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零七章 圈套

  郑真诚装作回忆一般,缓了半晌才说道:“张飞什么加把刀吧?那时候公司不允许他们浪费时间,我的要求也是严了点,几个人总是偷偷摸摸的玩。”
  他心里将这几个名字记得牢牢的,就为了等初伊张口问他,好将这一切都告知与她。
  他原本想用这个做筹码,让YG放弃笙歌的版权,但是他们两个人突然公开恋情便不能这么做了,现在让他们分手才是至关重要的。
  路方舟出言道:“够了!别再说了!你一个老板会关心手下的队员平时有什么娱乐活动?是不是播放器里听什么歌看什么电影你都知道?你在这说这个你什么居心啊?”
  Aimee没想到路方舟会这么激动,连忙制止:“路方舟,你把嘴闭上。”
  初妈妈看出事情绝对不简单,但是也装作听不懂般的说道:“你们年轻人火气还真旺,一家人吃个饭怎么还吵起来了?”
  路方舟不甘心道:“干妈我和你一是一家人,和他可不是。”
  “方舟,可以了,小郑是我叫来的,你这多让干妈下不来台?”
  路方舟变听话的没在吱声,Aimee心里也是有一股气在的,郑真诚从未和她说过这些,为什么不提前先和自己商量商量,而是直接爆出来?
  都是乌鸦,非是要比比谁黑吗?
  初伊一整场都没再说一句话,路方舟时不时打量她一眼,心里有些不忿。
  郑真诚什么意思啊?
  他这明明就是圈套,等着初伊往里面跳呢!
  没有人比路方舟还要理解初伊现在的心情,因为那段时光是他一路陪着她走过来的。
  她掉的眼泪,她的难过,他都看在眼里。
  初伊一直在心里笑话自己,原来,所有人都知道啊!
  只有她一个人是傻x!
  看着她被蒙在鼓里耍的团团转的感觉,好玩吗?
  她竟然一次又一次的掉进了Night的怪圈里,两次都没有逃出魔掌。
  Night,会不会过分了?
  她眼泪悄然无息的落下时,正好被初妈妈收入眼中,大家各怀心思的吃完饭,到楼下结账的时候初伊拿出了卡,吧台的收银员却问道:“您是初伊小姐吗?”
  初伊点头回道:“是我,怎么了?”
  “您此次的消费是两千六百四十元,刚才骆先生来过留了五千的押金,这是剩余的钱您收好。”
  初伊并没有觉得多么的开心,用力的接过钱直接一把扔进包里。
  他到底还是来了,问她在哪儿就是为了来结账吧?
  那明知道她们在这里吃饭,她的妈妈也在,为什么都不能上楼去看一看说上一句话呢?
  不敢吗?
  还是没到见家长的地步吧?
  其实她不知道白日里骆执屿已经和初妈妈见过一面了,他来而没上楼只是不想破坏她们叙旧的气氛而已。
  所有人都能看出初伊的不悦,没有一个人敢说话,直接走出了大堂。
  Aimee把车钥匙扔给了路方舟,“你开,我坐他车走。”
  路方舟接过带着初伊和初妈妈离开,初伊的失魂落魄被郑真诚看得一清二楚,她的目的达到了,现在只需要等消息便可。
  他们离开后Aimee立刻落下了脸,“郑真诚你什么意思?!”
  郑真诚一脸茫然的看着她,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的样子。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什么我知道什么?Aimee你可把我说糊涂了!”
  “你和初伊说的那些,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我说什么了?我是在问他骆执屿去不去参加手游的活动免得我们见面尴尬,这有什么问题了吗?”
  Aimee听后越来越激动,咄咄逼人的问道:“你知道骆执屿玩过手游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明知道初伊暗恋过一个很久的男生也叫Night!你为什么到现在才说?”
  郑真诚一副委屈的模样,回道:“Aimee你真的误会我了,上次的事情我都没往心里去,早就忘了,而且初伊不是十分确认的说两个人不是同一个人吗?我以为她有证据确认骆执屿不是她喜欢的那个男生,我要是知道我怎么也不可能说啊!至少我也会和你商量一下啊!”
  郑真诚的名字不白叫,他撒谎的时候看起来真的特别真诚。
  “真的?”
  他叹了一口气将Aimee拉着抱在怀里,“亲爱的,我现在这样你都不嫌弃我,和我在一起,我怎么可能骗你?我真的不知道,不如一会我在和初伊说说吧?”
  “不用了,她已经有自己的决断了。”
  他们俩个上车,Aimee对他问道:“你确定吗?”
  “我也是挺王垣说的,他那时候是他们的经纪,应该不会错,但我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
  “骆执屿这个王八蛋!骗了初伊这么久,现在又来骗她!”
  郑真诚自责的说道:“这事闹的,听说初伊生病了,不会对她的心情有影响吧?”
  Aimee叹了口气,“谁知道呢!这几天我还是陪陪她吧!别在出什么事儿了。”
  -
  到家的时候路方舟帮忙拿今天采购的物品,初伊也拎了些,三个人一起上了楼。
  回家以后初妈妈拿出了两个袋子递给路方舟,“干妈给你买的,你快看看喜不喜欢。”
  路方舟感动的说道:“我还有礼物呢?谢谢干妈!”
  他打开袋子,一个里面是一条腰带,一个是一双鞋。
  “干妈,这鞋我喜欢好久了,你也太有眼光了吧?”
  初妈妈笑着说道:“你不嫌干妈眼光老气就好。”
  初伊小声说了句:“我上楼洗澡,你们先聊。”
  她走以后初妈妈对路方舟问道:“你们在饭桌上说的,是怎么回事?”
  路方舟尴尬的眼神躲闪,“没什么,就是工作的事。”
  “你别骗干妈,你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
  “初伊以前不是在网络上喜欢一个男生么?后来那个男生消失了,郑真诚刚才的意思,骆执屿就是那个男生,但是初伊不知道,所以她现在心里可能有些难过吧!”
  初妈妈紧皱眉头,“还有这事?那不是撒谎么?欺骗别人感情么?”
  “干妈,骆总真的很好,我不相信郑真诚说的,我觉得里面一定有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