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家的温暖

  招标日越来越近,Aimee最近在策划一场公司内的颁奖活动,每天下班都很晚,去初伊那里的次数也越发的少。
  每天托着疲惫的身子回家,洗个澡倒头便睡,连吃饭的食欲都没有。
  有一次回去的时候,郑真诚从厨房里端着做好的才出来,看到她回来笑着说道:“回来的正好,汤在热一下就能开饭了。”
  在这暖黄的屋子里面,桌上热气腾腾的菜饭多了一分温馨的味道。
  她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仿佛自己是一个工作机器,这个房子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哪里叫什么家。
  但是郑真诚的举动,让她有了家的感觉。
  他端着砂锅从厨房出来,“傻愣着什么呢?快去洗手啊!开饭了。”
  Aimee上前走了几步,在郑真诚的后背伸手搂住了他的腰。
  男人宽阔的背脊,仿佛给了她许多安全感。
  郑真诚握着腹部娇嫩的双手,侧头柔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老郑,你会一直爱我么?”
  Aimee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感觉到一热。
  “傻瓜,当然会,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多愁善感了?”
  Aimee松开手将他是身体调转,自己搂着他的脖子抬头注视着他,“多愁善感怎么了?我就不能有点小女人的姿态了?”
  郑真诚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当然可以了,有我在你可以永远当小女人,要是累了就把工作辞了,我养你。”
  Aimee仰着头咯咯的笑着,“你得了吧!我才不用你养,每天面对柴米油盐多没意思,我可不想让你以后嫌弃我。”
  她虽然是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
  “好,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快去洗手吧!一会饭都凉了。”
  Aimee扔下包,开心的跑去洗手,仿佛一天里的疲惫在这一刻一扫而光。
  饭间。
  Aimee夸赞的说道:“真没想到堂堂老总还有这么好的手艺,以前你怎么没给我做过呢?”
  “我不仅做饭的手艺好哦!”
  郑真诚的眉宇间带着讥笑,Aimee立刻明白他的话中话,娇羞的红了脸,嘟囔道:“烦不烦人。”
  “对了,你这个颁奖晚会是几号?”
  Aimee一边舀着汤一边回道:“月底,31号。”
  郑真诚想了想,“那不是招标会的三天后?”
  Aimee点了点头,“你公司的标书做好了么?预算多少?”
  郑真诚叹了口气,面露难色,“哎。”
  Aimee放下勺子,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他上前伸手握着Aimee的手,宽厚的手掌带着干燥的温暖。
  “不瞒你说,确实遇到点困难。”
  “你说,我看看能不能帮到你。”
  他垂眸想了会儿,突然笑了,“算了,吃饭别说这些,先吃饭吧!”
  Aimee一见他吞吞吐吐的模样更加着急了,“你说呀!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也没什么,就是在价位上,有些争执。”
  Aimee皱眉不解的反问道:“争执?”
  “对,我们反复的开过会来研究这个项目,按照之前骆执屿开的条件,我除了不同意给你们公司股份以外,其余的都可以满足,甚至更高一些。
  但是股份这一条...开会根本不可能通过。
  再有,公司能拿出来运作的现金不是很充裕,如果盲目的在骆执屿原定的价上面加价,如果效益不好便是稳赔,本都捞不回来。
  初伊现在的风评也不是很好,和上次骆执屿找方总的时候可大不相同了,现在她的负面新闻铺天盖地的袭来,你觉得骆执屿会傻到开那么高的价钱?”
  Aimee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有些不自然的将手抽回,“在价格上,骆执屿第一次和方总谈的价钱,完全合理,这一点毋庸置疑,我觉得初伊的这本书值这个价钱,只不过骆执屿为了更稳健,希望方总破例在没有完结的时候先签约,加上了股权的这项条款。
  有一点我不赞同,网络上的舆论再负面,早晚有过去的一天,谁也别想在这一个时刻给初伊拉下神坛。
  这点舆论也不会让价值变得更低,你好好考虑一下,这次机会很难得,如果你准备的不够充分,很可能会败给骆执屿。”
  “Aimee,你不要把友谊的光环加上去,我们就事论事,她这件事情不小,私生活混乱!作为文字表达者,这是很大的污点了,很容易会通过文字来传达不好的价值观。
  有多少明星因为一点点小事,从此便翻不了身的?大众喜欢你和讨厌你,真的就是一念之间,我们也是再赌,赌她这次凉不了,但是公司现在的情况,要承担这么大的风险,确实是一件需要斟酌的事情。”
  Aimee听的云里雾里,一时之间没猜透他的心思,“你的意思是...不想竞争了?”
  郑真诚的表情有些窘迫,似乎特别无奈的再看一个孩子的模样,“怎么可能,我知道你付出了很多努力才拦了下来,我怎么会让你的努力付之东流?”
  “那你一个劲儿的在这踩低初伊是什么意思?压价钱?
  这不是我可以决定的,而且这次和以往不同,是有两家公司在竞争,初伊她应该得到她该得的。”
  郑真诚见Aimee似乎有些生气,连忙哄她,“我就说我不说,你非要我说出来,现在还惹我的宝贝生气了。
  好了,是我的错,这些公司的讨论不该和你发牢骚的。”
  “老郑,我问你个事,你和我如实说。”
  他含笑轻轻的点了下头,“你问,我保证和你说实话。”
  “如果这次...我是说如果,你没拿到这个项目,会怎么样?”
  郑真诚听后愣了一下,随后陷入了短时间的沉思。
  他的表情略显凝重,轻轻叹了口气,“这些压力不该让女人知道,我不想骗你,你也别问了。”
  Aimee看着他有些憔悴的脸,忍不住心里一疼,“我想和你一起分担,你告诉我吧!”
  “Aimee,这么跟你说吧!NSS这次表现非常不好,止步在八强外是什么概念?历史新低!!
  骆执屿这次回来对我展开报复的手段特别强硬,这是你我有目共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