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用解释

  骆执屿同样停住手上的工作,认真的看着她,“我们当然是情侣。”
  “夫妻还有什么共同财产一说呢,我想入你们公司点股就这么难么?”
  初伊故意将话说的非常商业化,就是不想骆执屿觉得她是在帮助他。
  骆执屿的身躯一震,他一步一步的走到她的面前,俯身看着她,“夫妻?”
  初伊的脸上一红,眼神四处躲闪的解释道:“以后要是夫妻的话...”
  “那我们结婚?”
  骆执屿故意逗她,见她手足无措的模样便觉得好笑。
  “结什么婚,你连让我入股的事情都不让,我和你结什么婚?”
  “你的意思是要带着这些钱当嫁妆?”
  “我们能不能不要在意这些身外的东西,我就是希望这个游戏能有我的一份功劳,这是你的梦,也是我的。
  我们之间钱财真的可以不用分的那么清楚,好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以后我们要是分开了,你把钱给我,我不会在你公司要任何东西和你牵扯不清,所以你不用害怕。”
  骆执屿一把将她揽在怀里,“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是怕这个事情。”
  “可是你的见外让我心里很难受。”
  骆执屿听到她声音的哽咽,连忙抚摸着她的头发,“好了,好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吧?”
  初伊得逞的牵起嘴角,挺起胸膛问道:“那我现在是不是也算小半个老板了?”
  “你是大老板,你是我老板,厉害吧?”
  初伊伸手挂着他的脖颈,“我好厉害,哈哈哈。”
  他同意留下那些钱初伊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她知道就算没有他骆执屿也能解决现在的麻烦,但她还是想陪他一起渡过这个难关。
  -
  陈啸。
  初伊看着他的名字在手机屏幕上闪烁,连忙擦了擦手,接起:“喂,陈总。”
  “睡醒了吗?”
  “嗯,睡醒了。”
  “那个...”
  初伊听着陈啸在对面吞吞吐吐的好像要说些什么,不解的问道:“怎么了吗?”
  “你上网了吗?”
  “还没有,我在刷碗。”
  “有一个人在论坛上发了我和你的照片大做文章,公司已经在公关了,可能会给你带来一些困扰,不好意思。”
  初伊手中的碗跌落碗池,骆执屿在身旁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她一下子慌了。
  “没事,我去看看,之后给您回信。”
  她这边电话刚挂,垭惟便跑了进来,眼神在二人身上来回打量了一番,“执屿,出事了。”
  骆执屿沉着冷静的问道:“什么事?”
  “官方微博上面留言爆了。”
  初伊和骆执屿跑到一台电脑前,留言数量还在增长,大部分都是替骆执屿叫怨。
  初伊找了一台电脑,登录微博和论坛,上面一片骂声。
  有一个新建的小号偷拍了她和陈啸在山河相愈的照片,期间有一张两个人抱在一起的姿势。
  发表文章的人说他是骆执屿的粉丝,一条一条罪状压了下来,要组织粉丝声讨笙歌。
  初伊握着鼠标的手一点点凉了下去,冰冷到僵硬。
  那人还说他当晚也在山河相愈,笙歌不仅仅和这位影视公司的老板搂搂抱抱,两人分别的时候还接了吻。
  放屁!
  她真的很想给那个人回复,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接了吻?
  但是她控制住了自己,因为舆论的导向确实不太好。
  “博主说的是真的吗?可她那晚明明发了和Night在一起的相片啊!”
  “楼上的什么脑袋,你看当天穿的衣服就是一件啊!应该和照片的男人分开后,又去找的Night。”
  “我Night绿了???笙歌出来受死!!!”
  “太可怕了!她竟然是这种人?”
  “我不相信,如果这事情是真的,我真的不能再相信爱情了。”
  “这个男人不是最近要翻拍《要有多幸运能够遇见你》那个老总吗?卧槽,细思极恐,是不是...作者出卖了自己,换来了编剧的位置?”
  “潜规则咯!大家都懂。”
  初伊一条又一条的看着那些冷言冷语,骆执屿走到她身边,关掉网页,“别看了。”
  她仰着头看向骆执屿,想要解释什么,话却堵在了喉中。
  她突然又不想解释了,真的太累了。
  好像需要对每一个人解释...永远都在解释...
  骆执屿突然笑了,“这么看着我干嘛?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相信你。”
  什么都不用说。
  我相信你。
  这是她听过最温暖,最有力量的一句话。
  Ann气愤的敲了一下桌子,“这帮人的嘴可真毒!一张照片能说明什么?怎么小故事就开始编起来了?”
  垭惟:“我要出声明吗?”
  Ann拒绝道:“出什么声明啊!我也信鸽子不会看上那个老家伙,光看脸他就输了好吧?出声明太官方了。”
  骆执屿点头赞同Ann的话,“没错,发一张照片好了,他们愿意怎么猜就怎么猜。”
  骆执屿拿着手机,将初伊从椅子上拉起,亲昵的搂着她的肩膀,照片后面是YG所有队员,大家做着鄙视、搞怪、嘲讽、不屑的表情,只有初伊和骆执屿互相看着对方甜蜜的笑着。
  骆执屿将照片发到群里,“发这个吧!内容就写全家福。”
  垭惟点头道:“好。”
  这招确实比发那些严肃的声明更好一些,他们用一种反讽的方式回复了对方的留言。
  初伊看向骆执屿问道:“你真的不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骆执屿撇着嘴摇头,“都说了相信你。”
  “你说我怪不怪,你不想知道我还非想告诉你。”
  骆执屿被她逗笑,“你想说就说。”
  “陈啸那晚带我去认识一个很有趣的女人,也是那个女人开导我很多,我才突然想明白好的感情是如何相处。
  那天客人爆满,许多人来和老板娘打招呼,有个人酒洒在我的身上,我为了躲差一点从椅子上摔下去,陈啸当时坐在我身旁,捞了我一把,于是就有了这张照片。”
  骆执屿点了点头,“知道过程了,都说了相信你。”
  “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如果你想和别人在一起,不至于等到现在才行动,与其说相信你,不如说相信我自己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