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黑夜的太阳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郑真诚的过往

  初伊嘟着嘴为自己辩解道:“你才是小朋友,我哪里害羞了。”
  他拍着胸膛,“来,靠在这儿。”
  初伊这次没有拒绝,将头枕在他解释的胸前,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有些痴迷。
  骆执屿的声音低沉的传来,“郑真诚是靠他岳父起的家,不得不说他的眼光很好,在国内还没有几家俱乐部的时候,便创建了NSS。
  那时候电竞还没有别列入体育项目,所以大众对这方面认知感不是很强。
  他那时候的事业无疑是成功的,在这点上毋庸置疑。
  我不评价郑真诚是什么人,因为时间自会印证一切。
  我叫Aimee多了解了解她老婆是因为,她老婆真的很爱他,他们俩个是在他岳父的公司上班结识的,后来嫁给了他,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郑真诚拿这个女人也许只当做一块跳板吧!事业成功后便经常不回家,他老婆是一个骄傲的女人,心冷了也不想挽留,于是提出了离婚。
  那时候NSS正是比较盈利的时候,劲头很旺。
  之后我们集体离队,过了很久也没有听说他们离婚的消息。”
  初伊忍不住猜测道:“你的意思是,在他事业刚要下滑的时候,便又不打算离婚了,准备让他岳父支持他?”
  骆执屿没有说是或者不是,声音缓慢的继续说道:“这次他离婚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汤,也是在我回国以后的事,他公司的王垣以前是我们的领队,那个人怎么说呢!算是个好人吧!
  只不过当时立场不同,他也有妻儿,各为其主,这点我可以理解。
  回国以后我们见过一次,听说当时郑真诚的老婆去公司闹过一回,两个人不欢而散。
  但没隔多久又恩爱着一起出席一场活动,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又过了没多久,离婚的事情便爆了出来。
  按照郑真诚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因为外面的某个女人而和他老婆离婚,而他老婆恨他已经恨到执念的状态,也不可能轻易放手,让他自由。
  王垣说两个人本来已经分居,郑真诚去求和,他老婆同意他回归家庭,但是前提条件是家里不会再出任何一分钱,只让郑真诚在家帮忙打理女方父亲的公司。
  也就是说,要郑真诚放弃自己的事业,即使不离婚也得不到岳父的资助。
  其实他老婆也许只是试探他,爱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让他放弃梦想?
  郑真诚想也没想,果断的拿出了离婚协议。
  而在离婚的时候,他老婆夸下海口,绝对不会叫郑真诚好过。
  当爱超越了界限便成了恨,以女方家的地位和身价,想捏死如今的郑真诚真的不是难事。
  郑真诚在这个时候找上Aimee,是爱么?”
  骆执屿将问题抛给了初伊,初伊仔细的想了想,其中的逻辑关系。
  Aimee说那时候她已经和郑真诚分道扬镳,可是突然回来找她,带着离婚证,说是为了她而已婚。
  当时Aimee在心里谴责了自己很久,她最开始和郑真诚在一起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有家,但是时间长了感情渐浓,想分开也没有那么利落。
  最后真的导致破坏了人家的婚姻,虽然郑真诚说不怨Aimee,是他们双方没了感情,Aimee还是觉得自己和三儿没什么区别。
  她这次和郑真诚复合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单身。
  按照时间线来看,郑真诚离婚证的钢印还凉透时他便急着来找Aimee和好,完全没有考虑女方会不会将事情牵扯到Aimee头上,Aimee一个外地来的小姑娘,在这边无依无靠,他这无疑是将她推到了人前,等待着接受审判。
  这是爱吗?
  初伊在心里肯定的回答,不是。
  “他怎么可以这么可怕,他为了什么?Aimee真的很爱他。”
  “为了利益,也许,也有爱吧!但至少利益放在了前头。
  如果是我,我不会来找你,等自己强大了可以抗衡任何阻碍的时候,我在把你娶回家。”
  初伊不满的捶了他胸口一下,“怎么?还想家里养一个外面养一个?做人可别太郑真诚!”
  骆执屿握着她的拳头笑了笑,“我说的是,如果有一天我无法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周全,我一定不会连累她,不是说我要和他一样。
  若是一样,也是先娶你,不会让你在暗地里见不得光。”
  初伊的勾起嘴角,“对了,你们明天去哪里?事先怎么没告诉我?”
  “去南市,你不是知道要比赛了吗?”
  “可你没说你也要去啊!”
  “本来是垭惟带队,但是这些孩子第一次上场,我怕有什么闪失,还是自己带队心里踏实一些。”
  初伊知道那些队员在他心里的重量,这么做也可以理解,有些委屈的问道:“好吧!那要去几天?”
  骆执屿用手轻轻碰触她还有些红肿的嘴唇,“怎么了?不高兴我出去啊?”
  “你在这个城市里,即使我们不见面,我也觉得踏实。但是一知道你要走,我就觉得没有安全感。
  不过我明白你为什么去,也支持你亲自去。”
  骆执屿看着她越来越依赖自己,眉眼间蕴开满意的神色。
  “一个星期我就回来,你乖乖的,不许到处惹祸。”
  初伊转过身子面对着他,不满道:“我什么时候惹祸了?”
  “不许和其它男人单独见面,我要是知道了,回来就收拾你。”
  初伊翻了下白眼,切,原来说的是这个。
  他的占有欲真的很强,强到被人多看她一眼,他都要亲她来宣誓主权。
  “那你快回去吧!是不是还有行李要收拾?”
  骆执屿眉峰一挑,“这么着急赶我走?”
  “不是,也不早了,你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不是要赶路,很累的。”
  骆执屿捏了捏她白皙嫩滑的脸蛋,红晕褪去摸着有些凉。
  “笙歌,等我回来,搬去我那住吧?”
  初伊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他的意思是...同居?
  她瞪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骆执屿继续说道:“你在这不也是和方舟一起,还不如搬去我那,我看着你也方便。”
  “搬去哪里?俱乐部?”
  骆执屿被她的问题逗笑,那个时候没有在一起,为了帮她疏导心里的压力,人多的场合比较容易带动气氛,所以叫她住进了俱乐部。。
  现在他们已经在一起了,怎么可能还要她在都是男生的地方生活?