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释怀

  初伊在他身后如一个娇羞的小姑娘一般,心里有些激动的打鼓。
  陈啸带着初伊坐在吧台处,那个小麦色肌肤的男人看到陈啸先是一阵意外,随后从里面出来和他拥抱,好像很久未见的朋友。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都没见到你进来。”
  陈啸客气的回道:“没敢打扰你,不过我这朋友想过来和你们打个招呼,我就带她过来了。”
  他说完转头对初伊说道:“这位算是我的合作伙伴也是我的好朋友,秦睿宇。里面那位美丽的姑娘,程爱绮。”
  初伊在脑海里搜索着这个名字,程爱绮?怎么这么耳熟!
  她被陈啸逗笑,自嘲道:“还美丽的姑娘呢?我是美丽的姑娘的妈妈。”
  “你永远都是这么美丽,介绍一下,初伊。”
  初伊有些激动的和他们俩打招呼,秦睿宇勾着陈啸的肩膀眉飞色舞的问道:“女朋友?”
  陈啸摇头,也半开玩笑的语气回道:“正在努力。”
  初伊的心里一紧,什么正在努力啊?这玩笑开的有点大。
  程爱绮感受到初伊的惊讶与破窘,解围道:“我知道这个女孩,前一阵很火,是你吧?”
  初伊挠了挠头,“都是负面新闻,让你见笑了。”
  她在程爱绮面前就像初出茅庐的小朋友,对方的气场太强了,而且举手投足间的风韵一般人都比不上。
  她的身上有许多黑色纹路的线条,应该是纹身吧?
  好酷!!!
  初伊也不清楚是因为老板的名气导致今晚这里爆满,还是每天都爆满,大家好多人过来和她打招呼,像是老朋友一般,程爱绮更是一点架子都没有。
  程爱绮观察出她在自己面前有些紧张,笑着对她说道:“你那个还算是负面新闻么?不算事儿,我以前被黑的可比你惨多了。”
  秦睿宇装作数手指的样子对她点头说道:“嗯,十个手指数不过来。”
  初伊好奇的打量着秦睿宇的程爱绮,嗯...他们俩好配。
  他是她等到的人吗?
  是等到了吗?
  陈啸看着她呆萌的样子有些想笑,“你是不是觉得他们俩是一对?”
  初伊点了点头,程爱绮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秦睿宇倒是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妹妹好眼光!”
  初伊这么一看自己估计是猜错了,她小声的问道:“我叫你爱绮姐可以吗?”
  “当然。”
  “爱绮姐,冒昧的问一句...你等到了吗?”
  程爱绮瞬间便知道陈啸这个家伙一定是拿她的故事又去骗女孩子了,笑着仰了下下巴。
  初伊顺着她的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顿时呆住了。
  上一秒她还觉得秦睿宇和爱绮姐很般配,而这一秒瞬间打脸,看完这个男人她才明白什么叫般配。
  男人的腿上有一个女孩正撅着小嘴和他乞讨着什么,他满脸的宠溺轻轻摇头拒绝。
  女孩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回头指了指自己的母亲,男人的眸子看向这方,在面前的女孩额头上亲了亲,神态极其温柔的继续哄着。
  那是...他们的孩子吗?
  程爱绮对她分析道:“一定又吵着她爸要去看哥哥。”
  “你们有两个孩子吗?好幸福。”
  “嗯,还有个男孩,不过他爸比较宠这个小的,两个人形影不离,我好像给自己生了一个情敌。”
  初伊被她逗笑,好奇的问道:“爱绮姐,你们当年为什么分开?”
  “嗯...有些不可逆的原因,但是我觉得正缘无论分开多久,兜兜转转还是要相遇的。”
  初伊连忙接着问道:“那什么是正缘呢?”
  “非他不可。”
  非他不可?!
  陈啸突然伸出手,叫停,“姐姐,你别给她灌输这些思想哦,无疑给我加大难度。”
  大家都拿陈啸的话当一句玩笑,后来初伊才想起她是那部离生篇动漫的原型,很多年前自己还有追过呢!
  那那个男人是大魔王吗?
  他们的故事是被神化了吗?
  程爱绮似乎与她很投缘,和她说了不少有趣的故事,她也终于明白了那句非他不可的意义。
  对方即使做错了什么,或者伤害到了自己,但还是想要爱他,想要和他相守下去。
  你自己有这个信念,缘分的线才不会断。
  听了好多她的事才知道自己的付出和等待根本不算什么,至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惨。
  从山河相愈出来时,程爱绮特意送他们到路边,初伊对她说道:“听了你的故事好震撼,真希望以后还能听到。”
  “以后会有机会的,小姑娘,我母亲告诉过我一句很有用的话,在人间除了生死都是小事,不要去较真儿,一切都会变得简单。”
  她说完便笑着挥手,转身回到那个宠女狂魔的男人怀里,他的臂弯处坐着一位可爱的女孩,女孩紧紧的抱着父亲的脖颈,爱绮侧头与他们父女有说有笑的模样,是这世间最温暖的一束光。
  她看得出了神,陈啸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嘿,回神了!”
  初伊看向他,由衷的赞叹道:“这怕是我见过世间最美的爱情了。”
  陈啸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个背影,“我带你来,是希望她能开导你心里结,显然你只看到了爱情...”
  “谢谢你,陈总,今晚真的学到了很多。”
  陈啸纠正道:“叫我陈啸就好,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对吗?”
  “好,陈总...啊!不是,陈啸,你先回去吧!我觉得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她转身便跑了,没有给陈啸任何说话的机会。
  陈啸笑着无奈的摇头,严重怀疑自己带她来这里到底是对还是错?
  他这算不算给别人做嫁衣了?
  初伊盲目的跑了很久,没有目的地,没有尽头,不知道要去哪里,直到她将心里这一段积压的烦闷全部抛掉,好像程爱绮的那些话一下子点醒了她,好像之前自己纠结的都是芝麻都不如的小事,她终于能放过自己,释怀了。
  她拨通骆执屿的电话,当电话接通的那一刹那,她冲着电话吹响了哨子。
  骆执屿浅浅笑意的问道,“在哪儿?”
  初伊转身看着一些标志性的建筑物和路标,报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骆执屿回道:“等我,不许动。”
  初伊眼泛湿润的大声回道:“好,骆执屿,这次你不许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