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谢谢你

  如果说,‘坚持的意义是为了最后的那个成果,我更愿意享受它给我的所有过程。’
  骆执屿气喘吁吁赶到的时候,天空刚巧下起小雪,雪花星星点点的飘落,借着路边暗黄的灯光,像是一场童话般的梦。
  初伊吹着哨子一步一步的走近他,她好像喝了酒,小脸儿红扑扑的十分可爱。
  “Night,我到今天才明白,是你让我相信对的人无论走散多久,兜兜转转还是会相遇。
  等待的日子虽然难熬和艰辛,但这个过程我为自己骄傲,我还是一个愿意为爱所付出,所期待、所坚信的一员。
  不如,我们都忘掉过去的不得已,我们重新认识一次,重新开始,好不好?”
  骆执屿脱掉身上的外衣披在她的肩膀上,“傻瓜,我从来没觉得我们分开。我相信你只是和我闹脾气,等你气消了,一定会回来。”
  初伊主动上前揽着他的腰,将头深深的埋进他的胸口。
  这一幕,被飞飞‘咔嚓咔嚓’的存入手机中,骆执屿晚上有应酬,喝过酒不能开车,所以飞飞身兼司机之职,把他带到了这里。
  他将照片发到了YG的内部群,很快便得到了热烈的回想。
  Ann:“这女的谁啊?看不清脸,你照的仔细些啊!”
  垭惟:“那是你瞎,明明就是小鸽子啊!”
  Ann:“what?这么快就和好了?抱在一起了?”
  爱里:“(挖鼻孔的表情)这不是意料之中的事吗?”
  Ann:“你看Night着一脸幸福的浪..荡样儿,又不是他苦大仇深的模样了。”
  垭惟:“@night,有人说你浪.荡。”
  【系统提示:Ann撤回一条消息。】
  Ann:“算你狠。”
  Night:“Ann,俱乐部阿姨家里有事请了一周的假,卫生都包给你了。不干也可以,年底奖金全无。”
  众人集体:哈哈哈哈哈哈哈!
  -
  如果两个人,注定要在一起,那互相折磨的日子便是多余。
  能在一起一天,便珍惜一天。
  她发了那张雪夜的照片到微博,粉丝集体感叹:“他们俩终于营业了。”
  这也破了之前分手的传闻,小鸽子终于原谅了他。
  她在那晚有加程爱绮的微信,她第一时间发给她,“爱绮姐,谢谢你。”
  程爱绮回复道:“人若有心事,会从眼睛里跑出来哦!你的眼睛那么美,要永盛笑意。”
  永盛笑意...
  初伊发自内心的觉得她才是生活中的艺术家。
  陈啸看过初伊的微博,心脏隐隐作痛,上天这不是在玩儿他么?
  他明明是想对初伊示好,没想到却促成了她和骆执屿和好?
  他无奈的笑了笑关闭网页,但并没有因为这个而觉得沮丧,他是真的对这个姑娘很感兴趣。
  奈尔姑娘喜欢骆执屿那一款,他摸着胡子又照了照镜子,是不是自己的风格太成熟了?
  嗯...那下次见面的时候应该休闲一些。
  初伊在第二次交稿的时候,见到的陈啸时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办公室。
  她退出去看了看,是他的办公室啊?
  她试探的叫了声,“陈总?”
  陈啸抬起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对她勾了勾手,“进来啊!站在门口做什么?”
  “陈总你这是剪了新头发吗?”初伊犹豫着问道。
  陈啸点头,“是啊!有没有年轻那么一点点?”
  初伊尴尬的笑了笑,“挺帅的。”
  她仔细一看今日的正装也做出了改变,平日里正统的西服也换成了比较休闲的款式,他不是不注重着装方面的人么?
  今日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递出手中的文件夹,“我来交稿子。”
  陈啸放下手中的鼠标,接过她递来的文件夹,“坐吧!”
  秘书贴心的进来帮初伊送了一杯咖啡,看到初伊的时候眼神中明显带有讽刺的意味。
  初伊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脸的莫名其妙。
  陈啸低头看了很久,在这期间拿着笔在上面做改动。
  时间滴滴答答的过去,初伊的坐姿换了好几样,就连哈欠都打了四五个。
  陈啸抬头笑道:“咖啡也缓解不了你的无聊么?”
  她双手放在胸前摆了摆,“为了让你早点看到,我熬夜做出来的。”
  “一直没睡?”
  初伊点了点头,“嗯,一会儿回去睡。”
  陈啸这才发现她眼底的淤青,放下手中的文件夹,指着沙发说道:“你去那休息一会儿,我看好叫你。”
  “不用了,这是办公室,不太好。”
  陈啸想了想,对她说道:“那你回去吧!明天再来取,就可以了。”
  初伊见他十分仔细的批阅,想着一时半会确实改不完,只好起身道:“那好吧!陈总,你觉得这次的...可以吗?”
  陈啸满意的点头,“有几个细节需要改改,大致的框架完全OK!很棒了!”
  “真的?”
  陈啸摊手,“当然,在工作上我是不会为了让你开心而做出任何妥协的。”
  初伊挠头,“我没那个意思,那您先看着,我就先回去了,实在是有些扛不住困意。”
  “回吧!下次不管多急都不要熬夜工作,出了事公司可是没有赔偿的哦!”
  初伊自是知道他在开玩笑,道了谢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她出来的这一路都听到身后的人小声的再说她,好像在说,“真没看出来啊!原来他们真的有一腿。”
  “是吗?她不是有男朋友吗?”
  “就是有男朋友才可耻啊!他男朋友都多帅了,她还霸占着陈总不撒手。”
  初伊回头看了她们好几眼,她们到底在说什么啊?自己怎么不知道?
  她犹豫太困的缘故,来的时候便没有开车,回去的时候站在路边打车还碰到了熟人。
  “去哪儿?”
  垭惟在车上对她问道,初伊俯下身才看清车里的人。
  “我要回家。”
  垭惟俯视打开副驾驶的门,“上来,我送你。”
  初伊上车后看到副驾驶有几个牛皮纸的档案袋,小心的整理了一下才坐上去。
  “你这是出来办事啊?”
  垭惟点头,“嗯。”
  初伊看到上面都是银行的标注,好奇的问道:“办银行的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