  他又心疼又想笑,揉着她头顶的发,宠溺的说着,“下次注意些,等我下来。”说完,在她额头受伤的地方印了一吻。
  身后的队员立刻起哄,“哎呦!!!酸啊!!!”
  骆执屿领头,一队黑衣男子穿过休息区向前行走着,大家的昂着头,气势高昂。
  为首的男人身边带着一个长发的女孩,她的眼睛里似乎有心事,不过在侧颜看着Night的时候,只有满满的鼓励。
  她将所有的质问全部咽进了肚子里。
  他们从内场入场,垭惟带着初伊和一队年轻队员找到了座位席,过道的另一侧便是郑真诚,他还礼貌的和初伊挥了挥手。
  现场的劲歌热舞已经表演完毕,现在大屏幕上转播的是队员们进入比赛室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