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嬉笑打闹

  Ann羡慕道:“鸽子,你哪来这么多钱?都是同龄人,你有点让我嫉妒哦!”
  “都是我自己赚的,我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就攒下了。”
  Ann叹气道:“你是不是正式成为我们的老板娘了?还是有股份的老板娘?”
  初伊双手掐腰,得意的仰头道:“没错,你要是再敢欺负我,无论游戏内外,我都会扣你奖金哦!”
  她故意把气氛搞得轻快,不给骆执屿任何反对的机会。
  她转身看着骆执屿:“去把钱存了吧!我要睡一会儿,我昨天连夜工作都快累死了,你忙你的,我就在这睡,晚上和大家一起吃饭。”
  骆执屿看着她脸色确实不好,想着等她起来再说钱的问题。
  大家一拥而散,骆执屿见她脱了鞋子便躺在床上,一副不要打扰我的架势,更是有些心疼。
  他俯身在她额头上印了一吻,“晚上想吃什么?我去帮你准备。”
  初伊眯着眼睛说道:“随便,你们弄什么吃什么。”
  “好,那好好睡吧!”
  骆执屿离开的关门声响起,初伊的眼睛应声而开,看着骆执屿碰都没碰过的箱子,心里有些没底。
  他还是排斥,他不想接受她的好意。
  -
  骆执屿出去后便找垭惟去了会议室,对他问道:“鸽子闹这一出你有什么想法?”
  垭惟心虚的摆手,辩解道:“我什么都没说过。”
  骆执屿的目光上下探寻,不信的反问道:“你确定?”
  “确定,我这几天这么忙,你也不是没看见,我哪里有时间和她说这些。”
  骆执屿的手指在桌面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敲着,那她拎这么多钱来是干什么?
  没有用卡,而是现金,就是怕他拒绝,真有她的!
  垭惟劝道:“我觉得初伊想入股也有她的想法吧!不如...”
  骆执屿没等他说完话,便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垭惟朝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大男子主义!”
  不过初伊的做法他这个知情者看在眼里,是十分佩服的,倾其全部,只为了他。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自己怎么没有这么好命,碰到这样一个女孩呢?
  一个关键时刻愿意维护你的自尊,并且付出全部来陪你度过难关的人。
  初伊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飘满了香味,她迷迷糊糊的顶着一头乱发走去餐厅,大家正热闹的聊着什么,见到她的时候瞬间鸦雀无声。
  “噗。”
  “哈哈哈。”
  初伊还好奇他们看着自己笑什么,用余光看向玻璃中的自己,头发乱的和鸟窝一样,脸上竟然还被人画了猪头?!!!
  “啊!!!”
  她尖叫着转身立刻快速的跑回骆执屿的房间洗漱。
  一边洗还一边骂道:“骆执屿,你敢在我脸上画猪,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等她再次出现在餐厅的时候,额头的发湿哒哒的贴在脸上,骆执屿虽然忍着笑意但是眼睛弯弯的程度表达着他内心的狂喜。
  他温柔的招了招手,“快来吃饭。”
  初伊的两只手背在身后,眼睛有些挑衅的看着他,“我不吃。”
  大家以为初伊生气了,纷纷打量着这两个人。
  骆执屿无奈的起身,过来拉她,“听话。”
  初伊立刻拔开笔帽,叫道:“Ann,快帮我牵制住他!”
  Ann距离最近,他和爱里分别固定着骆执屿的双手,大家一见这种情况纷纷上来帮忙,给他按倒在地上任凭初伊宰割。
  平日里不敢做的事,有这么好的机会还不做?
  反正他也不敢对笙歌发火,大家只是听鸽子的命令,公报私仇罢了!
  几个人连饭也没吃便在地上闹成一团,先吃完饭在训练的年轻队员们看着他们几个打闹的场景,装作老成般无奈的摇了摇头。
  AS:“哎,都这么一把岁数了,还这么幼稚。”
  无忧:“你要被老大听到,估计下个赛季还是叫你当替补。”
  AS:“不是吗?他们比咱们活的还童真呢!”
  宝柏:“你就是嫉妒老大,很久没见他这么开心过了...”
  无忧:“要不怎么说笙歌姐厉害呢!”
  大家疯累了都纷纷喘着气,骆执屿的脸几乎被初伊画得看不清原本的模样。
  初伊满意的哈哈笑着,“很帅诶,你怎么无论什么造型都这么帅?”
  骆执屿白了她一眼,“报仇了?开心了?”
  初伊点头,“开心了。”
  “那我能去洗了?”
  初伊摇头,“不,我要你这样陪我吃饭。”
  大家都以为骆执屿会直接离开,可是谁也没想到他真的乖乖的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初伊一碰一跳的在他身边坐好,Ann长大嘴巴感叹道:“我没看错吧?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垭惟小声接话道:“没见过他这么听话的时候吧?”
  Ann的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没有。”
  “我从认识他这二十年都没见过,别说你了。”
  Ann指了指他们俩,道:“这就是一物降一物。”
  两人疯狂的在餐厅撒着狗粮,骆执屿难得温柔,鸽子难得乖巧,这几位老家伙纷纷低头不想去看,简直是大型虐狗现场。
  饭后,初伊承包了洗完的工作,大家本都要来帮忙,她笑着说道:“你们的手是要比赛的手,金贵着呢!我来就好,也没有多少。”
  骆执屿掐了掐她的下巴,“你的手,是制造故事的手,同样金贵。”
  初伊甜甜的笑着,Ann一见不用自己干活,连忙感谢道:“还是鸽子好,鸽子太体谅我们了!”
  他说完便跑了,骆执屿留下帮她。
  “我一会送你回去。”
  初伊愣了一下,随后摇头,“不用,我开车了。”
  他固执的回道:“太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没事儿,不然我们送来送去的太麻烦了,现在时间还早,只不过天黑了,有什么不放心的。”
  “你带着那么多钱,我怎么能放心?”
  初伊的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转头看向骆执屿,眉宇间有些不高兴。
  “你什么意思啊?”
  “我没什么意思,我需要的时候会和你张口的,现在真的不需要。”
  “我知道你有钱,那我们不是情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