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零八章 送机

  初妈妈心急道:“人家没有证据怎么会乱说?不行,我去和初伊聊聊,你先自己玩会。”
  她走到一半的时候,路方舟说道:“干妈,您别太狠,她也不好受。”
  初妈妈点了点头,“我知道。”
  她到她的房间门前敲了敲门,没等初伊说话她便推开了门,“乖乖?”
  她探身进去的时候,见到初伊正抱着膝盖在飘窗处坐着,眼睛飘忽的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初妈妈走了进来将门关上,坐在床尾处恰好离她很近。
  “乖乖,你怎么哭了?”
  初伊用力的擦了擦脸,鼻音很重的说道:“我没事儿。”
  “有什么不开心的就和妈妈说,是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初伊摇了摇头,初妈妈叹了口气坐在她的身边,初伊顺势靠在她的肩膀上。
  在父母的肩膀上靠着,自己的心会立刻变得柔软,因为那里是最有能量的加油站。
  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掉,不知道是不是情绪症犯了的缘故,她心里都是不好的声音。
  “他把你耍的团团转的感觉怎么样?”
  “你可真丢人呀!”
  “还以为人家对你是真爱呢吧?白痴一个!”
  “大家都在看你笑话,你却不自知,简直蠢到了家!”
  这些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在她的脑子里盘旋,怎么挥也挥不去。
  初妈妈叹了口气问道:“乖乖啊!你和妈妈约定的时间还有多久啦?”
  “两年。”
  初妈妈继续问道:“如果说,妈妈后悔了,妈妈想现在就带你走,你愿意吗?”
  初伊惊讶的起身,“妈,我现在很好啊!我的工作成绩很好,到底做到什么地步,你们才能满意呢?”
  “妈妈知道你事业很好,Aimee都和我说了,很多人喜欢你,在网上也看到了许多人支持你,妈妈不是逼你,去那边也可以做你喜欢做的事,在爸爸妈妈身边不好吗?我们也可以照顾你啊!”
  她摇了摇头,“我不是不想你们,可我真的更喜欢北方的生活,等以后你们回来了,我就天天守着你们哪也不去了,成吗?”
  初妈妈见女儿的心里又愧疚又不想违背心里的意愿,便笑着同意,“好,那你也得答应妈妈一件事情。”
  “您说。”
  “无论你在哪里,快乐健康才是最主要的,不要为难自己,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无论发生什么,爸爸妈妈在身后支持你。
  还有那个骆执屿的事情,你要想清楚,你们到底合不合适,你又了解他多少,谈恋爱可以,但尽量不要让自己受伤。”
  初伊瘪这嘴点了点头,勉强的扯出一丝笑意的说道:“我知道,您放心吧!”
  她硬挺着让自己看起来好过一些,不想让妈妈看出她的难过。
  其实现在的她已经要难过的快要窒息了。
  她想立刻便去问他,但理智阻止了她,儿女情长没有他们的荣誉重要,她自是明白的,那么多人努力了这么久,等得便是这个时刻。
  无论多么的伤心,终归还是不忍心为难他,因为他是几次带她走出黑暗的人啊!
  无论是曾经是Night,还是现在的Night,他都曾出手相助过。
  曾经几乎风尘的回忆一幕幕的闪现在眼前,她以为她再也不会拨开那段往事了,至少不想让骆执屿觉得她没有忘记,她还留恋。
  可兜兜转转,那个故事一直在延续,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
  初伊当晚和初妈在一个床上睡的,初妈妈和她讲了许多她小时候的趣事,母女俩将近一年才见一次面,这种久违的家常是幸福的。
  第二日初妈是上午的飞机,路方舟和Aimee纷纷请假要去送她,到给初妈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Aimee拉过初伊问道:“你没事吧?”
  初伊摇头,“我没事。”
  “你把车的合同带着,昨天我们约的今天下午提车,送完干妈我和路方舟正好带你过去。”
  “嗯,知道了。”
  等到机场的时候初伊心里有些难受,眼睛酸胀的厉害。
  其实对于离别她早就麻木了,但是真到送别的场面还是会舍不得。
  初妈千叮咛万嘱咐的说道:“你照顾好自己,知不知道,不要老是熬夜,实在不行请个阿姨来做饭,多喝汤,少喝奶茶对皮肤不好的。”
  此刻的这些唠叨听起来好像也没有那么不耐烦了。
  初妈妈也是性情中人,感性起来也控制不住的泪目。
  就在她快要过安检的时候,骆执屿的身影突然出现,他昨晚给初伊发微信她没有回,所以他特意问的路方舟送机的时间。
  路上有些堵,他停好车后一路飞奔而来,站在那里的时候,还稍稍有些喘。
  “阿姨,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初妈妈看到骆执屿满头大汗的模样,心里有几分感动,但是他骗自己女儿的事情,在她心里始终是结。
  “没关系,还劳烦你亲自过来了。”
  “阿姨,一路顺风。”
  初伊妈妈礼貌的微笑,和初伊Aimee他们纷纷拥抱后,领着行李箱去了安检。
  初伊红着眼眶在后面喊道:“妈,到了记得报平安!”
  初妈连头都没回,挥了挥手示意她放心。
  不知道是不是同样留了眼泪,怕被几个孩子笑话,所以才没有回头。
  初伊用力的咬着嘴唇,心里越来越烦,越来越堵,几乎都要把嘴唇咬破了还不肯松口。
  Aimee在一旁劝道:“别这样,你要是想他们,过几天我休假带你过去。”
  骆执屿看着她眼含泪意而倔强着不肯落下的模样,蹙眉心疼,轻声道:“我带你去散散心?”
  Aimee顿时将火气转向了他,“为什么要跟你去散心,怎么?游戏玩不够是吗?想玩现实版的游戏耍的人团团转才高兴是吗?”
  骆执屿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侧着头看向她。
  初伊怕Aimee说出实情,连忙说道:“你们去车里等我吧!我马上就过去。”
  Aimee瞪了一眼骆执屿,之后强硬的拽着路方舟的袖子便离开了。
  “执屿,谢谢你来送我妈。”
  “你怎么了?”
  “我没事,我最近可能有点忙,我就不去俱乐部工作了,你们好好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