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冠军

  她将手机放在椅子处,用耳机听着声音,眼睛依旧看向对方来开会的那些人。
  她虽然人在会议室,可是灵魂早就飘向了远方。
  双方还在激烈的争取自己的最大权益,而公司这边Aimee一步不让,希望是能闹个双赢,毕竟以后还是要合作的。
  对面的陈总想了一阵表示道,“不想原文改动也可以,那不如这样,笙歌女士来担任编剧,她自己的书自己最了解,改剧本的时候也可以更顺手,当然我们会有一个专业的编剧,到时候他们两个合作。”
  Aimee喜上眉梢,心想道这自然是大好事啊!
  不过她并未表露的太明显,反而装作有些为难的说道:“笙歌很忙的,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这个....”
  陈总笑了笑,让秘书又拿出了一份文件,“有偿。”
  秘书将文件递到Aimee的面前,Aimee挑了一下眉,合同都准备好了,看来是有备而来啊!
  她认真的翻阅了一遍,随后交给初伊。
  她在她耳边说道:“我看着没问题,你看看。”
  初伊哪懂这里面的猫腻,但她清楚Aimee说没问题,那就一定没问题。
  签了这个就代表她可以做自己书的编剧,还会有另一份收入,可谓是一举两得。
  Aimee利落的在公司的地方盖上了章,合同递给初伊在上面签了字。
  Aimee拿着合同起身,对着陈啸伸出了手,“合作愉快,陈总年纪轻轻真有远见。”
  陈啸谦虚的含笑道:“这本书是真的好,能够得到是我方的荣幸。”
  他和Aimee松开后将手递到了初伊的面前,“未来经常会见面,希望可以有段愉快的经历。”
  初伊正认真的听着现场的解说,两战队抽到了五局的赛制,第一局正要开始。
  Aimee轻推了一下她,她才回过神,看到面前的手,和陈啸含笑的脸,立刻回握道:“合作愉快。”
  陈啸带着秘书离开,走前给初伊一张名片,叫她过几日去公司找一下他。
  Aimee和初伊一路将他们送到电梯,电梯门刚关上,Aimee便激动的抱着初伊兴奋的尖叫。
  “宝贝,你太厉害了!我太为你高兴了!”
  初伊一直的愿望,终于成真了,心里自是忍不住的开心。
  她们俩回到办公区的时候,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起身鼓掌,因为只要见Aimee合不拢嘴的模样便一定是签成了!
  不然黑脸女金刚何时会笑???
  Aimee激动的对大家说道:“下午茶,我请!晚上我请大家吃饭,一起为笙歌庆祝一下!”
  初伊的蓝牙耳机里解说一直再说,“Night今天的状态似乎不太好,也不知道是不是退役赛的关系,所以有些紧张?现在大大小小的失误已经无数次了,照这样打下去YG今年恐怕很难得冠!”
  初伊紧张的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Ann的眼神时不时的便会看向骆执屿,骆执屿的表情却也不那么好看。
  初伊对Aimee说道:“明天!明天我请,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Aimee在她身后大喊道:“你干嘛去啊?”
  桃子小心翼翼的蹭到Aimee的身边,八卦的说道:“今天可是YG的决赛,笙歌自然要去给男朋友加油了!我们大家理解,就明天吧!是不是啊?大伙!”
  大家纷纷附和着:“对啊!今天很重要的!”
  Aimee瞪着眼睛朝初伊离开的方向翻了一下,死丫头,不是说好了要分手了吗?
  怎么急匆匆的又去看他的决赛?
  到底是在搞什么?是伤她伤的还不够深是吧?
  初伊一路上将车子开的飞快,奈何路上太堵,第三季局打完她还没有到。
  现在对方二比一领先,如果第四局对方在赢,YG的比赛也便结束了。
  她焦急的按着喇叭,车子就和蜗牛一般向前蹭,等她到门口的时候直播已经到了第五局。
  还好YG在第四局的时候追回一分,她到门口的时候拿着票,门口的保安不让她进,阻拦道:“小姑娘比赛已经开始了。”
  “可是我有票啊!你让我进去吧?”
  “真的不可以,不好意思。”
  “鸽子姐。”
  初伊听到有声音叫她,立刻朝里面看去,这个年轻的小孩便是骆执屿派在这里等她的,他一直站在这没有动过。
  他顺利的将初伊带了进去,初伊脱掉高跟鞋疯狂的跑到第一排,垭惟见到她来倍感意外,“鸽子?”
  初伊大口大口的喘气,“怎么样了?”
  垭惟摇了摇头,“不是很好,快结束了,执屿只出了几个暴击,伤害根本不够。”
  初伊双手合十的放在身前,为他祈祷,一定要赢啊!
  她拿着胸前的哨子一声一声的吹了起来,骆执屿在赛室根本听不到,但她相信他感应的到。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骆执屿真的突然发力,招招暴击伤害极高,走位也异常迷,与团队的配合更加天衣无缝。
  初伊的眼中泛着希望,跟着所有粉丝们一起有节奏的喊着加油。
  当骆执屿一枪三连冰锥射出去以后,全场飘下了五彩斑斓的彩带,垭惟在初伊身后用力的喊了一声:“yes!”
  初伊愣在原地,这是...赢了吗?
  赢了....YG赢了。
  骆执屿,赢了。
  初伊捂着嘴激动的说不出话,这场比赛打的很费力,屏幕里的骆执屿脸色异常的白。
  “YG,冠军,YG,冠军!”
  YG的队员们上台的时候,骆执屿一眼便扫到了站在台下赤着脚,高跟鞋丢在一旁的初伊。
  她没有撒谎,她真的去开了会,不然她绝对不会正装出席。
  她胸前的那枚哨子有些晃眼,她刚才是吹了吗?
  骆执屿对着初伊的方向,竖起了大拇指。
  当队员一起抱着奖杯的那瞬间,所有喜欢NSS的老粉几乎都哭了,台下YG的员工纷纷泪目,他们等这一个时刻,太久了。
  曾经的他们喜欢NSS里的六位少年,从他们出来比赛,到解散,又到今日重组的YG,这些年这几个少年长大了,成熟了,骆执屿也即将要告别这个赛场了。
  大家一起喊着:“Night,别走!Night,别走!”
  Ann第一次在台上矫情的掉眼泪,除了十一以外,其余五个人都知道YG的意义。
  他们都比骆执屿年纪小,骆执屿作为队长做了所有应尽的职责,不应尽的也没少做。
  如今那个霸气的队长要退役了,这场比赛的意义在他们的心里是那么的不同。
  从此以后,可能再也无法并肩作战了。
  戴夫梵妮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垂了Ann一拳,“傻x,你哭什么!害的我也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