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山河相愈

  骆执屿突然笑了,眼中闪过碎碎星光,“以前你是小幽灵,现在轮到我,不过我不后悔,你后悔吗笙歌?”
  初伊想了想摇头,她放下所有的怨念,第一次心平气和的和他来谈,“不后悔。”
  骆执屿见她这次没有再故意气他说反话,神情更是柔和了许多,心里一阵暖阳,道:“鸽子,其实你才是那个太阳之子。”
  初伊当时的设定将Night比作太阳之子,他永远可以领着她走出黑暗。
  如今他这般说时,她突然明白,在爱人眼里彼此都是那一束光。
  -
  方建办公室。
  男人拿着公文夹仔细的阅读着Aimee所列出的每一条方案,他斟酌了一番随后说道:“你的意思是投标?”
  Aimee点头,“郑总也一直等着笙歌这本书完结,我觉得半路卖给别人不公平,还不如...来一次公开的竞标。”
  方总笑了笑,指着她道:“你这商业头脑我不知道是该夸你,还是该如何,我听说你和笙歌是朋友,她的意思呢?”
  “我还没有问过。”
  方总放下企划书,对Aimee说道:“虽然我们都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也要征求一下笙歌的同意,骆总给的条件真的不低了,没有人会让股出来,看来他势在必得。”
  Aimee继续争取道:“我觉得郑总应该也可以做到这种让步。”
  方总的眸子深沉的看向Aimee,外面的风言风语他不是没听到过,不过她怎么能看上郑真诚那般老狐狸?
  还能使一向冷静沉着的她做出这种事情,看来倒是自己小看了郑真诚。
  “好,你去准备吧!不要公开,内部决定便可,不然还觉得我们趁火打劫,不要做的吃相太难看。”
  Aimee开心的点头答应,“谢谢方总,交给我吧!我会做好的。”
  骆执屿挂掉方总的电话后不屑的笑了笑,他就知道在商战上没有口头协议,当时和方总谈的好好的,经过Aimee一说,立马又改成了价高者得。
  不过他不在乎,因为就算倾家荡产,他也要笙歌的这本《幽灵王城》。
  初伊在得知这个事情后,并没有因为提前出售而多么喜悦,她这本书已经快完结了,只不过因为要改剧本而耽误了一些进度罢了。
  当她知道骆执屿要和郑真诚竞争的时候,她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Aimee问道:“你更希望谁能买走?”
  “骆执屿。”
  她毫不顾忌的回道。
  “为什么?”
  她抬头与Aimee对视,知道这样说Aimee可能会有些不开心,但她还是如实说出自己心里所想,“郑总商业目的太强了,他会毁了这部游戏,他可以挣钱但是我敢和你打包票,他会做快餐,捞完就走。”
  “我可以和他沟通啊!如果热度持续够,为什么不可以一直做下去?”
  初伊摇头,“他不会的。”
  “初伊,我觉得我比你要了解他,你相信我一次,可以吗?是不是骆执屿又给你灌什么迷魂汤了?”
  “Aimee,骆执屿找过我,但是你说的事情他一个字都没有提,我只是从客观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罢了!”
  Aimee叹息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到底谁能得到,这个就交给命运,我们都不去管,如何?”
  “本来就是公司决定,我管得着么?”
  她失落的说完便继续改剧本,Aimee看出她来了一些情绪,便也没在继续这个话题。
  到晚上的时候陈啸突然打来电话,初伊还以为他有什么吩咐,接起来以后听到对方爽朗的声音说道:“下楼,带你出去放松一下。”
  “陈总,你不是开玩笑的吧?你怎么知道我家?”
  “你的简历上有写,我都到了,下来吧!”
  初伊换了件衣服便下去,陈啸见到她的身影出现便下车贴心的帮她打开车门,手中还有一捧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她没太搞明白陈啸为什么要这么做,身为上级这般关心下属似乎有些...不妥吧!
  “陈总,你这...我太受宠若惊了。”
  “员工的心情好,才能更有效的帮我干活,我这叫套路。”
  初伊被他自黑的模样逗笑,心知他是故意说成这样功利,十分佩服他的情商。
  “那我们接下来要去哪?”
  陈啸启动车子,“到了你就知道了。”
  初伊见他神秘兮兮的模样,也没有多问,总归不能将自己卖了就是了。
  陈啸将她带到一个很有特色的饭店,名字叫【山河相愈】。
  在距离市区很远的地方,红色的砖墙进院后木制搭的台子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响,四处挂着星星点点的灯光十分梦幻。
  有几桌客人在院内露天的桌前用餐,陈啸将她带入了里面的二层小楼,这个地方装修很特别,初伊骨子里的文青气质对于饭店的名字和这里的一切都很喜欢。
  她好奇的赞叹道:“这里好特别啊!”
  陈啸见她喜欢立刻展开笑颜,回道:“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山河相愈的故事你没听过吗?”
  初伊摇头,“什么意思?”
  “第一间山河相愈不在这里,听说开这个店的姑娘和她的爱人走散了好多年,她每到一个城市,那个城市便会多出来一间叫山河相愈的饭店,她走了很多地方,所以几乎哪里都有,装修风格都是一样的。”
  初伊感叹这姑娘的毅力,“等了好多年?那最后呢?等到了吗?”
  陈啸对服务生说道:“我要两杯‘重逢’。”
  他对初伊说道:“最开始店里的招牌叫忘忧,后来突然改了叫重逢,可能是一种期盼吧。”
  初伊光听这几句便觉得震撼,她真的好好奇,那个女孩最后有没有如愿。
  陈啸看初伊有些失落的眸子突然笑了起来,“这么想知道?”
  初伊点了点头,“特别想。”
  “诺,她就在那,不如你去问问她?”
  初伊的眸子一震,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一位长发齐腰的女人站在吧台里面,身旁还有个男人小麦色的肌肤正在与他打趣儿。
  初伊惊叹道:“她好美。”
  “我带你过去?”
  初伊向后缩了缩,“别打扰她了吧!”
  陈啸笑道:“他们是我的朋友,刚巧今日过来,走,我带你过去认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